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5 夜晚楼顶的少女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姬柊雪菜的事情,罗真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打从将第四真祖封印在体内以后,罗真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迎接来自世界各地各大势力的影响,知道他们肯定多多少少都会针对自己做出一些什么行动。
  而只要这些行动不太过火,罗真懒得去管。
  狮子王机关也是一样,其关注自己的事情,罗真早有所预料,只要他们别做得太过分,那罗真只会警告两句,之后便算了。
  当然,如果狮子王机关不肯罢休,还想做些什么,那罗真肯定不会再客气。
  基本上,罗真对狮子王机关的感官就谈不上好。
  谁让〈焰光之宴〉之所以会出现,这个国家的特务机关同样有一份功劳呢?
  即使那月已经告诉过罗真,对方这么做,目的是为了减轻灾害,防范于未然,但为了整个国家,对方可以牺牲旧东南地区的人,证明对方绝不是什么善茬,若是有必要,只怕还是会不择手段的做出任何的行为来吧?
  一言蔽之,狮子王机关和人工岛管理公社基本上是一丘之貉。
  如此一来,罗真如何能对他们抱有好感呢?
  可罗真也不至于因为不喜欢他们就将他们给铲除掉,又不是杀人狂魔。
  所以,口头警告算是罗真的一个底线,要是对方不管不顾,那罗真也就没理由再谦让了。
  带着这样的心态,罗真直接以空间转移回到开往家中的豪华礼车里,再带着攻魔师执照回家,姑且向那月做了一下报告。
  “之后就随便你想怎么做吧,想加入攻魔局也行。”
  那月只给了这么一个回应。
  攻魔局隶属于警视厅,所以那月从事的就是攻魔局的工作,特区警备队的教官一职只不过是被委托的工作而已。
  如果罗真加入攻魔局,成为国家攻魔官,那就算是那月的同僚兼后辈,曾经的那月也是以这个目的在培养罗真,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现在的罗真加入攻魔局的话,身份有点敏感,因而那月也少见的困扰了许久,最终只能任由罗真自己选择。
  罗真自然不想加入攻魔局。
  至少,目前不想。
  “要不然,人工岛管理公社的那群家伙怕是得乐坏,兴高采烈的肆意利用我的能力为他们办事。”
  综上所述,罗真不会加入攻魔局,成为国家攻魔官。
  那月倒也不失望。
  “反正你才高一,以后的出路怎么决定,看你自己吧。”
  那月就不会限制罗真的发展,只会督促他的精进,至于罗真选择什么样的道路,那就是罗真自己的事情。
  于是,罗真将拿到执照的事情告诉了阿古罗拉、凪沙以及古城等人,让众人为其小小的办了一个庆祝会。
  顺带一提,凪沙和古城现在依旧住在罗真的家里,因为两人情况特殊的关系,即使原本的住处已经重新修好,那月还是将他们留了下来,两人也都习惯了这种生活,不想离开,再加上作为两人父母的晓牙城和晓深森本来就极其放任他们,甚至可以说是不负责任,两人就顺理成章的继续住了下来,终日和罗真与阿古罗拉为伍,倒也乐得热闹。
  理所当然,晓牙城和晓深森还是有缴上一笔不俗的生活费,虽然那月看到数目的时候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就对了。
  拜此所赐,古城和凪沙一直都认为国家攻魔官的薪水很高,住的是高级公寓的最顶层,家里也全是古董,还有豪车接送,连那月在彩海学园的办公室都奢华得像皇宫,让两人心中攻魔官的地位拔高了不少。
  而罗真只想说...
  “别的国家攻魔官才没办法过得这么奢侈。”
  这是浅葱曾经因为好奇那月和罗真为何能过得这么奢华而黑进攻魔局的资料库看到的真相。
  据本人所说,攻魔官的薪水根本支持不起这种生活,但那月的银行账户里却每个月都有惊人的数字流进去,方才导致这个结果。
  罗真也一度因为好奇问过那月这个问题,换来的仅是一句。
  “这算是贡品,来自人工岛管理公社的,只要我在这座岛上一天,他们就不会也不敢亏待我。”
  那月轻描淡写的说过这样的话,然后便不再提及任何这方面的话题,让罗真只能好奇,不能深究。
  再顺带一提,即使那月身家丰厚,罗真每个月的零花钱依旧是固定的,而且并不算多,亦不算少,算是一般高中学生的待遇。
  本人是声称...
  “让未成年人拥有太多的钱只会影响金钱观念,你该怎么省着用就给我怎么省着用。”
  那月就是如此说的。
  罗真倒是无所谓。
  反正,以罗真的本事,想要钱,那多的是门路,况且他除了游戏以外也没什么兴趣爱好,平时的零花钱够用了。
  就这样,虽然出了一点插曲,但罗真的生活依旧没有发生什么过大的变动。
  直到,当天晚上,凪沙在睡觉之前,疑惑的说出了一句话。
  “奇怪了,本来是想给今天的转学生办个欢迎会的,结果都联络不上,她到底住在哪里啊?向老师问来的手机号码也打不通耶?该不会是在外面夜游吧?难道她看起来那么正经其实是个不良吗?”
  这样的一句话,引起了罗真的注意。
  之后,罗真就得知了某件事情,令他有些无奈。
  然后,罗真便出了门,重新往基石之门的楼顶而去。
  ............
  “呼————!”
  风,呼啸着卷在了这里。
  弦神岛虽是四季常夏之岛,但夜晚的时候由于海风的关系同样会变得有点冷,白天和晚上的温度差有时候会很大,今天貌似就是这样的一天。
  在这样呼啸的海风中,少女便窝在了楼顶的中央,抱着身体,冷得浑身都在发抖。
  即使是这样,少女依旧抿着嘴唇,很倔强似的承受着冷风,如同不愿意服输一样,眼神和表情却看起来有些黯然和落寞。
  这样的少女看起来就有种说不出来的可怜,令人心疼。
  “......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还在这里。”
  某一刻里,一个有些傻眼的声音才从少女的背后传了出来。
  一如今天相遇的时候那样,无声无息。
  “南宫曜日...!?”
  姬柊雪菜反应极其夸张的弹了起来,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将手伸向吉他盒,打算将自己的最强武器给取出来。
  然而,因为被冷风吹得太久的关系,少女的身体早已变得有些僵硬,动作亦变得不灵活,令其还没成功抽出武器,突然弹跳起来的脚便先不听使唤,使其脚下一歪。
  “唉?”
  姬柊雪菜发出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声音,紧接着就倒了下去。
  正好,倒在罗真的怀里。
  罗真反射性的伸出手,将投怀送抱的少女拥入怀中。
  空气,就在此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