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 驾临的吸血鬼们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这一夜里,在弦神市的各个角落中,同样的新闻报导一直都在持续的进行。
  “弦神岛北区因不明原因被冰冻,如今已经化作一片冰原,不仅是研究设施、建筑物以及道路,连北区的居民都被冰冻,无一幸免。”
  “人工岛管理公社派出了特区警备队以及专业的研究小组前往现场,进行调查以及探索,目前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以最安全的技术为被冰冻的居民们解冻,将北区的居民全部救出,针对地域的解冻工程则将有所延迟,各研究设施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都将无法运作,期间造成的损失无法估计,至于造成如此大范围的不明冰冻现象的原因,依旧还在调查当中。”
  “此外,在北区被冻结之前,南区亦出现了不明原因的破坏现象,导致南区的一部分变成灾区,如今已经几乎化作废墟,所幸并无太大伤亡,受损的建筑物以及各工程则还在统计中,预估将造成超过千亿以上的损失。”
  以上的报导就一直在进行着,让整个弦神市都变得无比喧哗。
  “南区和北区都变成灾区了吗?”
  “一边是被破坏,一边是被冰冻,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我的亲戚正好在南区,不会有事吧!?”
  “我家人在北区工作!”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弦神市的各个角落就不断出现类似以上的言论和骚乱,让这一夜的弦神市的一条条道路都充满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各通讯频道亦是几乎被占满,再加上大部分人都因为此事遭受影响,整个弦神市就陷入现在进行时的恐慌状态。
  相信,谁都不会想到,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出自于几匹吸血鬼的眷兽。
  而且,这些眷兽若是真想破坏这座岛,那随时都能将其击沉,只造成这种程度的损害,已经算是非常幸运的了。
  理所当然,针对这一切,人工岛管理公社是几乎忙透了,不仅派出众多的特区警备队,连各个医疗小组、研究小组、抗灾小组以及专业人员都被派了出来,动用的武装直升机和武装车辆无数,让弦神市的上空一直都有直升机在飞过,车辆的极速行驶更是随时随地都出现在各个角落里。
  有一个人就站在弦神岛的至高处看着这一切。
  “〈焰光之宴〉”
  从对方的口中,这样的声音缓缓的传了出来。
  仔细一看,那竟是一个极其俊美的男子。
  男子的外貌年龄约莫在二十几岁左右,身上穿着一套非常得体且高雅的纯白西装,金发碧眼,乍看之下就像是哪里的贵族。
  实际上,男子的确是贵族。
  而且,还是吸血鬼的贵族。
  “作为宴席的开场,这可比过去记录的数次仪式更加的盛大,不错,真不错,这是否意味着这一次的宴席不同于以往呢?”
  男子就欣喜般的笑着。
  “实在是太令人感兴趣了。”
  对方得出的便是这样的感想。
  对此作出回应的声音,没过多久就在男子的身后传来。
  “嗅到纷争的味道以后就过来了吗?果然跟传闻中一样疯狂的男人啊。”
  说出这样的一句话的是一个不知何时出现在这里的少年。
  一个十二、三岁左右的幼小少年。
  少年身穿宽松的白袍,全身佩带着亮丽的黄金饰品,黑发褐肤,拥有着一对金色的眼眸,面容稚嫩,却流露出宛如年轻的雄狮一般的压倒性威严,眺望着吵吵闹闹的弦神市,脸上浮现而出的是傲然般的神采。
  看到这个少年,贵族的男子先是有些惊讶,紧接着露出完美的笑容,向着少年行礼。
  “这不是易卜利斯贝尔·亚吉兹殿下吗?没想到殿下居然也会驾临这远东的魔族特区,真是让人惶恐啊。”
  贵族的男子以有些夸张的方式说着这样的话。
  可是,若是真的有人认识其对话的少年的身份的话,那就绝对不会认为这很夸张。
  ————。
  这是第二真祖〈灭绝之瞳〉的嫡系亲子,继承了第二真祖之血的第二世代,三大夜之帝国中的灭绝王朝的第九王子,真真正正的吸血鬼之王的子嗣。
  换言之,这个少年拥有着仅次于真祖的力量,在灭绝王朝之中亦是备受期待和瞩目的一位王子,统领着北方八州以及邻近战王领域的军事要塞,在第二真祖的第二代嫡系当中都是名列前茅的强者,并且已经存活了数百年的时间,力量之强,同样是足以让弦神岛沉没的等级。
  这种等级的吸血鬼居然来到了弦神市,贵族男子的话也就变得没有那么夸张了。
  只是
  “你是在嘲笑我吗?”
  易卜利斯贝尔转过视线,注视向了贵族的男子。
  其眼中,既没有对血统低于自己之人的轻蔑,更没有见到弱于自己之人的轻视,有的反而是遭遇强敌般的杀气和敌意。
  “你会亲自来到这里,不单单只是因为宴席将在这里展开,更是因为知道像我这样的强敌同样会到来,所以正在蠢蠢欲动吧?”
