971 要不要交个朋友?(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奇迹的召唤师序章971要不要交个朋友?蓝羽。
  这仅是对方的姓而已。
  少女的全名叫做蓝羽浅葱。
  如之前所说的那样,对方是罗真的同班同学,一个存在感不知道应该说是高还是低的女生。
  之所以说她存在感高,那是因为她既拥有着非常端正的五官,又拥有着非常出色的成绩,在国中一年级的学力仅次于罗真,数次测试的成绩亦都排在仅次于罗真的第二名,是个经常会被老师念到名字,并进行夸奖的少女。
  而之所以说她存在感低,那是因为对方在教室时一直表现得非常不起眼,平时根本不说话,亦不和任何人来往,只是默默的坐在教室的角落里,要么摆弄手机,要么摆弄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再加上平时戴着眼镜,平白无故的为自己的端正相貌增加了许多的土气,因此,几乎没有人与对方深交。
  这样的一个少女,如今却是出现在了MAR的附属医院中,独自坐在长椅上流泪。
  并且,其脸上的眼镜亦是消失不见了,让一张过于端正,却被泪痕渲染得万分可怜的俏脸展现了出来。
  “你”
  罗真就不由自主的为此停下脚步,有些犹豫又有些惊讶的出声。
  “!”
  蓝羽浅葱有如现在才察觉到自己在干什么一样,连忙擦掉眼泪,却一点都没有避开罗真的目光,反而像是与他对抗般直直的瞪了过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蓝羽浅葱便以和给人的形象不同的强硬口吻,做出这样的质问。
  “我吗?”罗真微微一笑,这般道:“晓的妹妹在这里住院,我过来看看她。”
  “是吗?”蓝羽浅葱有些怀疑,又有些无所谓的道:“你对同班同学还真是热心啊,连人家的妹妹来住院你都过来探望。”
  这句话里,多多少少藏了一些挑衅和讽刺。
  但罗真却依旧笑着。
  “也许吧。”罗真一边坦然承认了蓝羽浅葱的话,一边这么道:“所以,看到同班同学在医院里哭,我问问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闻言,蓝羽浅葱先是一阵哑然,随即反驳出声。
  “我没哭!”
  与给人的印象完全不同的少女就以倔强和不服输的口吻这么反驳了。
  “不,你哭了。”
  罗真却非常直接的指摘了。
  这让蓝羽浅葱亦是无名火气。
  “我没有!”
  蓝羽浅葱再次强调。
  “不,你有。”
  罗真冷静的确认着。
  “我说了我没有!”
  蓝羽浅葱的眼神带上了威胁。
  “我也说了,你有。”
  罗真则完全将其无视了。
  “你”
  蓝羽浅葱气得鼻子都歪了。
  可是,这反而让罗真笑了出来。
  看着眼前这个一反之前给人的印象,显得是那么强势,那么彪悍,那么不服输又倔强的少女,罗真只有一个感想。
  “原来这才是你真实的性格吗?”罗真莞尔般的道:“跟在学校里完全不一样啊。”
  这句话,让蓝羽浅葱冷哼出声。
  “你才是,跟学校里完全就是两个模样吧?”蓝羽浅葱皱着眉头的道:“你不是将学校里的那些女生迷得团团转的贵族子弟吗?怎么?难道那都是装的?”
  蓝羽浅葱的话语带上了一丝丝的恶意。
  可惜,还是被罗真给无视了。
  “谁都会有别人不知道的一面吧?”罗真不以为然的道:“对于刚认识不久,而且一点都不熟的一般同学,保持一下形象很奇怪吗?”
  “保持形象?那也坐过头了吧?”蓝羽浅葱竟是给出了和古城一样的评价,但很快又奇怪般的道:“那你干嘛在我这个一点都不熟的一般同学面前表现出本性啊?”
  这应该不仅是蓝羽浅葱的疑问。
  若是古城在这里,一定也会有这个疑问吧?
  但是
  “既然都看到这个所谓的一点都不熟的一般同学在我面前哭了,难道我还能继续装模作样吗?”
  罗真理所当然般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你”
  蓝羽浅葱再次哑然。
  这样的蓝羽浅葱便让罗真耸了耸肩,直接在其身边坐了下来。
  至于手上,则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两瓶饮料。
  “给你。”
  罗真将其中一瓶给蓝羽浅葱。
  “你从哪掏出这两瓶东西的?”
  蓝羽浅葱一边下意识的接过来,一边却是愣愣的。
  “这是魔术的效果,空间制御系,难道你没见过吗?”罗真指向一旁的自动贩卖机,这样子说道:“我只是将里面的东西给转移出来而已。”
  “这不就是偷吗?”蓝羽浅葱差点傻眼,紧接着又是讶异般的道:“原来你会魔术?你是魔术师吗?”
  “很奇怪吗?”罗真撇嘴道:“我姐可是南宫那月,学校配给的国家攻魔官,我会魔术也很正常吧?”
  “那倒也是。”蓝羽浅葱有些恍然。
  如果是在外面的社会,有人懂得使用魔术,光是这一点就足以引起轩然大波。
  但这里是魔族特区,连非人之物都能光明正大的走在街上的特别行政区,人们连魔族都能适应和接触,身边出现一个懂得使用魔术的魔术师,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
  “要是学校里的那些花痴女知道这件事,肯定会变得更花痴。”
  蓝羽浅葱突然贼贼的笑了起来。
  那是一种不修边幅的笑。
  相信,谁也不会知道,那个文静又好成绩的蓝羽浅葱居然还会像这样笑着,完全颠覆了以往在学校的形象。
  只不过,对于这一点,罗真也没资格说蓝羽浅葱。
  罗真能说的只有一点。
  “要是学校里的那些知道你是这个样子,你肯定会交到朋友。”
  罗真如此说着。
  “朋友?”
  蓝羽浅葱顿时微微睁大了眼睛,像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话。
  见状,罗真也乐了。
  “怎么样?”罗真笑着道:“要不要交个朋友啊?”
  言下之意为何,蓝羽浅葱自然不会听不明白。
  “真是拙劣的搭讪技巧。”
  蓝羽浅葱如此说着,却也是笑了起来。
  只是,这次不是不修边幅的那种笑,而是非常真心、开朗、有如逝去了什么阴霾一般的笑容。
  这一天,罗真与浅葱就一直聊到了深夜。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知道了两件事。
  打破门禁的自己,注定今天得难受了。
  还有,今天浅葱的生母在医院过了世,这就是她在医院的长椅上默默流泪的理由。
  但是,罗真和浅葱却在这一天成为了朋友。
  这点,毋庸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