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7 怎么处置你?(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Kyriiiiiiiiiiiii————!”
  游轮的派对会场里,被一道道白色的锁链给紧紧的束缚住,缠住了全身,直接固定在那里的叶濑夏音拼命的挣扎着,让尖锐的嘶鸣一直响彻。
  其身上,璀璨的神气一直都在翻涌,却是被锁链上不停的流动而来的神气给抵消。
  在这样的情况下,叶濑夏音的挣扎只能掀起一阵阵锁链的清脆振动声,却无法将其挣脱。
  这让叶濑夏音身后三对羽翼上的一只只眼球亦是跟着怒睁,似乎想做些什么,可很快就有锁链缠上了这三对羽翼,将一片片的羽翼都给紧紧的缠住,再也动弹不得分毫。
  叶濑夏音就这么直接被囚禁了起来,挣脱不得。
  这就意味着叶濑夏音只能束手就擒,已经彻底败北了。
  “怎么会...怎么会...”
  看着这样的场景,叶濑贤生已经完全动摇了起来。
  “夏音离升华仅仅只有一步之遥了,再过不久的话一定能够晋升为高次元的存在,成为真真正正的天使,为什么还会输给区区人类...!?”
  叶濑贤生就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拥有着可以破魔的神气,又有着绝对无敌的属性,这样的存在,别说是人类,就是真正立于世界顶端的三大真祖都不一定能够奈何得了。
  事实上,被誉为最接近真祖的存在,瓦特拉就完全奈何不了叶濑夏音,这就已经是一个证明。
  如果刚刚瓦特拉继续就那样和叶濑夏音激战,那么,等到叶濑夏音蕴含神气的攻击命中他,他就基本玩完了。
  当然,瓦特拉也有可能到最后找到攻克超次元薄膜的方法,进而攻击到叶濑夏音,如此的话,就是瓦特拉的胜利。
  换句话说,双方究竟谁胜谁负,其实也很难说。
  但不可否认,只要没有对付超次元薄膜的方法的话,那就算是真祖来了,都只能被动承受攻击,最后被破魔的神气蒸发身体,一命呜呼而已。
  可罗真作为一介人类,却是不仅能够像天使一样,自由自在的操纵神气,还能在特殊的条件下连接次元,将自己的攻击送往高次元。
  “这就是〈原初的神子〉吗...!?”
  叶濑贤生手中那用于控制叶濑夏音的遥控器终于从其手中滑落。
  而叶濑贤生的两个同伴则激动了起来。
  “这跟一开始说好的不一样啊!喂!”
  女吸血鬼就焦躁无比的叫了起来。
  “不是说模造天使是无敌的吗?这不是立刻就输了吗?混蛋!”
  男兽人亦是愤怒了起来,直接将叶濑贤生的衣领提住,冲着他怒吼着。
  这两人都是魔导士工塑雇佣的魔族,为了让魔导士工塑可以得到名为模造天使的最强兵器,此前已经付出了不少的代价。
  毕竟,又是得提供叶濑贤生的研究资金与资源,又是得提供〈模造天使〉的仪式场地,这些代价可都不小。
  结果,模造天使就这么败下阵来,让这些人怎么能够接受呢?
  当然,这些人的愿望为何,跟别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啪!”
  一个击掌声就极其突兀的响了起来。
  “磅————!”
  一股冲击波无声无息的炸裂。
  “呜...!”
  “啊...!”
  “咕...!”
  叶濑贤生、女吸血鬼以及男兽人均都被突如其来的冲击波给轰了一个正着,纷纷都在一声哀鸣当中,从半空中被炸飞,掉落了下去。
  没过多久,三人也全部都跌进了游轮的派对会场里,纷纷滚落在地。
  “咳...咳咳...”
  叶濑贤生既不是吸血鬼,亦不是兽人,虽然懂得高超的魔导技术,自身却仅仅是普通人的体质而已,这一轰一摔,令得这个男人直接咳出了几口血来,痛苦不已。
  可是...
  “比起你女儿受的罪,这点罪已经算是很轻的了。”
  一只脚直接踩在了叶濑贤生的后背上,将其硬生生的跺向地面,并发出冷淡的话语,传入叶濑贤生的耳中。
  叶濑贤生这才发现,在自己的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你知道吗?”
  罗真就伸出一只脚,踩着叶濑贤生的后背,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不断咳血的男人,不仅没有半分的怜悯,还极为漠然的出声。
  “我最讨厌的就是像你这样,为了所谓的研究,可以将人类都随便摆上试验台的渣宰,上一个这么做的家伙就已经被我粉身碎骨,直接扔到虚无的空间里去了。”
  罗真便往自己的脚上施力。
  “所以,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好呢?”
  罗真的声音中就充满着似笑非笑的情绪,内里的冷冽与无情却令人心中发颤。
  “......”
  叶濑贤生只能咬着牙,感受着不停在自己的后背上施加力道,像是准备将自己的内脏都被踩出来的脚,一会以后,终于像是放弃了一样,闭上了眼睛。
  这代表着叶濑贤生已经准备接受任何的报应。
  罗真就看着这样的叶濑贤生,举起一只手,将天空中咆哮着的巨龙给唤了下来。
  相信,只要罗真一个念头,巨龙就能一口龙息,将叶濑贤生给焚烧殆尽。
  而罗真也确实准备这么做。
  但就在这之前...
  “等一下,曜。”
  有人制止了罗真。
  “能将他交给我处置吗?”
  拉·芙利亚缓缓的上前,来到罗真的面前。
  不仅是拉·芙利亚而已,其余人亦纷纷都跟着一起过来了。
  “交给你处置?”
  罗真看向了拉·芙利亚。
  “是的。”拉·芙利亚颇为真诚的看向罗真,有些复杂似的道:“这个男人既是我等阿尔迪基亚的前宫廷魔导技师,又对皇室血脉出手,所以必须接受判决才行。”
  闻言,罗真皱起了眉头。
  看着这样的罗真,拉·芙利亚微微苦笑,紧接着凑到罗真的耳边,说了一些什么。
  罗真顿时哑然似的沉默了下来。
  “......算了。”
  下一刻,罗真极其不爽似的松开了脚。
  “随便你们吧,反正我就是多管闲事而已。”
  留下这样的话,罗真像是对叶濑贤生失去兴趣一样,向着叶濑夏音的方向走去。
  其余人亦是都互相对视着,跟上了罗真。
  “吼————!”
  降在游轮上方的巨龙放声咆哮,紧接着也如同海市蜃楼般,身形摇曳了起来,最后消失不见。
  现场,只剩下拉·芙利亚与叶濑贤生。
  “是你输了,贤生。”
  拉·芙利亚看着趴在地面上的叶濑贤生,叹息般的如此说着。
  叶濑贤生沉默不语,只是凝视着不断挣扎的叶濑夏音的方向,最终,有如失去力气一般,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