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8 巴尔塔萨鲁·札哈力亚斯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突如其来的乃是一个听起来就像是在做戏一样,非常的做作的声音。收藏本站
  听到这个声音,罗真转过头,看向了声源处。
  不仅是罗真而已,在场的其余人同样纷纷转过头,看了过去,看到了缓缓的走向这里的一个人。
  那是一个留着翘胡子,气色黯淡,有着一对无法看清情绪的细眼睛,令人联想到狡狐的消瘦男子。
  消瘦男子就一边鼓着掌,一边看着狼藉不已的现场和一个个躺在血泊中的匈鬼,像是大开眼界般的出声。
  “没想到居然会这么轻而易举就被解决掉,这对于给他们提供武器的我来说还真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消瘦男子如此说着,声音中却完全没有沮丧,有的只是非常做作的嬉戏而已。
  可是,看到这个男子,被白色的锁链牢牢的束缚着的葳儿蒂亚娜却是瞪大了眼睛,随即目眦欲裂的怒而出声。
  “巴尔塔萨鲁·札哈力亚斯...!”
  葳儿蒂亚娜就叫出了这样的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罗真并不是没有听说过。
  不仅是罗真而已,只要是有关注新闻的人的话,那就多多少少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
  “好耳熟的名字啊...”
  古城就这么嘀咕了起来。
  凪沙则是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惊呼出声。
  “那不是尼勒普西临时自治政府的议长吗?”
  没错。
  名为札哈力亚斯的消瘦男子,正是尼勒普西的临时自治政府的议长,匈鬼们的首领。
  由于匈鬼们被魔族排斥的关系,他们本来是没有领土的,而是以部落的形式存活于世界各地,并且,匈鬼部族之间还各有积怨已久的对立,内部并不团结,所以才需要以暴力来掠夺他国的资源,过着有如强盗以及劫匪一样的生活。
  让这样的匈鬼们团结起来,并且在与卡尔雅纳领的战争中获胜,最终取得领土,建立起名为尼勒普西的匈鬼领地的人,正是札哈力亚斯。
  他并不是匈鬼,同时也不是什么政客,而是一个死亡商人,做的是贩卖军火的生意。
  也就是说,札哈力亚斯是一个军火商。
  理所当然,他所贩卖的军火,并不仅仅是一般的枪支弹药而已,还有一件件拥有非凡威能的魔具。
  匈鬼们之所以能够在与卡尔雅纳领的战争中获胜,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札哈力亚斯供应了强大的魔具,让匈鬼们得以将其嵌入自己的身体,提升个体以及整体的战斗力。
  若不是札哈力亚斯的话,只能靠暴力掠夺资源的匈鬼部落不可能有那么多的魔具,更不可能取得与正统的吸血鬼作战的能力。
  所以,即使说匈鬼们的命运是因为札哈力亚斯而改变,那也完全没有问题。
  有鉴于此,认同札哈力亚斯供应的武器有其价值,匈鬼们才会听命于他,并将其奉为议长,成为匈鬼们的首领,匈鬼们亦是靠着札哈力亚斯的支援方才得到了足以对抗卡尔雅纳领的战斗力,最终占领了卡尔雅纳伯爵的领地,得到了久盼的领土。
  如此一来,那就难怪葳儿蒂亚娜会是这样的表现了。
  如果不是札哈力亚斯的话,那她的父亲不会死亡,她的家族不会衰败,她的领土也不会失去,更不会沦落到被追杀的境地。
  因此,说札哈力亚斯是葳儿蒂亚娜真正的杀父、弑亲乃至灭族的仇人,那也都是不为过的。
  卡尔雅纳家的姐妹二人想通过来唤醒第十二号,成为选帝者,参加宴席,其中一个目的也是为了向札哈力亚斯复仇。
  同时,这一场〈焰光之宴〉的发起者也是札哈力亚斯。
  综上所述,眼前这个军火商人正是一切动乱的源头。
  “就是他吗...!?”
  理解了这一点,古城几乎是下意识的将凪沙给护在了身后。
  反倒是罗真,丝毫没有理会札哈力亚斯的出现,反而将目光投至其身后。
  只见,在札哈力亚斯的身后,有两道娇小的身影正跟在那儿。
  那是两道身高仅和凪沙相仿,不同于刚刚那些异常高大与健壮的匈鬼,外形非常娇小的身影。
  这两道娇小的身影和匈鬼们一样,身上罩着斗篷,却没有戴着面具,只是低着头,令人看不清其容貌。
  而从身体的轮廓来看,这两道身影似乎是两名少女。
  可是,就是这样的两个娇小的少女,不知为何,竟是给了罗真一种危险的感觉。
  不仅是罗真自己的感觉如此,连佩戴在左手上的玉兔之戒都在这两名少女出现以后一直隐隐的传递一种警兆给罗真,让罗真意识到,那两个少女,只怕不是一般的货色。
  “该不会...”
  罗真就想到了某种可能性,令其眼神变得凝重起来。
  “扎哈力亚斯!”葳儿蒂亚娜则是极为憎恨的道:“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葳儿蒂亚娜便一边极为愤怒的叫出声,一边再次奋力的挣扎了起来。
  如果不是有〈规诫之锁〉在束缚着葳儿蒂亚娜,那这位脾气不好的大小姐一定已经很自不量力的冲上前去了吧?
  这让札哈力亚斯饶有兴致的观察了起来。
  只是,让他产生兴趣的不是葳儿蒂亚娜。
  这位军火商的眼中就完全没有葳儿蒂亚娜的存在,而是紧视着葳儿蒂亚娜身上的白色锁链,展现出不一般的兴致来。
  “那难道就是传说中众神打造的〈戒律之锁〉吗?”
  军火商的眼中就只有强力的武器,其余的一概都没有进入其眼中。
  “怎么?”罗真就一边示意古城带着凪沙退下,一边有意无意的道:“难道议长大人想效仿自己的匈鬼部队,用暴力来掠夺自己想要的东西吗?”
  “不不不,怎么会呢?”札哈力亚斯夸张的摇着头,以做作的笑容,这么说道:“我可是商人,想要什么的话,自然是想交易,怎么会动用暴力呢?”
  “是吗?”罗真顿时讽刺般的道:“但你的匈鬼部队貌似就是用暴力袭击到我这里来的吧?”
  闻言,札哈力亚斯笑容不减的开口。
  “那可真是抱歉,我等只是为了来取回被小偷夺走的领地的财产,无意冒犯各位,若是造成各位的损失,我愿意做出赔偿,还请各位见谅。”
  这位军火商竟是说出了这样的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