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9 〈规诫之锁〉(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戒律之锁〉。
  这是一种由众神锻造出来的魔具,专门用来束缚住罪大恶极的魔人的锁链。
  锁链之中充满着地上的生命体所无法操纵的神气,因而既不会腐朽,更不会断裂,能够将其破坏的只有拥有同等神气的攻击亦或者是足以切断魔力、灵力乃至空间的力量而已,否则,即便是巨龙被束缚,那也同样无法将其破坏掉。
  在存在于现代的众多魔具当中,这件魔具可以说是最高等级,属于传说中的神器一般的东西。
  而使用这种魔具的人,正是曾经在欧洲屠杀过大量的魔族,进而闯出凶猛的魔族杀手————〈空隙的魔女〉。
  凭借着这一魔具,南宫那月不知道逮捕了多少凶恶的魔导罪犯。
  被这样的魔具给束缚,那么,就算是吸血鬼的眷兽都无法将其破坏,更因为神气的阻碍而无法雾化,可谓是对于包括吸血鬼在内的众多魔族而言堪称天敌一般的武器。
  业界里甚至有传言,一旦被〈戒律之锁〉给捕捉,那就只能认命。
  因为,除非使用者自己松开,要不然,根本逃不出这魔具的束缚。
  可以说,这一魔具就是那月的象征,其身为超一流的国家攻魔官的代表。
  女吸血鬼知道,眼前这个少年是那位魔女的弟弟,可没想到,那个魔女居然会将〈戒律之锁〉这种魔具送给罗真。
  这让女吸血鬼几近绝望。
  然而...
  “这可不是那月姐的魔具,而是我仿制她的魔具制作出来的哦?”
  不知何时来到女吸血鬼的面前的罗真笑吟吟的说出这样的话。
  “仿...仿制!?”
  听到罗真的话,女吸血鬼直接惊愕而起了。
  仿制?
  那是可以仿制的东西吗?
  由众神锻造出来的魔具,怎么可能仿制得出来啊?
  别的不说,单单是充满魔具的神气就不是人类能够使用的力量,如何将这一魔具仿制出来啊?
  这样想着的女吸血鬼根本不知道,罗真的使魔兼式神当中,就有两位真真正正的神祇。
  为了仿制出〈戒律之锁〉的魔具,罗真便让金乌与玉兔负责提供神气,和飞龙的血液、鳞片和利爪一起,混进由最上级使魔的魔像身上的金属材料锻造出来的锁链当中,最终制作出了这一魔具。
  如果有人能够透视锁链的内部,那就会发现上面还刻有着卢恩的符文和一个个的咒文。
  罗真就在锁链上面相继刻下「强化」、「硬化」、「加速」、「隔离」、「束缚」、「囚禁」、「活力」、「胜利」、「成功」以及「再生」等等符文,还在锁链上刻了〈不动金缚〉的明王真言。
  因此,它的效果既和〈戒律之锁〉一样,只能用同等的神气或者能够令其效果无效的攻击才能破坏,又像〈不动金缚〉那般,能束缚住对象的魔力、咒力的流动。
  就这样,罗真成功的仿制出了〈戒律之锁〉的魔具,令其拥有着不下于原型乃至超过原型的力量,配合空间制御魔术,用来对敌。
  罗真便将其称之为————〈规诫之锁〉。
  当初完成这一作品时,连那月都被惊动了,最终忍不住向罗真说了一句。
  “曜,你以后也去考攻魔师执照,成为一名攻魔官吧。”
  这是那月近期的目标。
  拥有着和那月一样的魔具,又可以使用不下雨那月的空间制御魔术,这似乎让那月从罗真的身上看到了和自己一样的可能性,打算将其打造成一名不下于自己的优秀攻魔师。
  顺带一提,不管是使用的魔具还是魔术都和那月一模一样,这貌似让那月的心情大好,以至于特区警备队那几天都被大发慈悲的放了假,不用经受那月这位教官过于严苛的操练。
  综上所述,虽然〈规诫之锁〉是仿制〈戒律之锁〉打造出来的魔具,其力量和效果却丝毫不逊色于后者。
  有鉴于此...
  “你已经逃不掉了喔?”罗真依旧笑吟吟的道:“如果不想受刑,那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闻言,被一道道白色的锁链给牢牢的束缚起来的女吸血鬼一阵咬牙切齿。
  从对方的眼中,罗真可以看出些许的畏惧和胆怯。
  显然,对于罗真的存在,对方是已经感到些许的害怕了。
  在欧洲为所欲为的魔女的魔具,对于对方似乎就拥有着不小的震慑力的样子。
  不过,对方并没有就此乖乖束手就擒。
  “我...我可是卡尔雅纳家的女儿,才不会因为这点挫折就...”
  女吸血鬼便既像说服别人,又像说服自己一样的逞强了起来。
  只是,不知道本人有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自报家门了呢?
  “卡尔雅纳?”
  罗真便为之一怔。
  “这个姓氏,感觉好耳熟啊。”
  连有些戒备的走了过来的古城都微微皱起了眉头。
  一只手抓着古城的衣角,和古城一起靠近过来的凪沙便睁着大大的眼睛,突然讶异的出声。
  “那不是莉亚娜小姐的姓氏吗?”
  没错。
  莉亚娜。
  在两年前,于戈佐的魔族特区中,与晓牙城一起,发掘着〈妖精之棺〉的遗迹,当过古城和凪沙的向导,亦打算带走第十二号的那位旧世代的吸血鬼贵族,正是出身于战王领域的卡尔雅纳家,乃是一个落败的贵族之后。
  眼前的女吸血鬼居然报上了与其一样的家名。
  “该不会...”古城有些犹豫的道:“你是莉亚娜小姐的家人?”
  这句话,让女吸血鬼浑身微微一抖。
  这个反应,足以说明所有的问题。
  “原来是卡尔雅纳家的人吗?”
  罗真亦是恍然了。
  难怪看起来一副心浮气躁的模样,很明显存活的岁月并不长的这个吸血鬼会拥有那么强力的眷兽,原来是纯血的吸血鬼。
  同时,对方跟踪凪沙的目的,罗真也多少猜到了。
  倒不如说,在此之前,罗真就觉得,如果真的有人在暗地里跟踪凪沙,那一定是为了这个目的。
  为了凪沙体内那个很有可能与第四真祖有关的灵。
  “你们还没有放弃靠第四真祖的力量来复兴家族的念头吗?”
  罗真有些厌烦似的说出这样的话。
  “想利用凪沙吗?”
  古城似乎也多少了解了状况,看向对方的眼神开始变得不善。
  “这是什么?”
  凪沙却是捡起了刚刚女吸血鬼一直带在身边的金属箱。
  “别碰它!”
  女吸血鬼顿时尖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