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8 静静来袭的恶意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魔导犯罪者...”
  罗真终于也是皱起了眉头。
  打从之前听到东区的仓库街起火的事情的时候,罗真就已经有所怀疑,那究竟是不是有什么隐情了。
  不管怎么说,旧世代的吸血鬼的能力都已经强大到一定的地步了,居然会连自己的眷兽都无法控制什么的,实在是有些过于难以置信。
  所以,因为旧世代的吸血鬼的眷兽暴走才导致东区仓库街起火,罗真一开始就抱着怀疑的态度。
  现在,罗真才知道,发生的事件并不单单只有那一次,还有接近十件的类似事件在弦神岛里发生着,其真正的原因也不是魔族的力量暴走,而是有人在暗地里对魔族发动着袭击。
  至于袭击的目的是什么,能够联想到的状况实在是太多。
  比如,有单方面敌视魔族的人类做出的不理智行为。
  比如,有外来的攻魔师为了工作在猎杀魔族。
  再比如,有什么失败的企业为了挽回公司的业绩,准备触及什么禁忌的实验,因为实验品的不足,所以不顾一切,不择手段,单方面的对能够成为实验品的魔族出手了。
  这些,都是最常见的袭击魔族的犯罪动机。
  这里终究是魔族特区,种种状况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而目前能够确定的仅有被袭击的魔族都与强大的敌人激战过,进而被击败这样的事情而已。
  “不能锁定犯人吗?”
  罗真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不行。”那月摇了摇头,道:“犯人相当的谨慎,从来不会在比较热闹的街区里发动袭击,而是专门盯上落单的魔族,因此至今为止都没有出现目击者,现场也因为过人的力量在冲突的关系,几乎被毁得一干二净,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唯一可以肯定的事情只有一件。
  “无论是单独犯罪还是集团犯罪,对方都有至少一人是吸血鬼。”
  那月如此说着。
  “虽然周围没有目击者,但旧世代的吸血鬼释放眷兽的场景即便不是在周围,而是隔着遥远的距离都能看得见。”
  别的不说,第四真祖的眷兽就每一匹都有十几公尺高,堪比一栋高大的建筑物。
  旧世代的吸血鬼的眷兽虽然不可能及得上真祖,那也必然拥有着过人的体型,这样的庞然大物被释放出来,不可能没有人看见。
  有鉴于此...
  “有人就曾经看到过,有另外一匹眷兽在和被袭击的吸血鬼释放出来的眷兽战斗着。”
  那月道出了唯一的线索。
  “既然敌人也是眷兽,那对方是吸血鬼的事情就基本可以确定了,除非是像你一样的特例,明明是人类却还在血中饲养着眷兽,这样的人,寻遍世界只怕都找不到第二个了。”
  那月瞥了罗真一眼,说着这样的话。
  罗真只能耸了耸肩。
  “那么,专门袭击魔族的眷兽是什么样的眷兽呢?”
  罗真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而这个问题,那月回答了。
  “具体是什么样的眷兽还很难说。”那月便这般答道:“但是,目击者们一致都这么说了————。”
  ————。
  那就是与众多的魔族战斗,甚至力压旧世代吸血鬼的眷兽,将其打倒的神秘眷兽的部分描述。
  “如果你有发现什么的话,那就立刻告诉我也没关系。”
  那月就不再将罗真当做需要自己保护的弟弟,而是当做一个独立的攻魔师,这样嘱咐着。
  当然,那月也这么说了。
  “你自己也小心一点,对方的身份还不明,而你的身份则已经有所变化,也许对方会冲着你来亦说不定。”
  那月一边如此告诫,一边转过头。
  “还有你,晓古城,最近给我当心点,被可疑的人物给盯上的话记得给我报告。”
  说着,那月用力一挥手中蕾丝扇,一阵不可视的冲击波就狠狠的在客厅的角落里炸裂。
  “好痛...!”
  古城一边从那里跌了出来,一边捂着脑袋的控诉。
  “别动不动就对自己的学生出手啊!那月酱!”
  话音一落,又是一阵不可视的冲击轰在了古城的脑门上,让古城痛嚎着倒了下去。
  “对自己的班主任别用字的称呼!”
  撂下这样的狠话,那月才豁然一个转身,消失在客厅里,不见了踪影。
  想必,那月是针对刚刚发生的事件去做调查了吧?
  “真是辛苦呢,南宫老师,白天的时候做教师,晚上的时候又得做攻魔官,但不管什么时候都保护着自己的学生,有这样的老师真的太好了,你说是不是啊,曜君?”
  凪沙便一边若无其事的扶起还在揉着脑袋的古城,一边向着罗真发出感慨般的询问。
  “那月姐的确很了不起。”
  罗真自然最清楚那月的辛苦,赞同着凪沙的说法。
  “汝也会去吗?”
  阿古罗拉则来到罗真的面前,有些试探性的询问。
  “我去干什么?我又不是国家攻魔官?”罗真失效着摇了摇头,同时也摸了摸阿古罗拉的脑袋,道:“你最近也得小心一点,如果真的有专门袭击强大的吸血鬼的魔导犯罪者,那你可是有很大的几率会被盯上的。”
  毕竟,阿古罗拉同样是吸血鬼,而且还是更甚于旧世代,乃至更甚于纯血的吸血鬼贵族,身为第四真祖的一部分的吸血鬼。
  即便拥有的仅仅是相当于第四真祖十二分之一的力量,阿古罗拉都是能够位于吸血鬼世界顶尖一流的存在。
  因此,小心一点,那是非常有必要的。
  “吾...吾知晓了。”
  阿古罗拉担惊受怕似的点下头。
  一行人就重新聚集在客厅,撇开了沉重的话题,回归原本的日常。
  窗外,贴在玻璃上的飞蛾就一直都在看着这一幕,久久没有停下。
  此时此刻里,众人尚且还不知晓。
  其实,犯人已经盯了上来。
  ............
  “这就是被放养在弦神岛的第十二号的〈焰光夜伯〉吗?”
  在一处不为人知的黑暗里,一名男子沉声嘀咕着。
  那是一个身披圣职者般的法袍,将一头金发剃得像军人一样,左眼嵌着一块眼罩般的金属单边眼镜,身高超过90公分,年龄看上去约为四十岁,但全身却隆起着大块大块的肌肉,拥有着结实的体格的外国男子。
  男子身披的法袍下,隐隐的还能窥视到金属制的铠甲,右手则握着一把金属制的战斧,被其一手提着。
  仔细一看,斧刃上,殷红的鲜血在滴落。
  圣职者就一边提着滴血的战斧的走在昏暗的小巷里,一边拿着一张照片。
  照片上,有着拥有金发以及蓝眼,像妖精一样美丽的少女畏畏缩缩的和朋友一起混在一群学生中的场景。
  除了阿古罗拉以外,还能是谁呢?
  “可悲的人偶,就让我赐予你慈悲吧。”
  圣职者以怜悯和同情的口吻说着这样的话。
  “下一个目标就是她了,我们走吧。”
  闻言,走在圣职者身边的人抬起了头,
  那是一个拥有着及腰的蓝色长直发,眼睛则是淡蓝色,全身都用及膝的斗篷大衣罩着,打着赤脚,非常年幼的少女。
  少女便面无表情的应声。
  “命令领受。”
  少女如此回答着。
  于是,圣职者以及少女一起出发。
  向着绝对不可能碰的目标,迈出了黑暗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