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0 不把我当外人?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这是...?”
  一旁,看着从罗真的鞋柜里一口气涌了出来,噼里啪啦的掉了满地的东西,雪菜直接愣住了。收藏本站
  反倒是罗真,半眯起了眼睛。
  “果然,今天也是这样吗?”
  罗真便一脸见怪不怪的模样。
  仔细一看,从其鞋柜里涌了出来的正是各种各样的信封。
  信封的设计各有不同,但无一例外均都有种极为暧昧和粉红的感觉,甚至很多极其露骨的贴满了爱心。
  看到这里,相信,无论是谁,都会知道这些信封里面装的是什么。
  “情书...吗?”
  雪菜有些顾忌般的这么说着。
  没错,正是情书。
  换言之,有人写了情书给罗真,并放进了他的鞋柜里。
  而且,还不仅仅只有一人。
  “居...居然这么多...”
  雪菜便感到畏缩了起来。
  没办法,实在是出现在眼前的情书太多了,多到都能填满整个鞋柜,从里面涌出来的现在更是直接在地面上堆积成一座小山,只怕没有数百封都有数十封了。
  偏偏,罗真还一副早已习惯的模样。
  “这么满,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塞进去的。”
  罗真就只是一边叹着气,一边将地面上的情书一封一封的捡起来,再从书包里取出一个自备的塑料袋,将信封全部装了进去,然后放进书包里,处理得干干净净。
  看到这里,雪菜就明白了,这绝对不仅仅是只有今天才发生的事情。
  事实上也是如此。
  自从国中一年级开始,罗真就每天都能从自己的鞋柜、衣柜乃至课桌里翻出别人的告白信以及情书,多的时候是数百封,少的时候是数十封,几乎没有一天没收过。
  “学长果然很受欢迎呢。”
  雪菜以一副不知道是该刮目相看还是敬而远之的目光看着罗真。
  对此,罗真根本不以为意。
  “现在已经算是很好的了。”
  罗真由衷的这般开口。
  “等到了情人节的时候你就知道,这种程度,不过是小儿科而已。”
  说到这里,罗真的步伐不由得变得有些沉重,还连连的叹息。
  “学长很讨厌这种状况吗?”
  雪菜跟在罗真的身边,犹豫了一下以后,提出这种问题。
  “也不是说讨厌啦。”罗真摇了摇头,回道:“只是,一直都是这样,而且有时候还会引起预料之外的骚动,那再怎么说还是会让人觉得有点累。”
  “确实,一直这样的话是会累。”雪菜回想起昨天的事情,感同身受似的点着头,却也道:“既然如此,学长为什么还要维持完美形象在外呢?”
  说出这样的话的雪菜想必已经意识到,罗真在外人的面前以及在自己人的面前的表现是完全不同的了吧?
  “如果学长不表现得那么完美,那应该不至于变成这样。”
  雪菜提出自己的见解。
  这是非常正确的。
  要知道,罗真也不仅仅是在彩海学园上过学而已。
  在机巧的世界里,罗真正就读着机巧学院。
  在东京暗鸦的世界里,罗真亦就读着阴阳塾。
  而在这两所学院中,罗真虽然在引人瞩目的程度上绝不逊色于现在,但要说是不是受人欢迎,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那个时候,别的学生对罗真与其说是仰慕和爱慕,不如说是忌惮及畏惧,从未像现在这般,对罗真进行疯狂的追捧。
  这全是因为在另外两所学院里,罗真展现在外的只有过人的实力及才能,令旁人敬而远之,只有在这里,罗真无论在哪个方面的表现都很完美,给人一种亲近感,方才受到仰慕和爱慕,进而演变成现在的状况。
  也就是说,只要罗真不这么做,那就不会遭遇这样的事情。
  或许,别的男生有可能会为了受欢迎而装模作样,表现出一副很完美、很优秀的样子,可雪菜认为,罗真并不是这样的人,相反还相当怕麻烦。
  如此一来,罗真为何要费尽心思伪装自己呢?
  雪菜对此感到不解。
  这样的雪菜并不知道。
  “嘛,虽然各种各样的考量都有,但主要还是两个原因吧。”
  罗真没有多做隐瞒,直接回答。
  “一个原因是我自己,这种尝试接触各种各样的体验和领域的方式可以让我有所精进。”
  罗真所指的自然是〈心眼〉的事情。
  只不过,这方面解释起来的话实在太复杂,因而罗真不准备细说,只是粗略的这么说明而已。
  还有一个原因...
  “还有一个原因则是我的姐姐,南宫那月,你应该认识吧?”
  罗真的这个问题,换来的是雪菜的肯定。
  只要是业界内的攻魔师,那就不可能不知道被誉为魔族杀手的那位魔女,包括初出茅庐的雪菜。
  在雪菜接下这次任务的时候,缘堂缘还特地嘱咐过她,此次任务极有可能与这位魔女产生冲突,让她特别小心,切记不可与其为敌。
  “现在的你的话,就算有〈七式突击降魔机枪〉也不可能战胜那个魔女的。”
  缘堂缘就是这么嘱咐雪菜的,让雪菜一直都铭记于心。
  罗真就在这种状况下提及了那月。
  “我的那位姐姐可是相当严格的啊。”
  罗真有些无奈似的出声。
  “虽然对我很溺爱,但正因为溺爱,所以那月姐不认为我会比任何人差,甚至认为我比任何人都要优秀,因此,无论是魔术还是日常生活的各种礼仪技能,她都希望我能尽量做到最好,证明自己的才能和素养,让人只能仰望。”
  说到这里,罗真为之一笑。
  “为了博得我那位姐姐的欢心,我自然不能让她失望,同时我也想替她争口气,告诉别人,她,南宫那月从外面捡回来,并千辛万苦的养大的孩子,足以令人仰望。”
  此言此语,让雪菜看向罗真的眼神出现了一丝改变。
  “所以,学长才会努力维持完美形象吗?”
  雪菜低声嘀咕似的自言自语。
  “嘛,充其量也就是在外人的面前。”罗真撇了撇嘴,道:“在自己人的面前就免了吧,那样实在太累了。”
  听到这句话,雪菜先是一愣,随即内心微微泛起一丝异样。
  “那...学长现在对我这样...是不把我当外人吗...?”
  雪菜不由得低下头,这样蚊声开口。
  “嗯?你说什么?”
  没有听清雪菜的话的罗真疑惑的询问。
  “没...没什么!”
  雪菜连忙敷衍。
  两人就这么彼此交谈着,并回到各自的教室。
  在那里,两人就无法再继续隐藏了,被各种各样的人狠狠的质问了一番。
  特别是罗真,被浅葱给逮住,结果就不知为何许下众多的不平等条约,答应请她吃饭,最终才平息了这位大小姐的怒火。
  这一天便继续在热闹与吵杂中度过。
  一直,持续到天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