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 你...想要我?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阿古罗拉·弗洛雷斯蒂娜」。
  这个名字,罗真当然还有印象。
  犹记得,当初,在戈佐的魔族特区里,从地下坟墓中找到〈妖精之棺〉的时候,晓牙城和莉亚娜就为〈妖精之棺〉中的这具基体起了这个名字。
  现在,少女竟是报上了这么一个名字,着实让罗真有些惊讶。
  “难道你那个时候是醒着的?”
  罗真讶异般的询问。
  “呜...?”
  可是,自称为阿古罗拉的少女却是歪了歪脑袋,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
  显然,对方并没有那个时候的记忆,却唯独记住了这么一个名字。
  或许,这是因为那个时候的凪沙和对方处于交灵的状态,让少女拥有一些朦朦胧胧的意识,因而记住了这个为她起的名字,那也说不定。
  换言之...
  “你该不会除了这个名字以外,其余的记忆一概都没有吧?”
  看着阿古罗拉那茫然的模样,罗真就皱着眉头的提出了这么一个可能性。
  这让阿古罗拉再次缩起身体,如同担心被责备的小孩子一样,一副胆战心惊的表现。
  “好吧。”
  罗真如同泄了一口气般的靠在沙发上。
  “结果居然变成这样了啊?”
  眼前的少女和其余的基体不同。
  这一点,罗真总算是理解到了。
  至于原因的话,罗真亦是多多少少根据现状猜到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所谓的〈焰光之宴〉还真的是变得有点耐人寻味起来了啊。”
  罗真便不由得叹息。
  在这样的情况下,阿古罗拉还抱着娇躯的缩在墙角。
  “吾...吾认为汝应该为吾献上贡品。”
  阿古罗拉就怯弱的提出这样的要求。
  “献上贡品?”
  罗真倒是不解了起来。
  “允...允许汝向吾呈上此物。”
  阿古罗拉便指向了罗真的方向,一副鼓起勇气的模样。
  这让罗真的面色变得怪异起来。
  “你...想要我?”
  罗真觉得自己好像打开了一个新天地。
  “呜呜...!?”
  阿古罗拉却是反而被吓了一跳,像拨浪鼓般的不断摇头。
  这个时候,罗真才理解阿古罗拉想要的是什么。
  “你想要我身上的衣服吧?”
  罗真拿起盖在身上的外套。
  “正...正是如此。”
  阿古罗拉这才连连点头。
  明明口吻那么倨傲,一举一动和说话语气却像是只担惊受怕中的小动物一样,着实让罗真有些失笑。
  但不得不说,与此同时,罗真也对阿古罗拉卸下了戒心。
  “给你衣服是没问题,甚至我还可以给你提供吃住,让你得到容身之所。”
  罗真站了起来,拿起自己身上的外套,对着阿古罗拉这么说着。
  “容身之所...”
  阿古罗拉就像是被这句话给吸引住了一样,顾不得再遮掩自己的身体,抬起头,注视向了罗真。
  这一刻里,从阿古罗拉的眼中,罗真就看到了一股不安,还有一股期盼。
  看到这里,罗真才想了起来。
  (如果她真的除了名字以外什么都不知道,那会像这样不安也很正常。)
  对于阿古罗拉来说,自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起,所有的东西都是陌生的,那又如何能够不感到不安呢?
  所以,罗真口中的所谓「容身之所」的说法,应该给了阿古罗拉不少的触动吧?
  再加上于此之前,这个少女一直都被封印在冰馆中,于地下坟墓里沉睡了不知道多久的时间,仔细一想,这个少女的命运似乎也挺残酷的。
  想到这里,罗真看向阿古罗拉的眼神也多少起了些许变化。
  “没错,容身之所。”罗真就当着阿古罗拉的面点了点头,这般道:“但前提是你必须听我的话,不许无缘无故释放眷兽,不许对别人动手,更不许随便乱跑,除非有人威胁到你的安危,否则你都必须得控制魔力,明白了吗?”
  这是为了不让昨天的事情继续发生。
  亲自对阵过真祖的眷兽以后,罗真才发现,它们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危险,若是真的动了破坏的念头,那么,瞬间摧毁一座大都市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一下子击沉整座弦神岛亦只不过是举手投足之间,若不是北斗晋升到战略级巅峰的话,那罗真还真得费点功夫才能应付那些眷兽了。
  这还是第四真祖未觉醒,只是由基体们在操纵所导致的结果。
  要是真正的第四真祖觉醒,由其来使用眷兽,那罗真估计真得出尽全力才能有办法抗衡。
  再怎么说,罗真现在都不是在迦勒底,不是在特异点,没有那一骑骑强大的从者可以使役,要不然,连得到〈圣杯〉的狂王库·丘林都能击溃,即使是二十八柱魔神柱都能一举消灭,罗真还真不惧真祖。
  因此,在没有强大的从者可以使役的状况下,真祖的眷兽对罗真而言还是颇具威胁。
  如此一来,若是阿古罗拉再次释放眷兽,那这次真有可能将整座弦神岛都给冻结,化作巨大的冰山,沉入海底了。
  更甚者,连大海都有可能被冻结,导致意想不到的大灾害出现。
  这就是真祖级别的眷兽,真真正正的天灾化身。
  并不是比喻,而是的确如此。
  所以,罗真得给阿古罗拉套个项圈才行。
  “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话,那你就得像这样光溜溜到大街上去跑,这样可以吗?”
  罗真多少带着点恶意的这么说着。
  “呜呜呜...!”
  阿古罗拉顿时拼命的摇起头,眼眶再一次的湿润,一副眼泪汪汪的模样。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必须听我的指示,明白了吗?”
  罗真这样子嘱咐。
  “吾...接受汝的交易...”
  阿古罗拉只能委屈的这么答应了。
  这让罗真多少生出一些罪恶感。
  不过,这也是为了不造成更大的灾难,实在没办法。
  真的是没办法喔?不是自己看到人家这么好欺负就反而施虐心上涌喔?
  罗真就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将外套抛给阿古罗拉。
  “你就暂时先穿这个,之后我再帮你弄一套衣服吧。”
  闻言,阿古罗拉连忙接过外套,紧接着怯生生的看着罗真,依旧缩着身体,不敢乱动。
  罗真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耸了耸肩,转过身去。
  阿古罗拉这才松了一口气,拿起外套,赶紧穿了起来。
  只是...
  “规戒之扣...”
  阿古罗拉快哭出来一样的声音突然响起。
  “怎么了?”
  罗真顿时转过头,随即便看到了将外套穿在身上的阿古罗拉抓着衣领,一副泫然欲泣的无助模样。
  “你该不会是不会扣扣子吧?”
  罗真傻眼了。
  “呜...”
  阿古罗拉眼泪汪汪的看了过来。
  “得了,这下得变成兼职保姆了。”
  罗真叹了一口气,只能上前,替阿古罗拉扣上外套的扣子。
  “走吧,我带你去吃早餐。”
  罗真向着阿古罗拉伸出一只手。
  阿古罗拉怯怯的看着这一幕,然后才缓缓的伸出手,放在了罗真的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