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 第一次的对峙!(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纱矢华?真的是纱矢华吗?”
  被煌坂纱矢华这么一把抱住,感受到对方熟悉的体温与气味,雪菜终于是反应过来了,一副又惊又喜的模样。
  “真的是我!真的是我喔!雪菜!”
  而如果说雪菜是惊喜的话,那煌坂纱矢华就是感动加激动了。
  这个少女似乎真的很喜欢雪菜的样子,不仅紧紧的抱着雪菜,脸上还浮现出幸福的表情,一边蹭着雪菜的脸颊,一边一双手竟是不顾大庭广众的在雪菜的身上乱摸,让雪菜的惊喜变成惊呼。
  “那...那个...纱矢华...?这样有点难为情,可以先放开我吗?”
  雪菜开始有点挣扎起来。
  可煌坂纱矢华不但没有松手,还越抱越紧。
  “不要不要不要!我才不要放开雪菜!只有雪菜才能抚慰我受伤的心灵啦!”
  煌坂纱矢华便极其委屈的出声。
  “你是不知道,为了你,我被那边那个变...”
  煌坂纱矢华就这么指向罗真的方向,刚想做出什么指责与发言,却是被罗真的一个眼神制止了。
  “请问我怎么了吗?煌坂小姐?”
  罗真笑吟吟的看向煌坂纱矢华,眼神却变得有些危险起来。
  “呜...!”
  看着罗真那危险至极的眼神,煌坂纱矢华有如回想起白天的事情一样,浑身一抖,俏脸一白,再也说不出半句话。
  “纱矢华?”
  被煌坂纱矢华给抱着的雪菜还一脸不明所以,对煌坂纱矢华那瑟瑟发抖的模样感到了讶异。
  “看来,似乎有很有趣的事情发生过的样子呢。”
  唯独拉·芙利亚,宛若感觉到什么有趣的事情正在发生一样,投来兴致勃勃的眼神。
  而这个时候,罗真却是与瓦特拉的目光对上了。
  “————”
  周围顿时变得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看着正在彼此对视着的罗真与瓦特拉,连呼吸都直接屏住了。
  虽然,罗真的表情依旧是那么的从容,瓦特拉亦从始至终都带着优雅的笑容,可两人之间弥漫而起的却是剑拔弩张般的气氛。
  那也是当然的。
  因为,仅此瞬间,两人就都感受到了对方的威胁。
  罗真是能够感受到从瓦特拉那高挑纤细的身体里,一股宛如深渊沼泽般可怕,似无底洞一样的魔力在涌动着。
  那股魔力,虽不如原初那般,足以凌驾于龙脉之上,堪称无穷无尽,却也几乎可以说是如海洋般浩瀚。
  相信,仅凭瓦特拉一人,其魔力便足以媲美一些优秀的灵脉及灵泉了吧?
  这种等级的魔力,就罗真所知,仅有原初以及所罗门能够胜出一筹,除此之外,谁都及不上他。
  与此同时,罗真血液中的眷兽亦是有些亢奋,不停的向罗真传来想出来大闹一场的意志。
  看来,这些曾经与瓦特拉接触过的眷兽认同眼前这个吸血鬼贵族是值得一战之人,方才会如此兴奋了。
  而罗真是如此,瓦特拉的感觉就更强烈了。
  从罗真的身上,瓦特拉并没有感觉到多么强大的魔力,更没有感觉到多么可怕的力量,甚至连一丝特异性都感觉不到,仿佛站在自己眼前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非常的一般。
  但是,站在罗真的面前,瓦特拉的本能却是不停的发出警兆,甚至是哀嚎了起来,似眼前之人有多么可怕一般,或者其体内隐藏着极其恐怖的怪物一样,让瓦特拉浑身的血都在沸腾。
  同时,寄宿在瓦特拉血中的眷兽同样产生了反应。
  只是,它们不是像罗真的眷兽那般亢奋,想出来大闹一场,而是如遭大敌般的变得阴冷、嗜杀并充满敌意。
  瓦特拉就和罗真一样,血内寄宿着九匹眷兽。
  能够操纵两位数的眷兽的吸血鬼,在所有的吸血鬼当中都仅有三人,既三大最古老、最强大的真祖。
  换言之,能够拥有九匹眷兽,已经是可以站在真祖以下最巅峰的位置上了。
  可眷兽的力量并不是平等的,有的强,有的弱,有的堪比最先进的战车和武装直升机,有的却堪比大自然的天灾,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第四真祖的眷兽虽仅有十二匹,却被誉为最强的吸血鬼,其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其十二匹眷兽立于所有眷兽的巅峰,乃是最强的十二匹眷兽。
  因此,两人血内的眷兽虽然都是九匹,可罗真的眷兽表现出来的是值得一战的兴奋,瓦特拉的眷兽表现出来的却是如遭大敌般的谨慎,孰强孰弱,再次一目了然。
  当然,现在的罗真并没有解开封咒,更没有释放秘咒,连〈红翼阵〉都没有使用,处于常态之下,其魔力不足以让九匹眷兽发挥出天灾等级的力量,充其量就是战术级程度的实力而已。
  正因如此,瓦特拉虽感受到了威胁,却没有感受到恐怖,甚至还不知道罗真的血中寄宿有第四真祖的眷兽,只知道自己血中的眷兽在警戒着眼前之人。
  而这就让瓦特拉笑了。
  笑得非常的开心。
  “原来如此。”
  瓦特拉直视着罗真,很是愉快的出声。
  “贵公能够封印第四真祖于体内,看来并不是因为侥幸,而是确实有实力。”
  瓦特拉终于确认了这一点。
  即使听到了传闻,即使自己的随从在一个照面之下便吃了罗真的下马威,瓦特拉最终还是通过自己的眼睛,确认了罗真的能力。
  “我就说,曜并不会让你失望吧,奥尔迪亚鲁公。”
  拉·芙利亚在一旁嫣然笑着。
  “真是抱歉,因为我无论如何都想亲眼确认一下呢。”
  瓦特拉摊了摊手,目光却依旧没有离开罗真,笑得越来越愉快。
  可瓦特拉笑得越愉快,其身上就越是散发出一种危险的感觉。
  这让雪菜忍不住想上前,却是被纱矢华给拉住,摇了摇头,示意暂时观望。
  罗真就抬起眼帘,对向了瓦特拉。
  “我也是久仰大名了呢,奥尔迪亚鲁公。”罗真笑了笑,道:“过去,家姐还曾经受过你的委托,前往戈佐的魔族特区去清扫〈黑死皇派〉的残党吧?”
  “哦?那个时候的事情吗?”瓦特拉笑容不减,这般道:“那时还真是多亏了〈空隙的魔女〉的帮助,毕竟我对弱小的残党没什么兴趣,在杀掉〈黑死皇〉以后,我对〈黑死皇派〉就不再执着了,委托给那个魔族杀手倒也正好。”
  这番话,还没等来罗真的回应,一旁的拉·芙利亚就介入了。
  “真是这样吗?”拉·芙利亚便冷不伶仃的笑道:“但据我所知,那个〈黑死皇派〉似乎还有残党,甚至推举了新的兽人作为首领,准备到弦神岛做些什么,而你似乎跟对方有所接触的样子?”
  拉·芙利亚竟是说出了这样的话。
  但瓦特拉却不以为然。
  “啊,你说那个啊。”瓦特拉倒是点头承认道:“的确,在来弦神岛之前,我和〈黑死皇派〉的人接触过了。”
  只不过...
  “最后,我还是将他们全都杀掉了呢。”
  瓦特拉以极其自然的口吻说出来的话,让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冰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