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 在扩大的威胁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迪米托里叶·瓦特拉...”
  这个名字,罗真多少还是听说过的。
  就算之前没有听说过,现在也听说过了。
  “他是战王领域的吸血鬼贵族,血承第一真祖〈遗忘战王〉的纯血吸血鬼,同时还是奥尔迪亚鲁公国的领主,人称奥尔迪亚鲁公,虽仅仅是吸血鬼贵族,并不是第二世代的王族和第三世代的长老,却备受第一真祖〈遗忘战王〉的重视,所以才会直接给予一个自治国令其成为领主,麾下亦有着众多吸血鬼贵族追随,乃是名声更胜第二世代和第三世代的存在吧?”
  罗真如数家珍般的道出这个人的情报。
  尼勒普西临时自治政府袭击的就是这位吸血鬼贵族的领地,前往迎击的奥尔迪亚鲁公就是他,最终却连城堡都被摧毁,本人更是和灭绝王朝的第九王子一样,变得生死不明。
  所以,罗真已经猜到,这个人就是战王领域一方的选帝者,与易卜利斯贝尔·亚吉兹一样持有着第四真祖的基体,因而遭受到了札哈力亚斯率领的尼勒普西的袭击,结果败下阵来。
  换言之,札哈力亚斯已经得到了战王领域以及灭绝王朝这两大夜之帝国保管的基体,剩下的只有混沌境域内的基体以及身在弦神岛的阿古罗拉了。
  有鉴于此,罗真才想前往旧东南地区,看看那里究竟正在发生什么事,札哈力亚斯是不是已经带着基体来到弦神岛,先后袭击了战王领域的奥尔迪亚鲁公国和灭绝王朝的高加索以后,对方手头上的基体又已经增加到多少具。
  不确认这些,罗真根本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应付随时有可能发生到自己身上的袭击。
  为此,罗真才想趁夜外出,前往旧东南地区。
  可惜,那月看穿了罗真的行动,阻止了他。
  理由很简单。
  “那个〈蛇夫〉虽然只不过是一介吸血鬼的贵族,但他曾经靠着同族相噬吃掉了两个第三世代的长老,体内的血早已不在第二世代的王族之下,甚至还有超出。”
  那月道出了这样的隐秘。
  “同族相噬...!?”
  罗真顿时愕然了。
  对于同族相噬,罗真当然不会没有听过。
  靠着吞噬自己之外的吸血鬼,借此获得对方的血以及力量,变得更加强大,独属于吸血鬼之间的残酷强化方式,这就是同族相噬。
  但是,一旦使用同族相噬,那固然能够获得吞噬对象的力量,可与此同时也得承受被对方的意志反噬,进而让对方占据了身体和力量的风险,寻常的吸血鬼绝对不敢随便使用。
  现在,陡然听到一名吸血鬼的贵族将两名第三世代的长老给吞噬了,并成功夺得他们的血与力量,罗真怎么能够不惊愕呢?
  “血比对方薄弱,力量也比对方贫弱的吸血鬼贵族,为什么能够成功吞噬远比自己强大的第三世代的长老啊?”
  罗真就为此感到疑惑。
  照理来说,吞噬给自己强大的对象,那只有可能是被对方给占据了身体,遭到反噬,怎么会反而成功了呢?
  对于罗真的这个疑惑,那月就给出了解释。
  “那个〈蛇夫〉拥有着特殊的能力,能够将复数的眷兽进行融合,进而让眷兽发挥出更加强大的力量,所以他才能仅凭纯血之身就吞噬两名第三世代的长老。”
  那月如此说了。
  “融合眷兽?”
  罗真顿时目光一凝。
  “居然还能将眷兽融合?”
  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
  诚然,眷兽只不过是半实体化的魔力聚合体,本质都是魔力,若是来自同一个主人的话,让复数的眷兽彼此相融,理论上似乎能行。
  可这说起来简单,办起来却几乎不可能。
  因为,眷兽除了是魔力的凝聚体以外,还拥有着自己的意志。
  拥有意志的魔力凝聚体,那才是眷兽。
  将这样的眷兽给融合,两匹眷兽的意志绝对会产生冲突,进而暴走失控,让人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想成功的融合眷兽,除了要有对眷兽的绝对支配权,让两匹眷兽的意志对自己唯命是从,绝不彼此冲突,乖乖听从指示融为一体以外,还得拥有对魔力的完美操纵,那才能让两匹眷兽不同结构的魔力融合。
  这对所有的吸血鬼而言都是办不到的事情。
  吸血鬼的确能够在自己的血中饲养眷兽,甚至凭借不老不死的生命来使役眷兽,却不一定能够让眷兽对自己唯命是从。
  操纵眷兽、驾驭眷兽以及支配眷兽都需要一定的能力和技术,连召唤都需要得到眷兽的认同,证明眷兽并不是一定会听从饲养者的命令。
  匈鬼就是因为无法召唤眷兽,方才成为下等的魔族,被吸血鬼排斥。
  由此可见,想让复数的眷兽绝对听命于自己,拥有对它们的绝对支配权,进而让它们融合,那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至少,过去,罗真就没有听说过有谁办到了。
  包括真祖们。
  至于完美操纵魔力,那就更不用说,吸血鬼都是以魔力出众闻名的,能够如臂使挥就很不错了,想完美操纵那么庞大的魔力,或许真祖也办不到。
  倒不如说真祖才反而有可能办不到,毕竟他们的魔力才是最为强大的,足以撼动天地,想将这么庞大的魔力进行完美操纵,才没那么容易。
  有鉴于此,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十几年,罗真从没听说过有谁能办到融合眷兽这种事。
  但迪米托里叶·瓦特拉就办到了,这才导致其成功的吞噬了两名第三世代的长老。
  “凭借着融合眷兽以及得自两名第三世代长老的力量,那个〈蛇夫〉就被称为最接近真祖的存在,拥有着整整九匹眷兽,连王族都不一定能够成为他的对手。”
  那月一字一句的开口。
  “三年多前,委托我去追寻〈黑死皇派〉的残党的吸血鬼贵族就是他,那个〈黑死皇〉就是被他杀死的,我在欧洲的时候跟他打过不少次交道,单凭力量,他甚至在我之上,真的打起来,也许连我都不是他的对手。”
  那月便极为冷静的做出这样的评价。
  而那月不惜说了这么多,用意为何,罗真已经明白了。
  那月是想告诉自己吧?
  告诉自己,此行有多危险。
  “连那个讨人厌的〈蛇夫〉都被弄得生死不知,尼勒普西的军火商手头上的基体怕是已经收集得差不多了,能够使用大量的真祖级别的眷兽,那才有可能将那个〈蛇夫〉打得这么惨。”
  那月直视向罗真。
  “那样的家伙,已经连真祖都不知道能不能战胜,如果你卷入这一场仪式里,后果会是怎么样,应该不需要我再告诉你了吧?”
  那月就是想这样对罗真说而已。
  罗真顿时无言以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