  易卜利斯贝尔的身上就散发出骇人的魔力波动。
  “怎么?盯上我的了吗?”
  易卜利斯贝尔便这般施压了。
  诚然,这个少年乃是真祖的嫡系,第二世代的吸血鬼,仅次于真祖的血族的王子,一般别说是贵族,就是第三世代的长老,若不是活了长久岁月的存在,那他也不会放在眼里。
  毕竟,所谓的贵族不过是第二世代或者第三世代的后代,像卡尔雅纳家的姐妹二人就是战王领域一名第三世代的长老不知多少代以后的传人,和第二世代的王族相比,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男子既然也是贵族,那亦同样是如此,就算也是活了数百年的旧世代,血统之间的差距,依旧让两者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可眼前这个男子却是个例外。
  因为,他吞噬过自己的同族。
  在吸血鬼的世界里,血就是力量的来源,血统越是接近真祖,那就越强,就算血统不纯,那也能够通过存活长久岁月来吸血,在自己的血中累积力量,进而变得更加强大。
  可是,血统不纯且又是年轻世代的吸血鬼想迅速获得强大力量,那也不是没有办法。
  那就是吞噬强大的吸血鬼,夺取他们的血,如此一来就能得到对方的力量,变得更加的强大。
  这种做法叫做————〈同族相噬〉。
  当然,通常来说,吸血鬼是不可能吞噬比自己更加强大的吸血鬼的血的,就算吸光了对方的血,那也会被对方从身体内侧占据肉体及意识,导致被理应吞噬的对象反过来吞噬自己,这是〈同族相噬〉的危险性。
  但眼前这个贵族男子却凭借着自己特殊的能力,成功的吞噬了两名第三世代的长老。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贵族男子拥有着两名第三世代的长老的力量,再加上其自身的力量,早已凌驾于第三世代之上,连一般的第二世代都不是他的对手。
  因此,贵族男子被视为最接近真祖的存在,受到第一真祖〈遗忘战王〉的重视,在战王领域拥有着极广的领地和权利,麾下的军队足以媲美西欧诸国,甚至连不少吸血鬼的贵族都依附着他,力量和地位均都不在第二世代的王族之下。
  由于其所使役的眷兽均为蛇型,因而人们称其为————〈蛇夫〉。
  而他的名字,则叫做————。
  有鉴于此,瓦特拉一点都没有慑于易卜利斯贝尔那骇人的魔力波动,反而越加喜悦的恭敬行礼。
  “怎么会呢?”瓦特拉便笑吟吟的道:“在没有必胜的把握之前,就算是我也不敢随便吞噬第二世代。”
  闻言,易卜利斯贝尔反而露出狰狞的笑容。
  “也就是说,只要有必胜的把握,你就会吞噬我了,对吧?”
  易卜利斯贝尔狂气毕露。
  而这一次,瓦特拉却笑而不语着。
  两人就这么互相对视,彼此的身上都有股寂静的魔力在波动,像是在进行着看不见的冲突一样,让大气都彻底的摇动起来。
  直到
  “有意思,在宴席开始之前能够看到战王领域和灭绝王朝的奇骏对峙,那也颇有一番风味,真想让我的女儿们也向你们看齐啊。”
  伴随着这样一个有些愉快的声音的响起,一阵压倒性的魔力波动骤然乍现。
  在这股魔力波动之下,无论是易卜利斯贝尔还是瓦特拉的魔力都被生生的冲散,连一丝一毫的抵抗都做不到,消失得无影无踪。
  “————!”
  “————!”
  分别代表战王领域以及灭绝王朝的两个男人齐齐的动容,豁然转过身,看向了魔力波动传来的方向。
  在那里,有一个少女出现了。
  那是一个拥有着浅绿色的头发,衣着单薄,双眸为深邃湖泊般的翡翠色,有副娇媚毅然的美丽脸孔,露出可爱的虎牙,对着瓦特拉以及易卜利斯贝尔投以笑容的少女。
  从这个少女的身上,令人心脏骤缩的魔力在静静的散发。
  那股魔力,虽然并不轰动,但谁都不会怀疑,一旦它被释放,那别说是这座弦神岛,连大海都会为之颤抖。
  “你是!”
  看到这个少女,易卜利斯贝尔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没想到您居然也大驾光临了。”
  瓦特拉同样瞳孔一缩,紧接着露出了狂喜的笑容。
  少女便对这样的两人视若无睹一般,转过头,看向弦神市的方向。
  “第四真祖,终于又要再一次的觉醒了啊”
  少女如同怀念着什么,又似为什么感到开心一样,欢快的笑着。
  “真是让人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