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 真的不怕死?(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事件,悄悄的落下了幕布。
  叶濑贤生承认了自己的失败,不再做任何的抵抗,任由拉·芙利亚发落。
  叶濑贤生的两个同伴逮住机会想逃跑,甚至还想袭击拉·芙利亚,将拉·芙利亚当做人质,却被凭借吸血鬼的再生能力恢复过来的特毕亚斯和吉拉报了一箭之仇,非常干脆利落的当场击败,乃至击杀,告诉了别人,两人的实力的确是毋庸置疑的直逼第三世代的长老,若不是因为被偷袭,绝对不会被区区一介女流的吸血鬼和不知来历的兽人给打伤。
  至于叶濑夏音,自然也在罗真的介入下,顺利获得了拯救。
  拉·芙利亚不仅擒住了叶濑贤生,还接纳了叶濑夏音,声称会处理好他们之间的事情。
  针对叶濑贤生将皇室之人进行实验及改造的事情,以及叶濑夏音身为皇室的私生女的问题,相信,拉·芙利亚一定需要好好处理,最后得出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吧?
  事后,雪菜也向罗真问过。
  “拉·芙利亚对你说了什么才让你愿意放弃处置叶濑贤生呢?”
  雪菜就问了这个问题。
  而罗真也回答了。
  “叶濑贤生的妹妹,其实就是叶濑夏音的母亲。”
  这就是拉·芙利亚对罗真所说的话。
  也就是说...
  “叶濑同学和叶濑贤生真的有血缘关系?”
  雪菜极其愕然。
  “没错。”罗真很不爽的道:“本人也不是对她完全没有感情,只是为了自己的研究才改造了她。”
  这一点,从叶濑夏音败北时,叶濑贤生的表现就能够看得出来。
  当时,叶濑贤生在第一时间里表现出来的不是对自己精心制作出来的模造天使的败北感到的懊恼、难过和愤怒,而是对叶濑夏音受伤时的着急、焦虑乃至惊恐。
  这代表着叶濑贤生对叶濑夏音还是有感情的。
  虽然,罗真完全不能理解,既然有感情,这个家伙为何要将叶濑夏音改造成天使,连拉·芙利亚都对此完全不明所以,只是说了一句。
  “就让我来解决吧。”
  拉·芙利亚就准备连这方面的问题都一次性向叶濑贤生追究清楚的样子。
  有鉴于此,罗真才将叶濑贤生交给拉·芙利亚处置。
  “希望最后的结果是好的吧。”
  罗真只能如此表示,让雪菜亦是默默的点头了。
  没过多久,拉·芙利亚成功的联系上了〈圣环骑士团〉的人,将他们召上了游轮。
  因为叶濑贤生只想让叶濑夏音和强敌激战,令灵能中枢全速运作,升华为天使,晋升到高次元的关系,其本人对骑士团并没有执着,更不想遭到他们的妨碍,所以就花了一点时间,准备空间转移的术式,将〈圣环骑士团〉的人给神不知鬼不觉的抛到弦神岛的另一端,使他们无法介入。
  由此可见,叶濑贤生的技术的确不俗,不仅能实现〈模造天使〉的仪式,还能使用那么大规模的空间转移术式,虽不像罗真那般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需要经过不少准备,但也足以说明其能力之高,能成为阿尔迪基亚的宫廷魔导技师,并不是一个偶然。
  如今,骑士团的人就赶了回来,按照拉·芙利亚的命令,押送叶濑贤生,亦带叶濑夏音去休养。
  同时,瓦特拉也让特毕亚斯和吉拉去安排前来参加派对的名流们的事情。
  前来参加派对的名流们应该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不过,既然是来参加瓦特拉举办的派对才遇上事件,作为主办方,瓦特拉自然需要慰问,派特毕亚斯和吉拉过去处理,那也是合情合理的。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的事情没解决。
  比如,之前的一番激战,虽是在人工岛旁的海域里进行,但余波同样影响到弦神岛,让弦神岛的北区港湾遭到海啸袭击,边缘港口亦遭到损坏。
  相信,人工岛管理公社现在已经焦头烂额了吧?
  这次的余波,怕是又得造成数百亿的损失了。
  至于瓦特拉,同样不是完全没有损失。
  “我的〈深洋之墓〉被破坏成这样,怕是已经不能使用了。”
  瓦特拉就站在甲板上眺望着半毁的游轮,一点紧张感都没有的说着这样的话。
  旁边,罗真一行人依旧还在这里。
  “这可是你和天使战斗的时候造成的,跟我们可没关系。”
  罗真不以为然的说着这番话。
  “学...学长...”
  雪菜不由得拉了拉罗真的袖子,示意他别那么说,可却让旁边看到两人互动的煌坂纱矢华满脸的嫉妒。
  “今日还是感谢你的邀请,奥尔迪亚鲁公。”
  拉·芙利亚则笑吟吟着,只是这么说,却表明了置身事外的立场,很乐得看到瓦特拉的困扰。
  这位公主殿下似乎也恢复了以往的坏心眼,对曾经的国敌一点都不客气。
  当然,瓦特拉自己也毫不在意。
  “反正领地里还有备用的游轮,使用那艘就行了,应该不需要多久就能让人开过来。”
  瓦特拉便转过头,看向罗真。
  “能够见识到神子的力量,区区一艘游轮作为代价,根本不算什么。”
  瓦特拉如此表示,脸上也带着毫不做作的笑容,显然是真的这么想。
  经此一事,见识到罗真的力量的瓦特拉就感到相当的满足。
  只是,瓦特拉没有提出当场决斗的要求,而是宛如见到一道值得慢慢品尝的佳肴一样,既耐心,又期待的忍着。
  这份忍耐,将来若是爆发了,肯定会让瓦特拉释放出远胜于过往的实力,不顾一切的死斗一场吧?
  众人就体会到了瓦特拉的这份决心,一个个的绷紧了面容。
  但是...
  “那算什么力量啊?”
  煌坂纱矢华便瞪向罗真,很是罕见的以沉重的口吻,做出这样的质问。
  “身为人类,居然去触及眷兽的力量,就算因为这样展现出了过人的战绩,那也根本不算实力,你难道真的不怕死吗?”
  煌坂纱矢华的质问,让众人也都纷纷将目光投至罗真的身上了。
  “我也想说这件事情,学长。”雪菜极为认真的道:“眷兽不是人类能够使用的力量,你不该为了击退外敌,鲁莽的召唤了它们。”
  雪菜为此责怪,甚至担忧着罗真。
  只有瓦特拉和拉·芙利亚...
  “安心吧,雪菜,纱矢华,曜不是那种愚蠢之辈。”
  拉·芙利亚笑了笑。
  连瓦特拉都这么说了。
  “难道你们没发现,前后使用了那么多的眷兽,他却没有任何的异常吗?”
  瓦特拉颇为愉悦的话语,让雪菜和煌坂纱矢华总算注意到了。
  罗真不仅满脸的轻松,甚至连一副漫不经心的懒散模样。
  神色,根本没有半点的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