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4 「灵力」与「魔力」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奇迹的召唤师序章1064与万物皆有阴阳。
  如同有开始就有结束,灵力和魔力间的拮抗代表着的正是生命本身的起伏。
  就像是电荷的正极与负极一样,灵力与魔力就分别都是由生命力转化而成,不管是大源的魔力,亦或者是世界万物的灵气,它们都是一样的东西。
  因此,不管是人类也好,魔族也罢,分别耗尽了灵力与魔力都是不会死亡的,能够等它们慢慢恢复,因为失去了阳还有阴,失去了阴还有阳,不代表着生命力完全枯竭,自然不至于身死,唯独在灵力和魔力都被切离的状态下方才会维持不住生命力,因为和生死都无缘,与不存在是同样的意义。
  但是,魔力与灵力虽是殊途同归的力量,其性质却是相反的,某种程度上它们可以互相代替,但为了能够更好的区分开来,人们通常不会同时拥有这两种力量,否则同时将它们耗尽就意味着死亡。
  所以,诸如巫女、灵能力者、咒术者等等人类的攻魔师都是使用灵力,而魔族、魔女以及魔术师等等存在则是使用魔力,前者行使咒术,后者行使魔术,即使灵力和魔力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互相代替,可那也是很有限的。
  罗真曾经在东京暗鸦的世界里就用魔力代替灵力来生成咒力,进而使用咒术,甚至从北斗以及女武神们的身上吸取灵力,用来代替魔力使用。
  可是,后来,罗真得到了大量的咒术知识,并让〈心眼〉抵达神域以后,罗真便借由〈心眼〉之力勘破了生命力阴阳两面的玄奥,进而能够随心所欲的将体内的魔力化作为灵力,亦能将灵力转化为魔力。
  在那以后,罗真使用咒术时,基本都是使用灵力,使咒术的威力和规模都上升了不少,亦能使用很多原本使用不了的咒术。
  至于神气,那也是灵气的一种,只不过和龙气一样,都是高等级的灵气。
  龙气是非常高等的灵气,神气则是最高等的灵气。
  因而,面对神气,一般的魔力与灵力基本很难抗衡,它们也只有神亦或者天使一类的存在才能使用,同时也是〈规诫之锁〉与〈七式突击降魔机枪〉这一类的魔具和武神具的强大之处,一个不是同等神气就不能破开,一个则能将灵力转化为神气,普通手段根本应付不了。
  所谓的〈七式突击降魔机枪〉就是经由〈神格振动波驱动术式〉对灵力进行转化,既能人工制作神气,亦能增幅使用者的灵力,最后消除敌对者的魔力,却不会对灵力起作用。
  这是因为〈七式突击降魔机枪〉上的〈神格振动波驱动术式〉并不分敌我,若是连灵力都进行消除,使用者自身就会因此出现生命上的问题,同时也会变得无法使用咒术。
  那样就本末倒置了。
  有鉴于此,狮子王机关的〈七式突击降魔机枪〉是专门用来对付魔族的武神具,设计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魔力,而不是消除灵力。
  此时此刻里,罗真就已经将体内的魔力转化为纯粹的灵力,使用咒术来对敌。
  如此一来,剑巫少女的〈七式突击降魔机枪〉自然就对罗真无用了。
  “嘛,毕竟不是所罗门那样的存在,无论是魔术还是咒术都能无效化。”
  罗真用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嘀咕着。
  在迦勒底的世界里,咒术属于拥有地方风俗的神秘,和宗教派系有着相当大的关联,因而〈魔术协会〉不承认咒术是门学问对其蔑视着。
  但是,咒术和魔术终究还是从〈根源〉中流出来的力量,还是殊途同归。
  而身为魔术王的所罗门的戒指就能将魔术都给无效化,包括咒术在内,罗真当初使用咒术对其无效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当然,所罗门王的戒指就只是针对成形的术式,而不是针对魔力本身,和〈七式突击降魔机枪〉还是有着很大区别的,并且那十枚戒指也不仅仅是无效化魔术,更能将所有魔术纳入掌控,乃贤者与智慧的证明,不可相提并论。
  不过...
  “你拿专门用来对付魔族的武神具来对付我,是不是有点奇怪啊?”
  罗真对着一脸吃惊的少女耸着肩的说着。
  “虽说我也是魔术师,平时都是使用魔力,但我也会使用咒术,亦会使用灵力,难道狮子王机关不知道这一点就把你派来了?”
  “亦或者...”
  罗真将目光投至少女的身上,漠然出声。
  “狮子王机关派你来,不是来对付我,而是来对付我体内封印的那个?”
  一句话,让剑巫少女难掩动摇了起来。
  显然,罗真猜对了。
  “看来,我和古城还是一样的嘛。”
  罗真皮笑肉不笑的开口。
  “你就是狮子王机关派来监视我的人吧?”
  完全正解。
  明明对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取出了武器而已,罗真就将所有的事情的整个前因后果都给看透与猜透了。
  “狮子王机关是不是命令你潜入彩海学园,在暗地里监视我,一旦我体内的封印有解开的迹象,那立即就用那把枪杀死我,以防第四真祖将我吞噬,为祸世界啊?”
  罗真的话语,均都像是强大的力量一样,揭穿少女的秘密了。
  “你...你...”
  所有的秘密都被罗真给一眼看穿和道穿,剑巫少女震惊得无以复加。
  只是,有一件事情,罗真其实还不知道。
  “你叫什么名字?”
  罗真冷不伶仃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我吗?”
  少女为之一愣,并下意识的开口。
  “我...我叫姬柊雪菜,彩海学园国中三年级。”
  少女就这么将自己的名字给报上。
  “姬柊雪菜啊?”罗真恍然的点头,嘟哝道:“难怪凪沙说名字像个公主。”
  “公...公主?”少女顿时困扰般的歪起了脑袋。
  本人似乎还不知道,自己在国中部究竟引起了多大的反响。
  看其一脸认真和一丝不苟的模样,没想到她还有一些天然的地方。
  “总而言之,看在你是我的学妹的份上,我不想为难你,但我也不想遭受什么监视。”
  罗真警告般的出声。
  “你就转告你的上面,我身上的封印不劳费心,还是管好你们自己,看看哪里有发生魔导犯罪,将精力放到那里去吧。”
  留下这样的话,罗真再一次的准备转身离开。
  “等...等一下!”
  名为姬柊雪菜的少女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罗真走,伸出手,想挽留罗真。
  可惜,罗真的身影已经被空间的波动给吞没,消失在原地。
  只剩下少女一人,愣愣的待在这里,不知所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