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 想干什么呢?(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很久很久以后...
  “呜...呜呜...”
  煌坂纱矢华已经不再被锁链给吊在半空,而是遭到解放,落在地面上,像个无助的小孩子一般的抱着自己的身体,伤心的缀泣着。
  “下流胚...禽兽...变态...”
  煌坂纱矢华便一边缀泣,一边还在满是不甘心的唾骂着。
  而在煌坂纱矢华的身前,罗真正一脸清爽的站在天台的边缘,眺望着远方,一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的模样。
  “没想到,这个世界居然这么宽广,以前的我真是坐井观天了啊。”
  罗真满足的这么嘀咕着。
  想必,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事情,应该会被隐瞒在黑暗中,不被人所知吧?
  但是,每当想起今天的事情,无论多少次,罗真都必须说。
  “我没有做什么禽兽的事情,不过是打开了奇怪的开关而已。”
  就是这么回事。
  所以,别想歪,罗真和煌坂纱矢华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男女之间的事情。
  不过,除此之外的事情嘛......那就真的如同字面上所说的那样,做了一个爽了。
  罗真就转过身来,重新看向了煌坂纱矢华。
  “那么,我就先回去了,如果不想今天的事情暴露给你最爱的雪菜知道的话,那你以后做事可得理智一点,否则,我可不敢保证没有下一次喔?”
  罗真就像一个吃干抹净的男人一样,对煌坂纱矢华失去了所有的兴致一般,抛下这句话以后,调动魔力,准备使用空间制御魔术离开了。
  “等...等一下!你个禽兽!”
  煌坂纱矢华这才艰难挣扎着起身,一边眼角还挂着泪,一边颤抖着握紧银色的巨剑,指向罗真。
  “你以为做出那种事情以后还能被原谅吗?我绝对不会让你这样的变态再去接近雪菜...!”
  煌坂纱矢华便一副准备壮烈牺牲的样子。
  “哈?”
  然而,罗真却是转过视线,注视向煌坂纱矢华,眼神一下子变得可怕起来。
  “咿...!”
  这让煌坂纱矢华有如被唤醒什么心理创伤一般,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不仅是握剑的手而已,连全身都颤抖起来,甚至不进反退,一副恨不得离罗真远一点的模样。
  由此可见,罗真刚刚是真的对这个女人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在这样的情况下...
  “放心,那种事情我只会在你身上做,在别人的面前,我可是很绅士的。”
  罗真如此主张着。
  另外...
  “倒是你。”罗真打量了煌坂纱矢华一眼,眯起眼睛的道:“你该不会其实...”
  罗真就好像看穿了什么。
  不,不是好像。
  根据刚刚煌坂纱矢华的反应,罗真就可以肯定。
  肯定煌坂纱矢华心中的秘密。
  这让煌坂纱矢华咬住了嘴唇,瞪向了罗真,表情显得是那么的苦大仇深。
  罗真的眼眸顿时微微闪烁而起,紧接着再次如同失去兴致似的开口。
  “算了,那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只希望你学会点教训,别再有下次了。”
  留下这样的话,罗真这次真的准备离开了。
  只是...
  “等...等等!”
  煌坂纱矢华再次叫住了罗真。
  只不过,这一次,还没等罗真做出反应,一道破空声就逼近了他。
  罗真顿时伸出手,接住了那道破空声。
  下一秒钟,罗真看到了手中的事物。
  “信?”
  是的。
  出现在罗真手中的正是一封信。
  一封用烫金的华丽信封和银色的封蜡封住了口的信。
  罗真看到了这封信上的封蜡。
  那是一道仿照蛇与剑刻出来的图徽。
  “蛇?”
  罗真仿佛想到了什么了。
  这个时候,煌坂纱矢华那咬牙切齿般的声音才传入罗真的耳中。
  “那是邀请函,来自奥尔迪亚鲁公的邀请函。”
  这样的一句话,证实了罗真的想法。
  之前,拉·芙利亚也说过,迪米托里叶·瓦特拉不但来到了这座岛,而且还准备举办舞会,宴请其想招待的贵客。
  现在,那个舞会的邀请函就送到了罗真的手中。
  经由身为狮子王机关的舞威媛之手。
  “原来如此。”
  罗真自言自语似的出声。
  “作为允许来访弦神岛的条件,狮子王机关就在迪米托里叶·瓦特拉的身边安排了监视者,而那个监视者就是你吗?”
  这种政治立场上的安排,罗真一眼就看了出来。
  毕竟,对方乃是战王领域的贵族,纯血的吸血鬼,而且还是吞噬了两名第三世代的长老,被誉为最接近真祖的怪物。
  那种怪物,若是有意的话,必定能够将这座弦神岛给击沉。
  拥有如此力量之人来访,政府方面自然不可能不担心,在其身边安插监视者,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而煌坂纱矢华就是迪米托里叶·瓦特拉的监视者。
  现在,煌坂纱矢华便代表迪米托里叶·瓦特拉,将邀请函送到了罗真的手中。
  也就是说...
  “来送邀请函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对我出手只不过是你的独断吧?”
  罗真把玩着手上的邀请函,一脸的若无其事。
  而这自然让煌坂纱矢华更是气愤。
  “你给我记住!南宫曜日!”
  煌坂纱矢华便指向罗真,大声的喊着。
  “今天的帐,迟早有一天我会跟你算的,你给我等着吧!”
  说完,煌坂纱矢华一个纵身,竟是直接从天台上跳了下去。
  罗真没有阻止煌坂纱矢华。
  现在,罗真的心思,已经完全被手中的邀请函给吸引。
  “舞会...吗?”
  罗真如此喃喃着。
  就像拉·芙利亚所说的那样,迪米托里叶·瓦特拉邀请了自己。
  自己,即将与这个世界上最接近巅峰的存在接触。
  对方虽一度败在第四真祖的数匹眷兽之下,却也很有可能是除了第四真祖以外,罗真在这个世界上见到的最强之人。
  而对方的这番邀请,不管怎么看,都不可能只是想见罗真一面而已。
  “这位最接近真祖的存在究竟想干什么呢?”
  罗真不知道。
  罗真只知道。
  “也许,那月姐的担忧是对的。”
  罗真就有种感觉。
  感觉自己将要被麻烦的人物给缠上了。
  按照那月的说法,无论如何,罗真都需要注意一点,小心一点了。
  但是...
  “这样也好。”
  罗真不仅没有感到担忧,反而兴致勃勃的笑了起来。
  “或许,我能在他的身上尝试我新获得的力量。”
  罗真竟是如此期待着。
  于是,罗真离开了这里,回到了彩海学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