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 逐渐到来的纷争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焰光之宴〉。
  让第四真祖觉醒且复活,重现于世的仪式。
  这对于别人来说,乃是一个无比凶恶的仪式,正常人都不会想看到它举行,让被称为世界最强的吸血鬼的人物在这个世界出现,并搅乱现代的秩序。
  然而,期待第四真祖复活的人也是有的。
  比如,像札哈力亚斯那样妄图将第四真祖当做武器来使用的宵小之徒。
  再比如,如卡尔雅纳家的姐妹那般,希望能够拥护新的真祖为王,进而光复家族的后进。
  如今,出现在这里的三人,则是属于另外一种。
  他们都是活了长久乃至无尽的岁月的吸血鬼,拥有着举世无双的力量的同时,在长久的岁月中亦是体会了世间各种各样的事态,最后变得对任何事情都没有了兴趣,人生开始变得乏味和无趣,真正意义上的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感觉。
  这种感觉,对于那些旧世代的吸血鬼而言,几乎都有一定程度的影响。
  正是因为这样,众神才会将不老不死的诅咒赋予真祖,让他们变成吸血鬼,进而成为血族的始祖,就是为了让他们体会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有鉴于此,只要是存活了长久岁月的吸血鬼,都会为了寻找刺激而不惜豁出一切。
  例如瓦特拉,吞噬了两名第三世代的长老,这可是一般人绝对做不出的疯狂之事,他却毫不犹豫的做了,现在也在寻求着更强大的血以及更强大的敌人,以此为乐,乃是最为瞄准的战斗狂。
  易卜利斯贝尔虽然不到瓦特拉那种程度,但也同样有追求强敌的一面。
  至于这突如其来的充满野性的少女,那就更是如此了。
  对于这些人来说,第四真祖的复活可谓是漫长人生中的一个惊喜,不少人都在期待着第四真祖的复活,甚至期待着他能为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样的混乱,扫平自身的无趣和乏味。
  因此,对于这些人而言,这一场仪式是真真正正的宴席、盛宴,用来取悦自己的东西。
  否则,他们不会亲自出现在这里,更不会介入这场仪式中。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名人类闯入了进来。
  “三位能够响应召集而来,我谨代表狮子王机关以及弦神岛向各位致谢。”
  如此开口的是一个抱着书,戴着眼镜,留着麻花辫,身穿彩海学园的高中制服的知性少女。
  正是闲古咏。
  “嚯?”
  眺望着城市夜景的少女回过头来,饶有兴致的看了过去。
  “你就是此次宴席的定夺者吗?”
  易卜利斯贝尔的目光亦是从少女的身上移开,转向了闲古咏,打量了起来。
  “当代狮子王机关的〈三圣〉之首,那个〈寂静破除者〉吧?”
  瓦特拉则是眉头一挑,看向对方的眼中携带上了些许见到接二连三的强敌才会出现的挑衅及雀跃。
  “是的。”
  承受着三名一旦被触怒便可以随手将弦神岛给击沉的可怕吸血鬼,闲古咏却是面不改色,依旧那般冷静。
  “承蒙各位大驾光临,奥尔迪亚鲁公,易卜利斯贝尔殿下,还有...”
  说到后面,闲古咏才转过视线,注视向那名充满野性的少女。
  “叫我嘉妲吧。”少女直截了当的道:“嘉妲库寇坎,这是我的真名,我不喜欢别人太隆重的叫我。”
  名为嘉妲的少女竟是说出了这样的话。
  “......明白了,嘉妲大人。”
  闲古咏倒也没有为此执着些什么,点了点头以后,继续出声。
  “此次〈焰光之宴〉的确是由我等狮子王机关作为定夺者,各位则是分别拥有〈焰光夜伯〉的基体的选帝者,虽然三位的最终目的都不是为了拥护新的真祖为王,但无论目的为何,三位都在追求着第四真祖,此乃事实,既然如此,那各位就是此次宴席的选帝者,再加上尼勒普西的巴尔塔萨鲁札哈力亚斯,四位就是此次宴席的所有选帝者,因而召集各位前来,正式宣布〈焰光之宴〉的开始。”
  闲古咏的这番话,让在场三人的反应都不同。
  “原来如此,这里的人就是所有的选帝者啊?”
  瓦特拉了然似的点了点头。
  “也不算出乎预料,基体本来就遍布世界各地,有能力将她们全部找出来,就算没有找到也能在长久的岁月中因各种各样的缘由入手基体的人,也就只有三大夜之帝国了。”
  嘉妲则是无所谓般的开口。
  “倒是我好想听到了一个挺卑微的名字,匈鬼的首领居然也想成为选帝者吗?”
