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0 那么多的设定?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这是以前就说过的事情。
  狮子王机关会从世界各地寻来具备天赋的孤儿,将他们培养成可以对付魔族以及完成任务的攻魔师,这绝不单单只是为了帮助无依无靠的孩子,而是为了可以利用他们的力量来达到目的。
  雪菜,便是其中的一人。
  “而就像阿古罗拉从亚斯塔露蒂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一样,你也同样从亚斯塔露蒂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所以你才会不顾一切的冲出去,将眷兽暴走的亚斯塔露蒂给救回来,一路上同样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简直就像是不想特意去注意的伤口被别人给撕开一样。”
  罗真没有怜香惜玉,很是直接的道出雪菜心中的想法。
  “恐怕,你比阿古罗拉还要对亚斯塔露蒂的事情感到在意吧?”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再怎么说,阿古罗拉都已经获得拯救,现在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生活,可以和罗真一起上学,与凪沙一起参加社团活动,还能跟大家一起去吃冰淇淋,没有一天脸上是不存在笑容的。
  反观雪菜,她现在依旧是狮子王机关的道具,用完即丢的道具。
  “狮子王机关将你这么一个还没国中毕业的小丫头送到封印着第四真祖的怪物身边,这就是一个证明啊。”
  罗真无情的揭露着这样的事实。
  如果真的想找个人监视封印着第四真祖的怪物的话,那么,让〈三圣〉那种级别的人来还差不多,只凭一个初出茅庐的攻魔师,就算是狮子王机关的剑巫,持有着〈七式突击降魔机枪〉这种破魔圣枪,那也是极度的危险。
  可狮子王机关还是将雪菜给派了过来。
  罗真就不相信,狮子王机关里没有比雪菜更优秀的攻魔师,更不相信除了雪菜以外,狮子王机关里就没有别人可以使用〈七式突击降魔机枪〉了。
  有鉴于此,狮子王机关是明知这个任务极度危险,依旧将其派了过来,就算雪菜因此丧生,狮子王机关里依旧有着不少替代品,反观〈三圣〉级别的人物,死了可就是一整个狮子王机关的巨大损失。
  而雪菜就对此有着自知之明。
  所以,对于亚斯塔露蒂的遭遇,雪菜产生了过激的反应,同时行为也出现了异常。
  “......学长还真是聪明呢。”
  雪菜张了张嘴巴,似乎想说些什么掩饰的话,可下一秒钟就放弃了。
  “不管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看穿我的身份也好,刚刚与洛坦陵奇亚的歼教师对峙亦是立刻看穿对方的身份也罢,学长明明只比我大一岁,感觉却比资深的攻魔师还专业和聪明,难怪师尊大人那么看重你,一次次的让我小心谨慎。”
  雪菜这么说着,视线却是从罗真的身上移开。
  “你说的没错,我跟亚斯塔露蒂小姐一样,都是以用过即丢为目的培养出来的道具,这件事情我从很久以前就察觉到了,只是我不想承认而已。”
  雪菜终于坦白了这一点。
  作为狮子王机关的剑巫,雪菜年仅十四岁。
  可是,仅仅十四岁而已,雪菜身为剑巫的技能就已经趋于大成,即使不使用〈七式突击降魔机枪〉都能力压高阶魔族而不败,其战斗能力甚至可以媲美高阶的兽人,由此可见其能力之优秀,在狮子王机关的同一代当中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
  拥有着这样的伎俩,成为专为对付魔族而栽培出来的战斗尖兵,雪菜付出了多少努力,受到了多么严苛的培育,一点都不难想象。
  正因如此,雪菜才能不知不觉间察觉到,像自己这样的人,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才被培养出来。
  于是,雪菜就不小心把自己重合在同样被制造成战斗道具的亚丝塔露蒂的身上。
  这些心里话,本来不应该告诉别人知道的。
  更别说,还是告诉一个仅仅认识不到几天,甚至还是自己的监视对象,有可能会成为敌人的存在。
  可雪菜的观察力也很高,几天的相处下来已经明白,拙劣的掩饰以及谎言在眼前这个看似和自己同龄,实则心思极其细腻,头脑极为聪明的学长面前,那是一点用都没有的。
  如此状况下,雪菜像是找到了一个发泄口一般,自暴自弃似的诉说了起来。
  “从以前我就在想,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便会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死去,仅为了给狮子王机关提供一点作用。”
  雪菜僵硬着脸的这么说着。
  “在来到这座岛上,接到监视学长的任务时,我也在想,对手既是有能耐封印第四真祖的人,又不知何时封印便会解开,面对这样的存在,我的监视真的有作用吗?”
  雪菜便认为,自己的末路,估计就在这座岛上。
  要么是被罗真给发现了自己的监视,进而被铲除。
  要么是被解开封印的第四真祖给杀死,曝尸荒野。
  雪菜就抱着这样的觉悟,来到这座岛上。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少女累积了多少的压力,那同样可想而知。
  “看到亚斯塔露蒂小姐的下场以后,我不由得就想了,这是不是就是道具的下场。”
  雪菜垂下眼帘。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究竟是为什么...”
  为什么继续存活下去呢?
  雪菜为此迷惘着。
  然后...
  “嘭!”
  一个暴栗就在雪菜的脑袋上炸裂。
  罗真便狠狠的敲了雪菜的脑门一下,而且还是非常用力的那一种。
  “好痛...!”
  雪菜不由得捂住脑门,后退好几步,眼角都泛泪了。
  “你...你在干什么啊...!?学长!”
  雪菜就怒视向罗真,一副眼泪汪汪的模样。
  对此...
  “我才想问,你把别人当做恐怖的危险分子来看待,究竟是想干什么啊?”
  罗真极其不满的开口。
  “虽然监不监视是你们的问题,但因为来监视我就认为自己九死一生,你把我当做什么暴君还是凶兽吗?”
  说着,罗真还瞥向了雪菜。
  “还有,小小年纪,别给我那么多愁善感,那样只会让人觉得你有中二病而已,真以为自己是二次元的女主角,有那么多的设定啊?”
  这样撇着嘴的罗真便从怀里取出一张照片。
  那是一张被粘好,好像曾经被切成两半的照片。
  正是雪菜仅仅穿着贴身衣物,在宿舍里抱着猫的玩偶,露出幸福的笑容的那张照片。
  “为...为什么这张照片会出现在这里...!?”
  雪菜大惊失色,同时一张俏脸染红了,脸上的自暴自弃全被羞愤和羞怒所取代。
  见状,罗真露出了邪恶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