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 你们接下来没空(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杀了?”
  罗真看向了瓦特拉。
  “......”
  拉·芙利亚亦是凝起目光,定定的看向瓦特拉的方向。
  显然,拉·芙利亚并没有接到这部分的情报。
  拉·芙利亚只知道这样的情报。
  “失去〈黑死皇〉以及〈死皇弟〉以后的〈黑死皇派〉虽然已经不足为虑,流落在外的也仅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再也翻不起什么浪,但听说,为了重振〈黑死皇派〉的大义,他们不仅推举了新的兽人作为首领,还寻到了天部开发的古代兵器,只是他们好像并不能操纵古代兵器,所以准备寻求你的帮助。”
  拉·芙利亚像是在牵制瓦特拉一样,抛出这样的话语。
  “虽说,你是导致〈黑死皇派〉分崩离析的罪魁祸首,因为〈黑死皇〉就是死在你的手中,可正因为如此,他们对你非常的了解,知道如果是你的话,那一定会对天部开发的古代兵器产生兴趣,最后有极大的可能协助他们。”
  正是如此。
  若是瓦特拉的话,知道有天部开发的古代兵器即将复活,那一定不介意推上一把,让〈黑死皇派〉任意妄为,最后带着古代兵器来对付自己,好好的激战一场吧?
  残留在〈黑死皇派〉里的兽人们就明白着这一点,因而与瓦特拉进行了接触。
  拉·芙利亚就掌握着这方面的情报。
  但是,就算是拉·芙利亚也没有想到,瓦特拉居然会将他们给全杀了。
  “这可不符合你的个性啊,奥尔迪亚鲁公。”
  拉·芙利亚带着笑容的这么说着,言语间的质问及怀疑却是一眼便能看出。
  对此...
  “的确,对于天部开发的古代兵器,我多少是有些兴趣,如果他们只是想复活古代兵器的话,那我也不介意稍微帮上一把,那样肯定很有趣吧?”
  瓦特拉一点都不否认自己的危险想法,却不无遗憾似的出声。
  “可惜,对于〈黑死皇派〉的人来说,与他们有仇的人不仅仅是杀死〈黑死皇〉的我而已,还有让〈死皇弟〉栽跟头的另一个人啊。”
  这么说着,瓦特拉注视向了罗真了。
  这让罗真眉头微微一挑。
  这件事情,罗真自然没有忘记。
  差不多四年前,在戈佐的魔族特区里,外号〈死皇弟〉的高阶兽人的确是栽在了罗真的手中。
  换言之,在〈黑死皇派〉的人眼中,导致其组织分崩离析的人,并不仅仅只有瓦特拉,还有罗真。
  所以...
  “原来如此。”罗真淡淡的道:“他们首先想用古代兵器对付的人不是你,而是我吗?”
  “没错。”瓦特拉极为干脆的承认道:“毕竟我曾经败在了第四真祖的眷兽手中,而你则将那样的第四真祖本身都给封印,如果古代兵器能够在你的身上产生作用,那就一定也可以用来对付我,带着这种想法,他们才来接触了我。”
  瓦特拉就看穿了〈黑死皇派〉的这些如意算盘。
  有鉴于此...
  “我就将他们全杀了。”
  瓦特拉直视着罗真的笑着。
  “再怎么说也不能让那些愚蠢之人冒犯我等敬爱的神子呢。”
  这就是瓦特拉下杀手的理由。
  也就是这么说吧?
  比起什么天部开发的古代兵器,瓦特拉对罗真更有兴趣。
  倒不如说,若是提及天部开发的兵器的话,被誉为弑神兵器的第四真祖同样是出自于他们之手,甚至还有三大真祖参加了这个人工制作真祖的计划。
  既然都是兵器,所谓的古代兵器又怎么可能比弑神兵器更强呢?
  罗真就将这样的弑神兵器封印在了自己的体内,再加上之前对上第四真祖的眷兽时吃下的败仗,瓦特拉自然对罗真更感兴趣了。
  这样的瓦特拉就不允许别人抢走自己的猎物。
  于是,瓦特拉才对〈黑死皇派〉动手。
  这才是瓦特拉下杀手的真正理由。
  “你不会怪罪我抢走你的工作吧?”
  瓦特拉便对着罗真毫无敌意的微笑。
  那个微笑,让雪菜都绷紧了身体,煌坂纱矢华亦是沉下了脸,连拉·芙利亚都眼眸闪烁,沉默了下来。
  至于罗真...
  “当然不会。”罗真完全没有半分的动容,只是耸了耸肩,道:“你能帮我赶走碍眼的苍蝇,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这倒是实话。
  罗真可没什么兴趣去奉陪一群兽人至上主义的恐怖分子玩人机大战,那什么古代兵器,他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能够别来碍眼,罗真是求之不得。
  “那就好。”
  瓦特拉面不改色,言语间却透露出一丝丝的异样。
  想必,瓦特拉会故意说出这番话,不是为了邀功,更不是为了澄清什么,只是为了挑衅罗真而已吧?
  如果罗真能为此向瓦特拉兴师问罪,那瓦特拉一定会开开心心的将结果导向战斗,如愿以偿的和罗真来上一场死斗。
  现在,罗真不打算进行追究,反而有点扫了瓦特拉的兴。
  但瓦特拉并没有打算就此放弃。
  “话说回来,我一直都对封印第四真祖的本领感到很好奇。”
  瓦特拉的身上开始散发出真正的危险来。
  “不知道可不可以让我见识一下呢?”
  “我等敬爱的〈原初的神子〉啊。”
  瓦特拉,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斗争心,向罗真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
  “......!”
  雪菜和煌坂纱矢华的脸色亦是跟着一起变了。
  因为,最坏的状况,终究还是发生了。
  瓦特拉准备挑战罗真。
  眼前正在发生的就是这样的事情。
  而连雪菜和煌坂纱矢华能够料想到这个状况的话,拉·芙利亚就更不用说了。
  只是,和雪菜与煌坂纱矢华不同,拉·芙利亚不但没有想阻止,反而添上一把油。
  “就算是奥尔迪亚鲁公,想对付曜的话,多少还是嫌有点不自量力了。”拉·芙利亚状似好心般的对着罗真道:“何不在这里展现实力,震慑一下宵小呢,曜。”
  拉·芙利亚竟是做出这样的主张。
  这让瓦特拉身后的特毕亚斯和吉拉的面色反倒变了起来,当场就想上前。
  瓦特拉抬起一只手,制止了自己的两个下属贵族。
  其目光,径直的盯着罗真,内里开始涌现斗志、战意以及无止境的狂气。
  显然,无论过程如何,只要能够和罗真打上一场,瓦特拉都无所谓。
  拉·芙利亚的火上浇油,对于瓦特拉而言,反倒是求之不得。
  可惜...
  “我倒是不介意奉陪一下你们。”
  罗真若无其事似的开口了。
  “只是,我怕你们接下来没空。”
  此言此语,让众人纷纷都为之一怔。
  没空?
  这是什么意思?
  当所有人都这么疑惑着的时候...
  “嘭————!”
  惊人的爆炸在大厅里豁然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