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5 看,就像那样(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这一刻里,一股无形的压力弥漫在了整个天地之间,让人觉得无法呼吸。
  表面上看起来极为平静的这座人工岛,其暗地里竟是正在发生着令史上最强的吸血鬼复活的仪式,这个事实,让整个弦神岛都似变成了一个魔窟一样,令人能够感觉到其中的暗流涌动。
  至少,古城是这么认为的。
  “真是饶了我吧”
  古城就不知不觉间这般出声了。
  没办法。
  根本上来说,古城还是一个前不久为了要不要离开学校的社团而苦恼的一般国中生而已,现在,社团活动的事情好不容易得出了结论,令其狠心舍弃了篮球,可转眼间,该苦恼的事情就从篮球赛变成世上最强的吸血鬼真祖的复活仪式,不管怎么说,这跳跃都实在是太过分了。
  更重要的是,这件事情,或许并不是和古城完全无关。
  古城就看向了自己的妹妹————晓凪沙。
  虽然自己是一个普通人,但自己的妹妹可是罕见的混合能力者,巫女资质高超,如今体内还被一个貌似与第四真祖的一部分有关的灵给附身,最近才好不容易看到了将其彻底祓除的希望,结果却是遇上这个所谓的〈焰光之宴〉的仪式,那到底对其会不会造成什么影响,都还未知。
  若是因为这场仪式,自己的妹妹遇到什么危险的话
  “可恶!”
  古城禁不住暗骂了一声。
  反倒是凪沙
  “那个,人家有一个问题。”
  凪沙犹豫不决似的举起手来,竟是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前,问出这么一个疑问。
  “那个狮子王机关不是什么专门负责大规模人为魔导灾害的处理的特务机关吗?就像是电视里的特工和间谍之类的吧?听起来好像不是坏人不是吗?为什么他们要成为什么定夺者来主持这个仪式啊?”
  凪沙的话,听起来好像缺乏了不少的紧张感跟正式感,貌似连本人都还没有完全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样子,可内容却是一下子切中重点。
  正如凪沙所言,狮子王机关既然是专门处理人为性魔导灾害的特务机关的话,那就没有理由主持一场可以让吸血鬼真祖复活的仪式。
  倒不如说,狮子王机关反倒应该竭力的阻止这一次的仪式才对。
  否则,第四真祖一旦觉醒,那会给人类造成多大的损害,根本就是未知数,就算不主动危害人类,若是像其余三位真祖那般,建立了自己的夜之帝国,亦势必会改变世界的形势,造成各种各样的影响。
  有鉴于此,狮子王机关于情于理,都没有理由成为〈焰光之宴〉的定夺者。
  这应该是所有知道内情的人都会产生的想法。
  只是
  “这或许也是一个无奈之举。”
  不等葳儿蒂亚娜回答,罗真就先一步的回应了凪沙的话。
  “闲古咏说过了,狮子王机关会竭力减少损失,证明他们有无法阻止仪式的理由。”
  而既然无法阻止仪式的话,还不如让仪式在自己看得见的地方,于自己可以掌握的状况下进行,那样才不会扩大灾害。
  就像地震、海啸、火山爆发等等的天灾,其发生时,人类能够做出的对策从来都不是阻止,而是减少灾情带来的损害。
  狮子王机关就正在进行着这样的事。
  “闲古咏想回收可以破除第十二号的封印的圣枪,同样有各种考虑。”
  罗真一一列出自己的考量。
  “或许,狮子王机关是想阻止第十二号的破封,那样就算第四真祖觉醒,少了十二分之一的力量,威胁度也下降了。”
  “或许,狮子王机关是想在第十二号的身上做文章,让回收了第十二号的第四真祖吃亏,从而任由他们摆布。”
