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 真实的影响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距离上课的时间已经没剩下多少。
  可是,教室里,到场的学生却寥寥无几,甚至可以说是少得可怜,哪怕是已经到的人都无精打采的趴在课桌上,一副神色黯然的模样。
  “这是...?”
  罗真不由得撅起眉头。
  “还不是因为昨天的事件。”
  基树便懒洋洋的这么说着。
  虽然说得非常片面,但罗真也不是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因为昨天的事件的关系,很多人都是因此受了难啊。”基树补充说明道:“南区那边的破坏倒也罢了,毕竟受害者很少,可北区就不一样了。”
  因为罗真和札哈力亚斯对起来之前,人工岛的检测系统就已经检测到了魔力,及时下达避难指令,让周围一带的人全部去避难,因而并没有造成很大的伤亡。
  但是,北区的冻结却不一样,那里的人几乎完全没有反应的机会,直接就被冻结成冰,如今依旧还在解救中。
  偏偏,住在弦神市里的人类基本都是魔族特区的研究者以及其家人,在研究所林立的北区,受害者绝对不少。
  既然如此,很多学生因为家里人受难而没有到来,甚至一整晚都在担惊受怕中失眠,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唉...”
  罗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虽说不是由他直接造成,但罗真与昨天的事件可不能说是完全没有关系。
  所以,看着身边的同学因为昨天的事件变成这样,要说罗真没有罪恶感是不可能的。
  (这里毕竟不是可以随便战斗的特异点,更不是哪里的游戏,而是有人生活,有人居住,有人牵连的城市。)
  在这样的地方肆意战斗,受害的似乎也只有那些无辜的居民了。
  这让罗真真真切切的了解了一件事。
  (力量的提升,并不仅仅只有好处而已。)
  现在,罗真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仅能依靠强大的从者来战斗的御主,其力量若是不好好控制,那可是会造成许许多多的悲剧的。
  眼前的一切,告诉了罗真这一点。
  (以后战斗可不能再那么大大咧咧的了。)
  罗真就产生着这样的感慨。
  然后,罗真才收起心中的感慨,看向了显得有气无力的浅葱和基树。
  “难道你们也跟他们一样?应该不是吧?”
  罗真就这么问了一句。
  和一般的学生不同,浅葱和基树可都是大户人家的子女,家里人也没有研究性质上的工作,而是属于管理层,应该没有理会在北区遇难。
  既然如此,这两人一副睡眠不足的模样又是怎么回事呢?
  这个疑问,很快就获得了解答。
  “我是因为打工啦。”
  浅葱便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乏味的出声。
  “事件发生以后,人工岛管理公社的人立刻打电话来跟我哭诉,说是灾害应变用的主架构全当了,要我从头构筑代用的系统,再加上交通系统和通讯频道全满了,又要我重新写调整和分频用的程序,害我昨晚完全没有睡到觉。”
  浅葱就用着无精打采的态度说出这样的话,殊不知,她昨晚所做的一切,到底有多么的惊世骇俗。
  如果浅葱所说的完全没错的话,那就表示,不管是灾害应变用、市内交通网络以及通讯信号等等方面的调整都是出自她的手。
  而若是她没有做好这些,那么,人工岛管理公社能不能在此等灾害面前做出各种及时应对政策、市内的交通能不能保持完好还有通讯方面的进行可不可以继续保障,这些问题都还是未知数。
  “你比我想象的厉害多了。”
  罗真由衷的说出这番话,让本来一脸无精打采的浅葱微微愣住,随即变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事...事到如今还说这种话干什么啊?你不是早就知道我在做这方面的工作吗?”
  浅葱便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一样,说话变得吞吞吐吐。
  “我的确知道你在做这方面的工作,但完全没想到你居然到这种程度。”
  罗真失笑般的实话实说,让浅葱变得更加不好意思,只能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不过,从其侧脸比刚刚有精神得多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来,浅葱的心情明显比刚刚好了不少。
  而理所当然,罗真也不是阿谀奉承。
  (如果浅葱到迦勒底去的话,或许会成为整个迦勒底中最优秀,优秀到足以独挑大梁的技师,那也说不定。)
  罗真便这么想着。
  至于基树...
  “嘛,我的情况和浅葱差不多,虽然没她那么了不起,但我家也跟人工岛管理公社有点关系,昨晚我就被叫去帮忙,同样几乎没睡。”
  基树打起大大的哈欠,让眼角都开始蓄泪。
  昨天发生的事件就不仅仅是影响到一般人而已,连浅葱和基树这种状况的也是层出不穷,连累了不少人。
  (真祖会那么受人畏惧的理由,我大概都明白了。)
  罗真有些无奈。
  如果其余的真祖一个个的都能做到同样的事情,拥有着一座城市带来这样的灾难乃至毁灭,那三大夜之帝国能够建立起来,让人类不得不慎重对待的状况,貌似也不是不能理解。
  这真的是一个仅凭一人便能决定世界形势乃至国家未来走向的世界。
  和这个世界相比,迦勒底都显得安全得多。
  在迦勒底的世界里,拥有强大力量的英灵、神灵一类的无法轻松现界,方才使人类社会得以安宁。
  否则,试想想英灵以及神灵在地上乱走的状况,那真的是让人都不由得胆寒了。
  也由此可见,能够培养出北斗,并掌握着〈英灵召唤〉和〈神灵召唤〉的神秘的罗真有多么的不寻常。
  “对了,古城呢?”基树就好像想起什么事情一样,问道:“昨天凪沙酱的事情又怎么样了?”
  “对啊对啊。”浅葱亦是现在才反应过来似的,问道:“那个跟踪狂抓到了吗?”
  “嘛,算是抓到了吧。”罗真有点含糊的道:“也因为这件事,古城和凪沙今天都不能到学校里来,事情貌似有些复杂,我待会就去帮他们请假吧。”
  听到这话,浅葱和基树虽然感到疑惑,却也没多问什么,直接点下头。
  接下来,三人就坐在一起,与往日一般的闲聊,完全没遭到昨天的事件的影响。
  不过,这并不代表着事件没有发生。
  彩海学园外,一个仅仅穿着男生的外套的妖精少女就畏畏缩缩的躲在阴影中,看着人来人往的校园大门,一会以后,终于鼓起勇气,溜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