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 来拍个爽吧!(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啊呜...!”
  被无数的锁链缠住全身,进而被吊在了半空中,煌坂纱矢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难受。
  在那一道道锁链的紧缠之下,煌坂纱矢华那高挑丰满的身体被勒得严严实实,令其背脊不由得挺直,胸前的宏伟反而被挺了出来,彰显出其诱人的身材。
  此情此景,颇令人有些无法直视。
  连身为罪魁祸首的罗真都显得有些尴尬的样子,干咳了一声以后,义正言辞的开口。
  “我不是有意的。”
  这简直就是再苍白不过的解释。
  “放...放开我!你这个变态神子!下流神子!为什么不乖乖的被我给砍死...!?”
  煌坂纱矢华这才发现自己被以多么羞耻的姿势给吊了起来,顿时脸红脖子粗的嚷嚷着,根本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愤怒,只有言行极其的过分。
  可想而知,罗真在对方的心目中究竟是什么样的形象。
  “为什么我要被你砍死啊?”
  罗真就嘴角抽搐着。
  但是,这幅表现,落在煌坂纱矢华的眼中,似乎就变成了没有自觉。
  “你...你还敢说为什么...?”
  煌坂纱矢华极其火大的出声。
  “就是因为你封印了什么第四真祖,害得我的雪菜得来监视你这种人...!”
  听到这句话,罗真彻底的明白了。
  “原来你是因为姬柊啊?”
  从雪菜以及缘堂缘曾经提供过的只言片语来看,煌坂纱矢华似乎很重视雪菜的样子。
  雪菜就说过,煌坂纱矢华一直都对她很好,就像她的亲姐姐一样。
  缘堂缘也提及,偷偷的在半夜爬起来偷拍雪菜照片的人,同样是煌坂纱矢华。
  虽然后者让人觉得有些不敢恭维,但不可否认,眼前这个少女似乎真的很喜欢雪菜,又很重视雪菜。
  因此,这个少女才会这么敌对罗真...吗?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吧?”罗真立即反驳道:“监视的任务明明就是狮子王机关自己安排的,我才不想身边整天有个人跟来跟去,就是因为这样,你们才拿那么重要的魔导知识来跟我谈判,现在又说这种话,这算什么啊?”
  也许,煌坂纱矢华对雪菜来监视罗真的事情感到相当的不满,但不满在哪里,罗真压根都还不清楚呢。
  “我又不会吃人,什么叫做这种人啊?”
  罗真的语气中全是不满。
  可是,这却让煌坂纱矢华挣扎得更加激烈。
  “你就是个会吃人的变态!那么可爱的雪菜一直跟在你身边你一定觉得很幸运吧?觉得很得意吧?我是知道的!你就是以必须拿到雪菜所有的相片作为条件来答应接受监视!所以我柜子里的相册才会消失不见!”
  煌坂纱矢华激动的如此嚷嚷。
  “谁会提出那种条件啊!?还有那本相册消失不见明显不是我的原因好吗!?”
  罗真差点没有喷口水。
  “你还想骗我!”煌坂纱矢华怒视向罗真,大声的道:“我已经威胁过邮寄公司的人了!他们给我看的资料上分明就有将相册送到你家的记录!”
  “所~以~说~那不是我干的!明显就是狮子王机关寄过来的啊!”罗真眼皮直跳的道:“还有,那种程度的小事,你居然跑到邮寄公司去威胁别人,让别人给你看记录,你还算是国家攻魔官吗?”
  “住口!我才不会相信臭男人的话!”煌坂纱矢华一副油水不进的模样,不停的喊道:“今天我就要将我的雪菜从你的手中拯救下来,还要讨回我最宝贵的相册,只要砍死你就行了!”
  看来,这个女人似乎是认真的。
  罗真便捂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边制止青筋从那里暴起来,一边伸出手,打了一个响指。
  缠绕在煌坂纱矢华身上的锁链顿时全部一紧,再次收束了起来。
  “呜...!啊...!好辛苦...!”
  煌坂纱矢华顿时发出苦闷的声音,被勒得喘不过气了。
  拜此所赐,煌坂纱矢华的身材也在锁链的紧缚下变得越来越显眼,线条分明,前突后翘,再加上那听起来十分诱人的苦闷吐息声,要是定力不足,罗真怕是得直接石更了。
  当然,罗真现在也没有那种闲情雅致。
  “总而言之,你就是看不得你家雪菜跑来监视一个臭男人,又因为这个臭男人偷走你宝贵的相册,所以你准备直接砍死他,对吗?”
  罗真呵呵笑着,笑得极为空洞。
  “真不愧是狮子王机关的舞威媛,专门负责暗杀和诅咒的专家,还以为到这种时代,就算是舞威媛也不会再动不动就喊打喊杀,但你似乎是个例外,难怪狮子王机关会看中你,你的确有这方面的才能啊。”
  “不过...”
  这么说着,罗真扫了煌坂纱矢华的全身一眼,突然邪恶的笑了起来。
  “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还不至于要反杀回去,可你既然那么喜欢照片,不如就让我将你现在的样子拍下来,拿回去给姬柊好好看看好了。”
  说完,罗真从口袋里取出了手机。
  见状,煌坂纱矢华终于是面色大变。
  “住...住手!你这个恶魔!下流胚!”
  煌坂纱矢华似乎真的害怕了,骂声开始变得有些色厉内荏了起来。
  想必,如果罗真真的将她现在的样子拍下来,拿去给雪菜看的话,那绝对是对她来说比死还难受的事情吧?
  可惜,罗真并没有在开玩笑。
  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被咒杀,还被砍,最后还被这么狠的狂骂一通,哪怕是佛都有火了。
  而罗真不是佛,倒不如说本来心态就比较倾向于一个孩子,既然如此,有仇必报就是理所当然。
  因此,罗真不但准备拍照,还准备吓吓煌坂纱矢华。
  “既然你说我是下流胚,那干脆让我把你的衣服全部脱光,来拍个爽吧!”
  罗真吐出这样的话,并伸出手,准备往煌坂纱矢华的身上摸去。
  这下子,煌坂纱矢华真的慌了。
  “不行!不要!别碰我!”
  煌坂纱矢华的声音开始带上恐惧和恐慌。
  “我...我可是狮子王机关的舞威媛!最擅长诅咒和暗杀!你要是乱碰我的话!小心被我施咒!到时候你会死得很难看的!”
  煌坂纱矢华就这么叫着。
  这倒不假。
  至少,罗真就在煌坂纱矢华的身上发现了数种诅咒,有昏迷、力竭、衰弱乃至腐坏等等,触碰到这个少女,绝对比触碰到最猛烈的剧毒还恐怖。
  只不过...
  “以我的能力,这种程度的诅咒随手就能解除了,更别说,区区诅咒根本影响不了我。”
  有玉兔护体,谁能诅咒得了罗真?
  连神都不行。
  于是,罗真的手,终于触碰到了煌坂纱矢华。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煌坂纱矢华发出至今为止最大的悲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