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7 怎么不可能?(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最终,浅葱并没有辜负罗真的信任,虽以罗真这个月的零用钱作为了代价,却在短短五分钟以后将自己调查得到的魔导士工塑的情报资料全部传到罗真的手机里,让罗真得以得知了很多事情。
  默默的看完手机里的资料以后,罗真才收起手机,什么都没说,亦什么都没做,继续上课,维持着自己的日常生活。
  这样安逸的时间,自然是过得很快的。
  没过多久,便到了午休的时间。
  学生们有的前往学生的餐厅就餐,有的自带便当,在校园里寻找自己中意的位置,享受着午休的悠闲。
  罗真同样如此,以往要么是跟古城、浅葱以及基树一行人前往学生餐厅就餐,要么是自带便当,和凪沙与阿古罗拉一起在中庭吃饭,有时候也会在周围女生们的热情之下盛情难却,和她们一起用餐,小日子倒也算是过得相当滋润。
  不过,自从雪菜转学过来以后,罗真就得陪着她一起,两个人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用餐了。
  “因为是任务。”
  雪菜每次都只会这么说,让罗真很是无奈。
  虽说,有一个可爱的女生在旁边陪自己吃饭,罗真再怎么说也不会抗拒,但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骚动,罗真和雪菜肯定是不能光明正大的一起单独吃饭的,结果就变得每次都得偷偷摸摸的两个人一起找个地方吃饭,那也有点累人。
  “干脆我把你介绍给我的朋友吧。”
  罗真也提过这样的建议。
  只要将雪菜介绍给大家认识,再一起吃饭的话,那就没问题了。
  事实上,雪菜倒也不是没有心动过。
  由于长相出众,又被奉为国中部的公主的关系,男生们想和雪菜认识,却又互相牵制着,导致最终没有一个人有胆量上前,女生们又因为罗真的关系,对曾经炒出绯闻的雪菜又有所顾忌,让雪菜一直都没有交到特别要好的朋友。
  当然,作为同班同学,没什么顾忌的凪沙倒是经常找上雪菜,但由于阿古罗拉对雪菜一直随身携带的〈七式突击降魔机枪〉没什么好感,不是很想接近雪菜,因而也难免会有疏忽雪菜的时候。
  “估计,阿古罗拉是对〈七式突击降魔机枪〉中的核心过于敏感了吧?”
  罗真是这么猜想的。
  阿古罗拉之所以会重现于世,原因就在于操纵了凪沙的原初以破魔圣枪强行破除了她的封印,再将其体内的魔力给一口气夺取,造成了阿古罗拉对这件事产生着潜意识的抗拒。
  而偏偏〈七式突击降魔机枪〉的核心又是同样的破魔圣枪,阿古罗拉因为那件事对其抗拒着、厌恶着,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有鉴于此,雪菜时常也有落单的时候。
  如果将这样的雪菜介绍给古城、浅葱或者基树的话,那固然可以解决问题,但除了雪菜以外的所有人都是高中生,这也让雪菜有所顾忌。
  于是,这件事情就一直拖了下来。
  没办法之下,罗真也唯有继续奉陪雪菜,这段时间的午休一直都和雪菜一起在楼顶庭园里就餐。
  由于中午弦神岛的太阳光实在太猛烈,这里不会有人到来,作为掩人耳目的地方,算是最好的。
  只不过,罗真同样很不喜欢这猛烈的太阳光,可以的话同样不想到这里来午休。
  “只能用魔术来解决了。”
  罗真唯有想出这样的权宜之计。
  幸好〈红翼阵〉的使用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有限制,罗真也不需要过于节省魔力,为了些许方便,稍微开开小差,没有人会反对吧?
  所以,罗真就在拒绝了一路人热情满满的女生们的邀请以后,一个人来到了楼顶庭园。
  这里空无一人。
  “姬柊还没来吗?”
  罗真这么呢喃着,往长椅的方向走去,准备在这里坐下来。
  在这期间,罗真也使用了一些小魔术,既减低了自己身周的气温,又隔绝掉过于猛烈的阳光。
  可是,当罗真准备往长椅上坐下去时...
  “嗯?”
  罗真突然停下了脚步,站在长椅前,定定的凝视着眼前的长椅,一言不发着。
  旋即...
  “诅咒吗?”
  罗真淡淡的这么宣告了。
  是的。
  诅咒。
  眼前的长椅,已经被人施下了诅咒。
  而且,还是一旦坐上去,立即就会转移到自己的身上的诅咒。
  罗真轻而易举的将其识破,并这么宣告了出来。
  就在这个瞬间...
  “嘭————!”
  眼前的长椅陡然炸裂开来,化作无数的碎片,如同子弹一样,向着周围扩散。
  在诅咒被识破的瞬间里,施术者竟是立即改变了术式的构成,让诅咒化作别的咒术,产生了作用。
  炸裂长椅的咒术就让子弹般的碎片暴射向了罗真。
  “嘭嘭嘭嘭嘭...!”
  在一阵激烈的碰撞声中,碎片全部都被一面看不见的壁障给弹开。
  罗真只是依旧拿着便当,站在那里,一动一动的冷静观望。
  而施术者的袭击,现在才准备开始。
  “嗡!”
  被弹开的长椅碎片竟是陡然震颤起来,一片片的停滞在半空中,悬浮在那里,化作了异物。
  什么异物呢?
  “狮子?”
  没错。
  一片片的碎片相继的化作了木制的雄狮,落在地面上,构成了一个狮群,向着罗真发出低吼般的威吓,眼中满是凶光。
  “式神吗?”
  罗真一眼就看穿了狮群的本质。
  施术者居然再一次的改变了术式,让碎片替代了式符,化作一只只的雄狮,生成了式神,将狮群布置在了罗真的面前。
  “吼!”
  “吼!”
  一只只木制的雄狮顿时放声咆哮,从四面八方猛扑而来,将罗真的身影给吞没。
  然而...
  “————曩莫·三曼多·缚日罗赧·悍————”
  伴随着一段简单又快速的咒语响起,一阵火气在罗真的身周被唤醒,化作熊熊的烈焰,有如火蛇一样,盘旋而起。
  正是不动明王小咒。
  火焰便似盘旋而起的两条炎龙,一边卷动,一边将扑向罗真的狮群全部燃烧殆尽。
  就像纸片一样,木制的狮群瞬间被燃烧成飞灰,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仅如此...
  “那边吗?”
  罗真转过头,看向了一栋大楼的天台。
  ............
  “呀!”
  在一声短短的尖叫声,一栋大楼的天台上,手提音乐盒,闭着眼睛的高挑少女发出一声悲鸣。
  少女本来正闭着眼睛,结着印,一直都在集中精神。
  可是,就在刚刚,一团澎湃的火焰在其结印的手上骤然炸裂,令得少女不由得悲鸣出声,并后退了。
  这个现象,少女很清楚是怎么回事。
  “居然追寻到了我的咒力,将术式反弹过来了...!?”
  正是如此。
  少女的一连串袭击,所释放出来的隐晦的咒力,最终被罗真给逮住,寻着咒力的痕迹,将咒术给反弹过来了。
  这若不是咒术造诣远凌驾于施术者的话,绝对办不到。
  正因如此,少女才会动摇。
  因为,少女可是一个极其出色的咒术者。
  远凌驾于其上的咒术者,那除非是〈三圣〉以及缘堂缘级别的存在,否则绝对不可能。
  “怎么可能...!?”
  少女就因此动摇。
  “怎么不可能?”
  其背后,一个讽刺般的声音传来,让少女浑身都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