  “亦或许,狮子王机关也是想干脆靠这把连真祖都能弑杀的圣枪,将一部分〈焰光夜伯〉给解决,借此弱化第四真祖,甚至是靠它来杀死第四真祖。”
  “更或许,狮子王机关想在这场仪式上达成什么目标,完成什么目的,就算那样会导致第四真祖觉醒也无所谓。”
  罗真冷笑着。
  “这就是所谓的组织和机构,考虑的永远是利益得失与风险高低,追求的是最终的结果,其余的通通都只不过是一种达成目的的算计而已。”
  就是这么现实。
  “比起人类,那些想召开〈焰光之宴〉的匈鬼倒是好懂得多了。”
  罗真摊手表示。
  尼勒普西的匈鬼是居住于战王领域的一种魔族。
  他们其实是吸血鬼,却是一种无法召唤眷兽的下等吸血鬼,因而遭到吸血鬼的藐视,被吸血鬼们视作血族的耻辱,进而将他们贬为血族以外的魔族,不愿承认与他们为一个族群。
  遭到正统吸血鬼排斥的匈鬼们便一再以暴力的手段掳掠吸血鬼的一切,包括领地、财富和权利,方才会与和尼勒普西相邻的卡尔雅纳领进行已达数百年之久的战争,最终使葳儿蒂亚娜的父亲在和匈鬼战斗时丧命,卡尔雅纳家就此落败。
  现在,匈鬼便占据了卡尔雅纳家的领地,得到了第九号的〈焰光夜伯〉以后又产生了更大的野心,进而想举办〈焰光之宴〉的仪式,成为选帝者,唤醒第四真祖,拥立其为王,再建立第四个夜之帝国,占据世界的霸权之一吧?
  基本上,成为选帝者的人都是基于各种各样的理由,方才想让第四真祖觉醒。
  所以,这场宴席可谓是混沌之涡,注定会让弦神岛陷入动乱。
  卡尔雅纳的姐妹两人估计就是绝不愿看到这个状况出现,方才会带着远走高飞,遭到追杀。
  而恐怕,追杀她们的就是匈鬼。
  “真的假的?”古城几乎是下意识的道“匈鬼不是没办法使用眷兽的吸血鬼吗?而眷兽就是吸血鬼会被称为最强魔族的依仗吧?没有了眷兽以后的吸血鬼还能将你们追杀得到处逃?这不是很奇怪吗?”
  一连好几个疑问,却是问到了最关键的地方。
  就像古城所说的一样,失去了眷兽的吸血鬼根本不足以称之为最强魔族,别说是追杀纯血的吸血鬼贵族,就是面对其余的魔族,匈鬼们都仅是中等乃至下等的存在,根本不足为虑。
  可是
  “那些卑贱的匈鬼,如果不是使用了下三滥的手段,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葳儿蒂亚娜的面色就微微扭曲。
  罗真倒也不是不能明白葳儿蒂亚娜的想法。
  “虽然匈鬼的确无法召唤眷兽,但他们依旧是货真价实的吸血鬼,魔力的容量要远远凌驾于其它的魔族,再加上几近不死的生命力,匈鬼便将各种各样的魔具嵌入自己的体内,代替先天上无法使用的眷兽,增强自身的战斗力。”
  罗真向着古城解释。
  “这样的匈鬼方才能够与吸血鬼一战,靠的是压倒性的武器,而不是眷兽的力量。”
  如此说着,罗真突然一笑。
  “看,就像那样。”
  罗真便指向了公寓的阳台。
  在那里,不知何时,竟是有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站着,向着客厅内伸出一只手,手心上,一根炮管探了出来。
  “嗡”
  魔力,在炮管之内汇聚。
  “什!?”
  古城面色大变。
  “骗人”
  凪沙哆嗦起嘴唇。
  “匈鬼!”
  葳儿蒂亚娜惊恐的叫了起来。
  至于罗真,只不过是朝着对方,同样伸出了一只手。
  “嘭————!”
  下一秒钟,公寓七楼的一个阳台上,一声爆炸轰然响彻,令爆风和爆压打碎了玻璃,震向四面八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