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1 请你多多包涵(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眷兽会吸取宿主的生命力,这是不容置疑的一个事实。
  而且,那种吸取还不一般。
  别的不说,单单说人类,若是召唤眷兽,那么,就算是再普通的眷兽,其生命力都会瞬间被吸走大半,以至于减去极多的寿命。
  如果仅是失去一、两年的寿命作为代价的话,那么,一些极度渴望力量以及被什么给逼急的人也会不顾一切的去召唤眷兽吧?
  可就算再渴望力量,再被逼急,吸血鬼以外的人依旧不会想使用眷兽,原因就在于眷兽吸取的生命力并不单单只有一、两年寿命可以交换得来,而是数十年乃至数百年作为代价,非常的可怕。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召唤了上百匹的眷兽,照理来说,生命力早就应该消耗殆尽,直接倒下了。
  但罗真却神色如常,半点异样都没有。
  “学长?”
  “你该不会”
  雪菜和煌坂纱矢华就为此惊讶着。
  “其实,我也很好奇,曜你究竟做了什么呢?”
  拉芙利亚亦表达了关注,看着罗真的眼眸也是一闪一闪的,似乎是真的很好奇。
  “至少,我不愿意相信,吾等敬爱的神子会是那种不顾后果又不自量力的人类。”
  瓦特拉带着堪称完美的优雅笑容,说出来的话却有种肯定的味道。
  罗真就被在场所有人注视着,令其眉头一挑。
  眼前这些人尚且还不知道,罗真那上百匹的眷兽并不是从异世界召唤而来,而是自己绝对契约的使魔。
  它们自身只是纯粹的记录,刻在罗真灵魂当中的记录。
  因此,它们绝对忠诚,不会背叛,更不死不灭,完全听命于罗真。
  所以,就算罗真将它们转化为半实体化的眷兽,它们也绝对不会吸取罗真的生命力,只会付出自己的力量,为罗真而战。
  这亦是罗真能实现融合眷兽的理由。
  对魔力的完美操纵以及对眷兽的绝对支配,那是实现融合眷兽的条件。
  有鉴于此,在成功的实现了使魔的眷兽化以后,罗真几乎是立刻就实现了眷兽的融合化,一口气将这两种新力量给掌握。
  至于寄宿在血中的九匹第四真祖的眷兽,它们吸取的生命力也不是罗真所有,而是从罗真建立起来的和体内的封印之间的通路,自体内的真祖吸取生命力。
  换言之,罗真使用眷兽,就像吸血鬼使用眷兽一样,不需要付出半点代价,只需要消耗魔力即可。
  而若是魔力足够,罗真完全可以发挥出媲美真祖,乃至凌驾于真祖之上的力量。
  这并不是办不到的事情。
  只要罗真解开第一封咒,第一秘咒就会跟着被解放,届时罗真就已经能够得到相当于第四真祖一倍的魔力了,更别说在此之上还有第二封咒和第二秘咒以及最终的第三封咒和第三秘咒。
  不得不说,罗真当初选择将第四真祖封印在自己的体内,从而成为真祖的生灵,那绝对是一次脱胎换骨般的升华。
  一旦罗真真的解开第三封咒,使用第三秘咒,到时,虽然仅有三分钟的时间而已,可在那三分钟里,罗真却可以得到第四真祖百倍以上的魔力,用来驱使使魔和眷兽,将会变得多强,那是可想而知的。
  如今,就算是在常态之下,已经能够随心所欲的使用红翼阵的十倍增幅、金乌、玉兔、北斗和阿蒂拉这些力量的罗真都不会输给真祖级别的强者了。
  如果是现在的罗真,哪怕是常态,那都能够和被誉为最强吸血鬼的第四真祖一较高下。
  这就是罗真现在的实力。
  当然,罗真没必要解释太多。
  尤其是在瓦特拉的面前。
  因此
  “这也说不定哦。”
  罗真冲着瓦特拉笑了起来。
  “也许我就是那种不顾后果又不自量力的人类呢?”
  罗真玩味般的话语,却反而让在场的众人更加的肯定了。
  罗真,绝对是因为有什么原因,方才能够肆无忌惮的使用眷兽的力量。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明明是人类,这个人却能够如吸血鬼那般,自由自在的召唤眷兽,匹敌被誉为最强魔族的吸血鬼。
  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吸血鬼,而是足以和瓦特拉一较高下的那一种。
  毕竟,就连第一真祖都仅拥有七十二匹眷兽而已,罗真却是随手召唤出上百匹的眷兽,还得到了第四真祖的眷兽的认可,能够使用它们的力量。
  虽然,罗真召唤的眷兽力量都不太强,连第四真祖的眷兽在其手中力量都减弱了不少,可别忘了,罗真还有融合眷兽的能力。
  今天,罗真是融合了上百匹的飞龙,召唤出了力量足以媲美真祖级别的眷兽。
  那么,如果他将第四真祖的眷兽都进行融合,那又会导致什么样的怪物被召唤出来呢?
  更别说,罗真还有能够封印真祖的力量,再加上与神息息相关的能力,眼前这个人类,绝对是不下于真祖的可怕存在。
  一想到这里,众人就各有各的反应。
  煌坂纱矢华是满脸的复杂。
  拉芙利亚是有些敬佩,并且对罗真更加的好奇。
  雪菜则是想起之前亚斯塔露蒂的事,想起罗真的确有解决生命力的方法,方才有些放心,却又因为罗真展现出来的出乎预料的力量感到顾忌。
  而瓦特拉的话,自然是极其的满意。
  “就当做是那样吧。”
  瓦特拉也不打算追究了,若有深意般的说着这样的话,并向着罗真的方向伸出一只手。
  “作为战王领域的外交大使,我估计还会在这座岛上待一段时间,如果有冒犯的地方,还请你多多见谅,我等敬爱、敬仰又敬畏的神子啊。”
  瓦特拉就这样行礼,言语之间充满着令人感到耐心寻味的气息。
  凝视着这样的瓦特拉,罗真撇嘴一笑。
  “若是我有什么失礼的地方,也请你多多包涵,奥尔迪亚鲁公。”
  说着,罗真伸出手,与瓦特拉的手握在了一块。
  两人既没有做什么手脚,更没有往手上施力,只是凝视着对方、注视着对方、直视着对方,脸上均都带着笑容。
  看着这幅场景,众人也是心事重重。
  “看来得加紧对学长的监视了,以免他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雪菜是叹着气。
  “所以我才讨厌男人,一个个的全都表里不一。”
  煌坂纱矢华则在咬牙切齿。
  拉芙利亚却是感到愉快了起来。
  看着面对瓦特拉都毫不示弱,甚至隐隐的压过对方一头的罗真,拉芙利亚便开心的笑了。
  “这次,还真是没有白来呢。”
  至少,自己认识了一个有趣的人。
  一个深不可测又深藏不露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