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7 袭击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哼...”
  从罗真这里得知了来龙去脉以后,那月先是一阵沉默,旋即便极其露骨的让脸上浮现出不快的表情,冷哼出声了。
  “狮子王机关,那些家伙还真舍得呢,为了一个监视的机会,居然将这种东西给拿了出来。”
  如此不快的说着,那月将手中的魔导书直接抛给了罗真。
  与此同时,罗真身上的一道道锁链亦是相继松开,缩回了一个个的空间涟漪中,消失不见,让罗真总算是被解放,下意识的伸出手,将名为《No.282》的魔导书给接入手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直躲在角落里偷听和偷看的众人也都相继做出反应。
  “原来那个转学生是那个什么狮子王机关来的攻魔官吗?”
  “我就知道,曜君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就答应别人的邀请,还去那种地方,又不是古城君。”
  “我就会做出那种事吗...!?”
  古城和凪沙便分别对着话,一个满脸激动,一个松了一口气般的拍着胸口,看起来毫无紧张感。
  “监视者...”
  阿古罗拉同样松了一口气,却也对这个词汇产生了些许反应,陷入到苦恼中。
  因为...
  “既然你接受了狮子王机关的条件,那从今天开始,那个转学生就会一直监视着你吧?”
  那月用手中的蕾丝扇指了指窗外。
  “原来如此,那就是为此存在的东西吗?”
  那月所指的乃是贴在窗户外面的一只飞蛾。
  乍看之下,那似乎是一只相当普通的飞蛾,只有对咒力有所反应的人才会察觉,那并不是飞蛾,而是用咒符生成的式神。
  正是姬柊雪菜所持有的式神。
  那只式神就在附近监视着罗真,将罗真的一举一动都汇报到姬柊雪菜那里。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姬柊雪菜也不会放心的离开罗真了。
  罗真自然不可能没有察觉到式神的存在。
  但是,因为答应了狮子王机关的交易,罗真也默许了式神的存在,让它在自己的附近徘徊。
  那月作为最高等级的魔女,同样不可能没有发现自己的周围存在着别人的式神。
  既然如此,那月没有击落它,自然是看在罗真的面子上了。
  “以交易而言,我承认这是对你来说有利无弊的事情。”
  那月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依旧满是不悦。
  像那月这样隶属于警视厅攻魔局的国家攻魔官和狮子王机关这样的特务机关本来就关系不太好,甚至是生意上、立场上以及政坛上的对手,自己的家被这样的对手给监视,感到心情不快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可那月还是没有选择抗拒。
  理由,就是因为,如果这样能让自己的弟弟有所精进,甚至得到那么大的一笔财富,那月自然是不可能拒绝的了。
  “况且,这边也算得到了一个不错的情报,至少得知了狮子王机关在弦神岛秘密设置了办事处,那个办事处就在六号坂。”
  这么说着的那月将蕾丝扇抵在了罗真的脑门上。
  “但是,以后没事别往那边跑,听清楚了没有?”
  那月做出了这样的警告。
  显然,这是那月唯一的要求。
  “知道了,那月姐。”
  罗真只能苦笑。
  看到罗真这个表现,那月貌似还有所不满,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却是被一阵声音给打断。
  “嗯?”
  那月停下了动作,取出了发出声音的物件。
  那并不是手机,而是一台通讯器。
  “是我。”
  那月对着通讯器出声,言简意赅的像是在办公事。
  事实上,那月也的确是在办公事,那台通讯器是能够和特区警备队及攻魔局直接进行联络的东西。
  这也意味着,通常这台通讯器响起时,就是那月该工作的时候。
  该做国家攻魔官的工作的时候。
  这样的那月...
  “什么?”
  突然像是听到什么坏消息一样,皱起了眉头。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
  紧接着,那月直接给出了这样的回复,方才将通讯器给收了起来。
  “怎么了吗?那月姐?”
  罗真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询问出声。
  “没...”
  闻言,那月刚想直接说没什么,却是突然停了下来。
  “......说起来,你也是已经考取到正式的攻魔师执照的人了。”
  那月想起了这件事,叹了一口气以后,看向罗真。
  “你知道昨天东区的仓库街发生大火的事情吗?”
  这件事,罗真已经在浅葱的口中得知了。
  “听说,那好像是旧世代的吸血鬼的眷兽暴走所导致的吧?”
  罗真老老实实的做出回答。
  难道是那起事件发现了什么问题吗?
  罗真这么想着。
  然而,那月却说出了这样的话。
  “其实,那已经不是第一起发生在弦神岛上的事故了。”
  那月便当着罗真的面,告诉了他这样的情报。
  “在最近两个月里,已经有差不多七起这样的事故发生,于弦神岛的各个地区内,均都出现了魔族亦或者是吸血鬼的眷兽暴走,进而对周围的一带造成巨大的破坏的事件。”
  那月直视向罗真。
  “而每次在事故现场中,警备队找到肇事的魔族以及吸血鬼时,他们都已经昏倒在地,失去意识,甚至身受重伤,体内的魔力几乎消耗一空,面露濒死的状态。”
  一句话,让罗真彻底的明白了。
  “难道,这些事故发生的真正原因并不是魔族以及吸血鬼的眷兽暴走,而是他们在跟什么敌人战斗所导致的吧?”
  罗真将自己的猜想提了出来。
  “只有这个可能了,不然没理由身受重伤,面临濒死,甚至连魔力都出现了不正常的亏损。”
  那月肯定了罗真的猜想。
  那么...
  “刚刚又有一样的事件发生?”
  罗真这么询问。
  “没错。”那月点了点头,道:“这次是弦神岛北区,一名刚参与完研究作业的旧世代吸血鬼在回家的途中突然召唤眷兽,将数百公尺范围内的一切都给烧尽了。”
  也就是说,又有旧世代的吸血鬼遭受到了袭击。
  “这已经是第八起。”那月冷静的道:“可以肯定的是,在这座岛上,正有什么魔导犯罪者基于什么目的,对魔族发动了袭击,特别是吸血鬼,而且还是旧世代的强力吸血鬼,貌似就被对方给盯上了。”
  这就是那月接到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