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2 〈咒缚之锁〉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那...那是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南宫教官要和她的弟弟...”
  “而且,那是什么东西啊,那场战斗...!”
  一个个从地面上挣扎起身的特区警备队队员们看到了罗真与那月之间激烈的攻防,一时之间,全部都看呆了过去了。
  在众人的眼前展开的就是这样一场战斗。
  从两人的对话来看,那无非就是一场姐弟之间的斗嘴。
  可是,在那毫无紧张感似的斗嘴之中展开的却是一场令人眼花缭乱的激战。
  “锵锵锵锵锵————!”
  清脆的交击声就不停的在罗真和那月之间的空间里盛起着,每一次的响彻都会令火花乍现。
  从空间的涟漪里窜出的无数锁链便在半空中激烈碰撞,犹如有无数的刀剑在交击一样,炫目非凡。
  罗真与那月均都连一步都没动,可两人却是将所有的心神都投入到这场攻防里,一边对周遭的空间进行制御,一边对自己的魔具进行操纵,展现出惊人的技艺来。
  那月不断的击出锁链,让锁链一边穿梭在不断泛起的空间涟漪中,于四面八方神出鬼没,掠向罗真的方向。
  罗真同样不甘示弱的让周围的空间全部波动起来,令白色的锁链像游龙一样,不停的迎向那月的攻击。
  以攻击而言,那月一直都是主攻的那一方,从刚刚开始就没有一刻停下进攻,不仅让空间接连的泛起涟漪,击出锁链,还让锁链从四面八方不住的包围向罗真,试图将其束缚。
  可那月对〈戒律之锁〉的操纵却远逊色于用念力随心所欲的操纵着〈规诫之锁〉的罗真,在罗真那既似蟒又似龙,灵活得犹如获得了生命一样的锁链的迎击下,愣是没有一道锁链能够触碰到罗真,纷纷都在乍现的火花中被击飞。
  与此同时,罗真还在对周围的空间进行着强制的干涉,企图将那月对空间的支配权给夺走,让那月能够控制的空间越来越少,击出的锁链也是越来越少,攻势逐渐被化解。
  旁观者就只能看到无数的锁链像流光一样的在罗真和那月之间飞掠和窜动,碰撞声和火花则不停的在迸现,看起来无比激烈,却完全不知道这个中所需的技术、技艺和力量究竟有多少。
  但是,这些将那月视作教官的特区警备队的人们却知道那月究竟有多强,眼看着罗真居然能够与其如此激烈的交战,完全不屈于下风,会感到惊讶,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殊不知,那月反而才是逐渐的趋于下风的那个人,不但攻击被全部化解,对空间的支配权亦渐渐的被夺走,使其越来越劣势了。
  “......从以前开始,你的学习能力就很高,不仅将我会的东西都以最短的时间学到手,连我不会的东西你都能够全部掌握,甚至是没花多少时间便达到很高的水准,不知不觉之间,连身为魔女的我才能如臂使挥的空间制御魔术,你不但以一介平凡的魔术师的身份将其使用到同等程度,还将我的〈戒律之锁〉都给仿制过去,到得如今,果然已经渐渐的将它们发挥到凌驾于我之上了。”
  那月一点都没有觉得惊讶,感受到自己的劣势,她却没有失去冷静,反而低声呢喃着。
  在那月的呢喃声中,一丝丝旁人难以察觉的欣慰、欣喜和自豪在涌动。
  只是,一瞬间以后,它们就消失了。
  “我知道,迟早有一天,你一定能够超越我,变得比我更强,所以我对你一直都很有信心,更有着很大的期待,我甚至认为将来的你肯定会成为不逊色于狮子王机关〈三圣〉的最强攻魔师,达到连三大真祖都为之顾忌的地步。”
  那月直视向罗真,身上波动的魔力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的沸腾了。
  “可现在的你还太嫩了。”
  说着,那月身上的魔力炸裂。
  其身周,那飞快的窜动着的〈戒律之锁〉竟是突然开始互相交缠了起来,化作了极其粗壮,前端亦携带有战舰锚链一般的武器的黄金锁链。
  “那是...!”
  罗真的目光豁然一凝。
  “这一招我还没有教你吧?”
  那月面不改色似的开口。
  “这一招叫做〈咒缚之锁〉,顾名思义,就是用咒缚将锁链拧成一道,令威力、魔力和束缚力提升到极限的锁链,算是〈戒律之锁〉的另外一种用法,你的〈规诫之锁〉应该无法做到这一点。”
  因为,罗真的〈规诫之锁〉里早就有咒缚了。
  其名为————〈不动金缚〉。
  “你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在自己的魔具里加持了咒缚,所以你的魔具不仅能够禁锢魔力,还能禁锢精神,后者是连〈戒律之锁〉都没有的效果,但正因如此,已经加持了咒缚的那个魔具没办法再以咒缚来形成〈咒缚之锁〉,我便没有将这一招教给你,现在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使用这锁链的。”
  那月便浑然一指,让〈咒缚之锁〉化作黄金的长枪,携带着莫大的威能,暴窜向罗真的方向。
  “锵锵锵锵锵————!”
  清脆的交击声继续响起着。
  只不过,这一次,交击声不再是因为锁链与锁链互相碰撞并弹开才激起,而是〈咒缚之锁〉如陨石般,前端的战舰锚链将所有来袭的白色锁链给击飞所激起。
  “呼————!”
  那月就如同亲手甩动着黄金的粗大锁链一样,浑然一抡,战舰锚链便呼啸着轰向了罗真所在的方向。
  “这一招的话,你要怎么挡下来呢?”
  这句话,那月没有说出来,却是透过眼神全部道明。
  对此,罗真亦是一语不发,只是冷静的催动起魔力,令其化作念力,覆盖在自己的〈规诫之锁〉上。
  无数的白色锁链便飞掠而来,迎向了粗壮无比的黄金锁链。
  “铛!”
  一道白色锁链绕过了战舰锚链,豁然冲撞在黄金锁链的一个位置上。
  “铛!”“铛!”“铛!”“铛!”
  伴随着一道道响亮的敲击声的响起,白色的锁链便一一灵活无比的绕过战舰锚链,饶有节奏的冲撞在黄金锁链的一个个特定的位置上。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
  “砰————!”
  黄金的粗壮锁链陡然一颤,骤然崩解,重新化为无数一般的锁链。
  “什么?”
  看到这一幕,那月惊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