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 真是瞎操心呢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在那以后,罗真和阿古罗拉两人真的几乎将整个商业街以及购物中心都给逛了一个遍。
  对于从未见过外面的景色的阿古罗拉来说,不管是什么样的东西她都觉得很新奇,仅仅是为了一个飞上天空的气球就会为之惊呼,哪怕是看到一条小狗都会为之尖叫,最后自然是将所有的东西都给体验了一遍,大大的满足了她的好奇心一次。
  所以,罗真不仅是带阿古罗拉去逛街而已,还买了好几套换洗用的衣服,各种各样的日常生活用品,还去了一次游乐园,可谓是玩得相当的尽兴。
  只不过,比起这些,阿古罗拉一如罗真之前所预料的那样,反而对弦神岛内各种各样的冷饮和冰的料理非常的感兴趣。
  至少,罗真估计永远都不会忘记,当阿古罗拉第一次尝到冰淇淋的味道,进而睁大着自己的眼睛,妖精似的美丽俏脸上浮现出极度欣喜和欢快的表情时的场景。
  那个时候的笑脸,毫不客气的说,真的是罗真至今为止见过的所有笑容中最美丽的一个。
  有鉴于此,中午的时候罗真和阿古罗拉压根就没有回去,而是在外面吃了饭,紧接着有马不停蹄的开始逛了起来,真正意义上的将整个商业街和购物中心给逛遍了。
  等到两人都感觉到累的时候,太阳已经是开始西下,天空亦是完全渡上了黄昏的色泽,天际的边缘甚至已经变黑,告诉了罗真与阿古罗拉,两人真的从早上一直玩到了黑夜。
  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人自然是得回家了。
  虽然,阿古罗拉依旧是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就对了。
  “以后还有机会的啦。”
  眼看着阿古罗拉凝视着商业街的方向,仿佛在与其告别一样的哀伤,罗真就不知道第几次的露出无奈的表情,这样安慰着。
  “所所言甚是。”
  阿古罗拉的心情这才好了不少,终于是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吧。”罗真一边吐出一口疲倦般的气息,一边道:“买的东西我都已经用空间制御魔术送回去了,所以我们也直接就这么一口气转移回去算了吧。”
  即使从这里一口气转移回家中的话似乎需要耗费不少的魔力,所需运行的术式亦是繁杂无比,但以罗真的能力,这种程度还是绰绰有余的。
  反正罗真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坐电车了,干脆就这么直接回去吧。
  “就就依汝的谏言。”
  哪怕是阿古罗拉都觉得累了,非常疲倦似的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非常自然的牵起了手,像理所当然一般的握住对方。
  “嗡!”
  空间便骤然波动起来,化作一个巨大的涟漪,像是一个魔法阵一样,将罗真和阿古罗拉给吞了进去。
  在空间转移的魔术之下,罗真与阿古罗拉仅仅花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便顺利的回到了家。
  只是,这一回家,阿古罗拉姑且不论,罗真是彻底悲剧了。
  “无端请假,然后带着那种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到外面去游荡了一整天,直到天黑才回来,你的胆子总算是变得这么大了啊,我的弟弟喔。”
  一如既往豪华又宽敞的大厅里,一个嗓音稚嫩却极其低沉的声音冷冰冰的响了起来,传入了罗真的耳中。
  跟着一起传入罗真耳中的,还有即使是感觉再迟钝的人都能察觉到的怒火。
  “!”
  罗真便直接僵住了。
  “咿!”
  阿古罗拉同样被这突如其来的怒火给吓着,发出一声短促的娇呼。
  可罗真已经没有余力去照顾阿古罗拉的情绪了。
  罗真只能僵硬着脖子,缓缓的转过头,看向大厅的最深处。
  在那里的沙发上,身穿华丽礼服的幼小少女便坐着,一边翘着小脚丫,一边将手中的蕾丝扇一下一下的敲在手心里,注视着这边的眼眸中则完全没有携带丝毫的情感,有的只剩下无穷无尽的冰冷而已。
  “那那月姐?”
  罗真战战兢兢的问出声,宛如在怀疑眼前的场景是幻觉一样。
  不,应该说是本人希望那是幻觉吧?
  可惜
  “枉我还担心在这种特殊时期,将你一个人扔在家里的话,不知道你会不会出什么事,所以连夜赶完了工作,马不停蹄的回来,结果,你倒是过得比我想象中的惬意多了,我还真是瞎操心呢,对不对啊?”
  那月闭上眼睛,面无表情的这么说着,看起来好像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可身上散发出来的压力却是显而易见,让谁都知道,这位姐姐大人的内心究竟涌出什么程度的火气。
  罗真立即如同拨浪鼓般的摇起头。
  “怎怎么会呢,那月姐,你能为我担心,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是瞎操心啊?”
  罗真如此笑着,额头却淌出冷汗。
  “嚯?是吗?”那月顿时睁开眼睛,稚嫩的俏脸上浮现出笑容,眼中却完全没有笑意,道:“那你应该能好好的跟我解释清楚整件事情的经过吧?”
  说完,那月还挥了一下手,唤出一个空间涟漪。
  “好痛!”
  伴随着一声吃痛的叫声,一个少年就被锁链给浑身五花大绑的扔在地上。
  “古城!”
  罗真惊愕而起。
  “淫淫秽之人!”
  躲在罗真背后瑟瑟发抖的阿古罗拉则下意识的叫出了让人有点在意的称呼。
  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有那月依旧冷静的坐在那里。
  “你的朋友还挺讲义气的,就算我盘问他,他也什么都不肯说,再加上又是我的学生,我又不能对他动刑,所以我实在是没办法了。”
  不不不,你将人五花大绑成这样,已经算是动刑了吧?
  “反反对体罚啊!那月酱!”
  古城就极为激动的这么叫了出来。
  这一叫,那月手中的蕾丝扇就在古城的脑门上炸裂,狠狠的敲了上去,让古城痛嚎着倒下。
  “对自己的老师不准加上字的称呼!笨蛋!”
  那月便对着古城斥责出声。
  因为长得过于可爱的关系,彩海学园中可是有不少人对那月这位老师直接以的爱称来称呼,这算是一件潜规则,连那月自己都知道,只是本人一直对此感到不爽。
  “总而言之,将事情的经过都给我说明清楚。”
  那月瞥了一眼躲在罗真背后发抖的阿古罗拉,叹了一口气。
  “真是的,又得替麻烦的家伙做善后的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