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9 仅有一人生还?(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彩海学园,后山。
  这里是位于彩海学园后头的一座山丘。
  山丘上,有着一个被绿树环绕的小公园。
  在这个小公园里,可以看到一栋变成废墟的灰色建筑物。
  建筑物的周围,年久失修的中庭、埋没于杂草丛中的花圃以及生锈的三轮车化作废墟的一部分,显得是那么的荒凉。
  “这里就是亚迪拉德修道院吗?”
  背着吉他盒的雪菜抬头望着眼前的建筑物的屋顶。
  在那里,有一个由双蛇相绕着的传令使之杖的浮雕。
  那是在西欧教会中不太会被看到的标志。
  “就是这里吗?”
  拉·芙利亚同样眺望着眼前的建筑物,眼神微微闪烁着。
  罗真自然也在这里,并且一直在观察着拉·芙利亚。
  “听说,这里原本是一座非常小型的教会,专门收养那些孤苦伶仃的孤儿。”
  罗真回想着自己曾经听到过的传言,将这些传言都说了出来。
  “可是,五年前,这里发生过非常严重的事故,住在里面的人几乎都死了,教会也被废弃,生还者据说仅有一人,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在弦神市里造成过不小的轰动。”
  这是当时一直都在传的一个事情。
  这座教会就在彩海学园的后面,罗真入学时那起事故又才发生了一、两年,在这么近的距离发生过这么一起可怕的惨剧,会传得那么开,那几乎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
  甚至,当时还有许多的都市传说围绕着这座教会传开了,有的说这里还聚集着当时死去的孤儿们的灵魂,有的说这里的事故其实是人为的魔导犯罪事件,还有的说是当时被收养的其中一个孩子貌似来历不凡,要么是纯血的吸血鬼,要么是强大的过度适应能力者,因为年幼的关系,无法控制力量,让眷兽或者能力暴走,所以才将这座教会给摧毁,造成了惨剧。
  那个时候,罗真倒也对这件事产生过好奇。
  不过,由于那个时候的罗真还在为了精进自己而钻牛角尖,根本没有理会其余的事情,所以,罗真并没有因为好奇心而过来查探一番。
  直到今天,罗真才第一次来到了这里。
  “仅限一人的生还者...”
  拉·芙利亚这样子喃喃着,紧接着走上前。
  “你要进去吗?”
  雪菜连忙询问。
  “是的,我想进去看看。”
  拉·芙利亚对着雪菜笑了笑,来到门前,在铰链嘎叽作响的声音中,将破损的木制门板给推开。
  下一刻,教会内部的情景便展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一如普通的礼拜堂,这里有着众多的长椅以及坐落在最深处的神像。
  只不过,由于年久失修又被废弃的关系,这里的长椅已经腐朽,而且四处倒塌着,连神像都残缺不全,天花板亦是直接破开不少,令得阳光都从中照射进来,似有一道道光线从天而降一般,倒也颇有些美感。
  罗真一行人便进入到教堂里。
  “果然,这里已经荒废了啊。”
  拉·芙利亚环视四周,最终得出结论,仿佛直到现在才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一样。
  罗真与雪菜同样在环视着周围,并肯定,这里已经彻底的被废弃,不可能再有人居住在这里了。
  “拉·芙利亚想找的人就在这里吗?”
  雪菜有些犹豫的向着拉·芙利亚询问着。
  没办法。
  按照罗真所说,居住在这里的人已经通通都在五年前的事故中丧生,只剩下一个生还者,现在还不知道究竟怎么样了。
  如果拉·芙利亚想找的人就在这里,那么,对方很有可能已经不在了。
  拉·芙利亚会到这里来,或许只是带有一丝希望,希望那个仅剩的生还者就是自己想找的人,并且依旧还在这里。
  现在,这里明显已经不可能再有人居住。
  那么,拉·芙利亚有可能会白跑一趟,甚至受到打击也说不定。
  所以,雪菜的语气多少变得有些犹豫以及小心翼翼。
  这让拉·芙利亚露出了莞尔似的笑容。
  “真是温柔呢,雪菜,你是在担心我吗?”拉·芙利亚既像开心,又像揶揄般的道:“放心,我早就知道这里没有人住了,到这里来仅是为了做最后的确认,并且这里对我来说也不是完全没有关系,所以,多少想看一眼。”
  说到这里,拉·芙利亚突然笑了笑。
  “而且,这里虽然没有人,但并不是完全没有人住喔?”
  这句话,让雪菜不由得为之一怔。
  紧接着...
  “喵!”
  这样一个声音陡然响了起来。
  “什...什么...?”
  听到声音,雪菜立即望了过去,旋即宛如遭到冲击一样,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喵!”
  “喵!”
  “喵!”
  “喵!”
  伴随着一声声的轻叫,破旧的教会里,一个个角落中,一道道黑影开始钻了出来。
  那是猫。
  一只只非常可爱的小猫。
  “~~~~~~!”
  雪菜的脸颊泛上了红晕。
  那是因为兴奋,因为喜爱。
  “猫!有猫耶!是猫喔!学长!”
  雪菜就兴奋的连拽罗真的衣袖。
  “我知道,我有看到。”
  一直都在观察周围的罗真苦笑着,连忙应付着雪菜。
  这个时候,那一只只幼小的猫咪宛如久候母鸟回来的雏鸟一般,朝着罗真等人的方向围了过来,一边围还一边发出叫声。
  “呜哇,好可爱喔,乖乖,乖乖唷...”
  雪菜立即连重要的枪都连同吉他盒一起抛开,蹲下身,抱起一只只的猫咪,笑得满脸幸福。
  那个样子,和平常那既认真又一板一眼的模样相比,简直差了一个天与地。
  “难道雪菜很喜欢猫吗?”
  拉·芙利亚不可思议似的歪起了脑袋。
  “貌似的确是如此。”
  罗真干笑着。
  毕竟,眼前这个满脸幸福的抱着猫咪的少女还曾经不断在半夜的时候偷偷宠溺自己藏起来的猫玩偶,还因此被室友拍下照片。
  所以,说雪菜不喜欢猫,那反倒没有人会相信。
  “是吗?”拉·芙利亚满足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是道:“话说回来,你有发现吗,曜?”
  “啊。”罗真点了点头,注视着雪菜满脸幸福的抱着的猫咪们,这般道:“这些猫虽然都是野猫,但它们身上的毛发却相当干净,而且还很精神,明显不缺食物。”
  这说明了什么?
  “有人在这里照料着它们,是吗?”
  拉·芙利亚如此寻求着意见。
  “没错。”
  罗真直接点下头。
  况且...
  “从刚刚开始,我就一直觉得这里有异常的气息,尤其是那里。”
  罗真转过头,注视向一个方向。
  在那里,有着一副壁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