  易卜利斯贝尔眯着眼睛,一副极其不快的模样。
  但闲古咏却依旧古井无波。
  “无论如何,巴尔塔萨鲁札哈力亚斯都持有着基体,而且还是整整四具,为各位之中拥有基体数量最多之人,由他主张召开宴席,资格已经具备,匈鬼亦是的的确确拥有着领地,于情于理,他都可以成为选帝者。”
  闲古咏淡淡的开口。
  “反倒是另一位,现在狮子王机关正在对他进行审核,不知该不该给予其选帝者的资格。”
  此话一出,在场三名吸血鬼纷纷一怔。
  只是,闲古咏却没有给予三人太多的疑惑时间。
  “战王领域属地,奥尔迪亚鲁公国的公爵,迪米托里叶瓦特拉所拥有的第三号、第四号以及第五号。”
  “灭绝王朝的第九王子,北方八州的统率者,易卜利斯贝尔亚吉兹所拥有的第七号以及第十一号。”
  “混沌境域,嘉妲库寇坎所拥有的第六号以及第十号。”
  “再加上尼勒普西临时自治政府的议长,巴尔塔萨鲁札哈力亚斯,拥有的第一号、第二号、第八号以及第九号。”
  “以上四名选帝者所持基体为十一具。”
  说到这里,闲古咏注视向了眼前三人,道出了一件事。
  “而就在前不久,我等已经确认,第十二号已经苏醒。”
  换言之,十二具基体已经全部到齐。
  问题在于...
  “持有第十二号的人是谁?”
  瓦特拉如同察觉到闲古咏话中的异常一样,心情极佳的开口。
  “难道就是你口中那个不知道该不该给予其选帝者的资格的人吗?”
  这句话,不仅是瓦特拉想说而已,嘉妲和易卜利斯贝尔同样想说。
  就像是从异常中嗅到了什么有趣的变化一样,一众活了长久岁月的吸血鬼就展现出了些许的期待与兴致。
  而闲古咏并没有让人失望。
  “持有第十二号的人名为南宫曜日。”
  闲古咏冷静的出声。
  “正是那位〈空隙的魔女〉的弟弟。”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语,令在场的三人的眼神都变了。
  变得前所未有的充满神采。
  “你说的是十五年前在弦神岛上伴随着莫大神气降临的那个孩子吗?”
  嘉妲禁不住问了这么一句,语气中满是开心和愉快。
  不仅是嘉妲而已,瓦特拉和易卜利斯贝尔亦是同时露出些许的振奋来。
  对于这些期待变化与刺激的吸血鬼而言,第四真祖都能成为一个消遣的话,那据说是携带着莫大神气降临,与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那个孩子自然更是如此。
  正是因为这样,过去,向年幼的罗真起了念头的人里面,同样有这些活了不知道多久的吸血鬼的一份。
  “没想到,那个神子也介入了这一次的宴席。”
  瓦特拉就极为满足的笑了起来。
  “但是,他并没有领地,就算持有着基体,那也无法成为选帝者吧?”
  易卜利斯贝尔倒是冷静的提出这么一个异议。
  “正是如此。”闲古咏承认道:“成为选帝者的标准就是必须得拥有至少一具基体和一块领地,南宫曜日并不具备后者的条件,无法成为选帝者,但他的确持有基体,却击退了前来夺取基体的巴尔塔萨鲁札哈力亚斯,对于是否该承认其选帝者的资格,我等狮子王机关正在判断中。”
  闻言...
  “承认他的资格吧。”
  嘉妲毫不犹豫的开口。
  “难得之前想得到的孩子自己出现了,让这场宴席变得更加有趣,我又怎么能够坐视不管呢?”
  嘉妲便极其期待的出声。
  “需要领地的话,我可以将我的帝国的一部分割让给他。”
  充满野性的少女就毫不犹豫的做出这样的抉择。
  在场的人里面,也只有这个少女有这样的魄力做出这样的决定,换做瓦特拉以及易卜利斯贝尔就不行了。
  毕竟,两者的领地属于战王领域与灭绝王朝的一部分,领地的真正拥有者是第一真祖和第二真祖,就算是他们也没办法说割让就割让。
  “......明白了。”
  闲古咏默然了一会,随即面无表情的点下头。
  “既然如此,我便代表狮子王机关正式承认南宫曜日的选帝者资格,让他参加宴席。”
  这话才刚刚落下,瓦特拉就看似好心的提醒。
  “只有我们决定可以吗?不用问问尼勒普西的那位的意见?”
  这个问题,换来闲古咏的直接回答。
  “尼勒普西的议长已向我等表示过,愿接受任何决定的议题,因此才没有出席这次讨论。”
  闲古咏的回答,让易卜利斯贝尔冷哼了一声。
  “算他识时务,否则,肮脏的军火商如果厚颜无耻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会忍不住将他轰杀的。”
  想必,这绝对不是开玩笑吧?
  于是...
  “那就这么决定了。”闲古咏点了点头,道:“还请各位着手进行仪式的准备吧。”
  三位吸血鬼便各自欢快的点下了头,旋即消失在这里。
  闲古咏就看着这一幕。
  “希望一切顺利...”
  梦呓般的声音,从其口中,微微泄露了出来。
  夜,就这么不断的加深。
  纷争,则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