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6 《No.282》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发生在古董店的对话,罗真自然不可能知道。收藏本站
  但是,就算不知道,那也不难猜到。
  看到狮子王机关拿出这样的交易品,将自身传承的根本都拿来交给自己,就为了一个在自己的身边监视的机会,罗真只要稍微想想就知道,这绝不单单只是因为自己的体内封印了第四真祖这位最强的吸血鬼,更是因为在那封印一战里,自己展现出来的能力。
  “无论是在哪个世界,降神都是最大且最不可思议的奇迹。”
  所以,罗真早就猜到,自己唤醒咎神的事情,绝对会成为所有势力关注的重点。
  那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那究竟是如何实行的?
  那究竟是哪里的神秘?
  还有,为什么罗真能够拥有这样的能耐?
  这一个个的疑问,都将导致全世界各大势力都将目光投至罗真的身上,并为此采取各种各样的行动与对策。
  狮子王机关作为国家特务机关,只不过是比任何人都站在必须先采取对策的立场上而已。
  毕竟,罗真就在这个国家,即使弦神岛是行政自治区,目前依旧隶属于这个极东的岛国,他们自然得最先采取应对,否则,一旦出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个国家,就是他们。
  “如果不是我展现了足够了实力,或许他们还会直接派人来暗杀我也说不定。”
  罗真便撇了撇嘴。
  比起将自身立足根本的传承给交出去,相信,对方肯定更愿意这么做。
  只不过,见识到罗真能在〈焰光之宴〉上硬拼第四真祖的状况,对方就算再想采取暗杀行动都会慎重吧?
  暗杀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能够解决敌人,用得不好就是在招惹敌人。
  要是狮子王机关的暗杀最终失败了,那么,罗真的怒火,他们不一定能够担当得起,最后甚至有可能牵连整个国家,整个世界。
  有鉴于此,狮子王机关只能做出妥协和牺牲,果断的付出足够大的代价,对罗真进行拉拢。
  “结果,狮子王机关也做出和人工岛管理公社一样的态度了啊。”
  目前,这还算让罗真满意。
  但是,这份满意肯定不会一直持续下去。
  因为,不是任何人都会采取这种态度。
  也许,有一天,就有不顾一切的想抹杀罗真,亦或者是想在暗地里对罗真出手的存在。
  那些才是看不见的威胁。
  当然...
  “这种威胁我见多了。”
  因此,无论是斗智还是斗勇,罗真都不觉得自己会输。
  若是换做以前,罗真大概还得好好掂量掂量。
  然而,换做现在,在成为了真祖的生灵以后,罗真就算不能无所顾忌的行事,那亦不需要畏首畏尾。
  哪怕不解除封印,在有了体内的封印提供的凌驾于龙脉之上的魔力以后,罗真都能将金乌、玉兔以及阿蒂拉的力量发挥到极限,再加上还有已经正式缔结了绝对契约的北斗,即便对手是真祖,罗真都能正面与其对决。
  况且...
  “等回去以后就开始研究狮子王机关的传承吧。”
  罗真还能再继续精进。
  他的前方,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罗真就如此期待着。
  只可惜,罗真已经忘记了。
  今天,他还有一个极其巨大的麻烦没有解决呢。
  人工岛西区,高级住宅公寓最顶层,罗真的家里。
  此时,在客厅里,古城、凪沙以及阿古罗拉一行三人就躲在走廊的角落中,战战兢兢的看着客厅内的场景。
  在那里,那月面无表情的站着,手中蕾丝扇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手心。
  “那么,给我好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带着国中部的转学生前往六号坂那种地方吧,曜。”
  那月有如彻底扼杀了所有的感情一样,前所未有的冰着脸,做出如此判言。
  其眼前,罗真就坐在沙发上。
  只是...
  “在那之前,能不能先将我身上的〈戒律之锁〉给解开啊...?”
  罗真便浑身都被封锁魔力的〈戒律之锁〉给捆得严严实实,瑟瑟发抖的坐在了沙发之上。
  “一进门就这样直接用〈戒律之锁〉把我给绑了,未免太不留情面了吧?”
  罗真抗议着。
  在与雪菜分手以后,罗真就直接回到了家,结果一进家门就像这样被绑了个严严实实。
  由于事情太过于突然,又太过于没有前兆,再加上没有感觉到杀意、敌意以及恶意,连罗真都为此发愣了,结果就中了招。
  既然如此,罗真就必须抗议了。
  即使...
  “即使我直接将你当做犯了猥亵罪交给特区警备队那也没关系吗?”
  那月极其冰冷的一句话,让罗真彻底闭嘴了。
  “将国中都还没毕业的小丫头带到六号坂那种地方,应该有足够的理由让特区警备队逮捕你了吧?”
  那月直接化身铁面无私的执法者。
  “不不不!我什么都做啊!那月姐!”
  罗真赶紧表明自己的清白。
  对此,那月倒是很干脆的接受了。
  “的确,你不是那种有胆量直接带着学妹去开房的男人,不然学校里的女生怕是都得未婚先孕了。”
  那月平静的用出了让罗真的嘴角为之抽搐的说法,紧接着施施然的出声。
  “但是,你带着国中的转学生去那种地方干什么,又为什么会带回这种东西,姐姐我很好奇,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那月如此说着,手中则是托举着一本书。
  正是罗真带回来的魔导书。
  身为魔女,没有人比那月更了解魔导书。
  “《No.282》...吗?”
  那月一边嘀咕出手中魔导书的书名,一边冷哼着。
  “你还真是带回了很稀奇的东西啊。”
  不怪那月如此态度。
  要知道,魔导书可基本都是极其危险的东西,一个搞不好,导致魔导书暴走,那这座岛估计就得玩完了。
  作为国家攻魔官,那月不可能坐视这种东西的存在。
  只是...
  “那月姐不可能不知道吧?这本魔导书是没有危害性的啊!”
  罗真给出这样的说辞。
  作为最高等级的魔女,罗真不信那月会不知道《No.282》是一本什么样的魔导书。
  “那就是一本只能用来记载大量知识的纯粹的书库而已。”
  罗真这般表示着。
  “是这样没错。”
  那月承认了这一点。
  可那月也还没有被说服。
  “你到底是从哪里带回这本魔导书,我实在很想知道。”
  那月注视着罗真,脸上的冰冷开始化作笑容。
  “你应该会好好跟我说明吧?曜?”
  闻言,罗真一阵无奈。
  于是,罗真将前因后果全都交代了。
  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值得隐瞒的事情。
  当然,那月的心情只怕会越加的糟糕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