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3 你随意就行了(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唉?”
  听到罗真的话,雪菜不由得有些反应不过来。
  可罗真所说的却是事实。
  “如果我仅是封印了第四真祖,那他们的确有可能这么做。”
  罗真便向着雪菜进行解释。
  诚然,如果狮子王机关真的认为第四真祖已经破封而出,占据了罗真的身体,现在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的在伺机而动,准备做些什么的话,那么,向雪菜下达击杀罗真的命令,那并不奇怪。
  问题在于,罗真并不单单只是封印了第四真祖而已。
  “狮子王机关之所以不惜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将你送到我身边来监视,主要防止的并不是第四真祖,而是我。”
  罗真纠正了雪菜的思想。
  “他们真正害怕的不是第四真祖,而是能够将第四真祖封印,又将咎神给唤醒的我的力量。”
  这才是狮子王机关不惜将组织内从古至今累积到现在的魔导技术赠送给罗真,只为了求得一个从旁监视的机会的原因。
  “如果我任意妄为的动用那股力量,将已经灭绝的神全部唤醒,那这个世界才是真正的迎来了大灾难。”
  罗真将狮子王机关的盘算给点出来。
  “他们将你送到我身边,为的就是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第四真祖的破封对于他们来说,反而不是一件无法掌控的事。”
  这一点,在〈焰光之宴〉的时候就表现出来了。
  那时,闲古咏也说过,狮子王机关准备以剩下的两具基体作为条件,和第四真祖缔结和平条约,如若对方不愿意妥协,那就将其击杀。
  狮子王机关有这个能力。
  即使正面对抗第四真祖没有胜算,但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存在过只能正面杀死敌人的法则。
  如煌坂纱矢华那样的舞威媛,擅长的是诅咒和暗杀,防不胜防,就算敌人再强,若是没有足以应付的手段,最终也只是像曾经那个倒霉的第三世代的长老那般,被狮子王机关最强的舞威媛给咒杀,封印于海底,永世不得超生。
  真祖也是一样,力量足以堪称天灾,但若是被人冷不伶仃的用〈七式突击降魔机枪〉从背后偷袭,贯穿心脏,那亦照样得死。
  所谓的监视者其实就是这样,一直待在监视的人身边,某一天如果突然暴起突袭,那么,谁又敢说,自己就绝对能够应付,不被偷袭致死呢?
  倒不如说,也只有这样,像雪菜这般的监视者才有机会击杀监视对象。
  若论正面战斗的能力,一百个雪菜过来都不是罗真的对手,可要是罗真掉以轻心,太过于相信身边的人,从而导致被雪菜从背后贯穿心脏,那罗真也照样死定了吧?
  当然,罗真既有玉兔可以示警,又有〈心眼〉可以窥视任何的动向,连曾经的狂王库·丘林以绝对必杀的宝具进行偷袭,结果都没能顺利的杀掉罗真,想靠偷袭来杀死罗真,那几率有多小,可想而知。
  可是,就算几率再小,可能性依旧是可能性,雪菜的的确确有这个可能性。
  闲古咏也是一样,其身为〈三圣〉之首的特殊能力能够保证她必定可以命中对手,如若使用这种能力来搭配〈七式突击降魔机枪〉的力量,那就算对手是第四真祖,其亦有击杀对方的可能性。
  即使那充其量只是可能性,但对象是真祖级别的存在的话,就算有一丁点杀死对方的可能性,那也是相当的了不起了。
  只是,正面相抗是绝对不可能的。
  雪菜就下意识的清楚了这一点,明白如果狮子王机关下达抹杀的命令,那自己就得辜负罗真的信任,从其背后下手,否则便没有成功的可能性,因而,这个少女抗拒着这种行为,本身也不愿意向罗真下杀手。
  但她不知道,第四真祖的存在对于狮子王机关是可控的,反倒是罗真自身的力量依旧还存在着许多谜团及神秘,让他们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如果真的想杀掉我,那狮子王机关只有一次机会。”
  罗真以事不关己般的口吻说着这样的话。
  “在这最初的机会里,如果他们没有能够杀死我,那就必定会遭到我的反扑,届时,我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狮子王机关根本不敢想象。”
  有鉴于此,即便雪菜向狮子王机关报告了罗真能够使役第四真祖的眷兽的事情,他们也不敢乱来。
  比起第四真祖,罗真的存在对于狮子王机关来说反倒更加棘手。
  至少,狮子王机关确实掌握有弑杀真祖的手段,反观罗真,狮子王机关就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够杀死他,这位神子会不会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力量跟底牌。
  综上所述,就算雪菜向狮子王机关报告了罗真能够使役第四真祖的眷兽的事情,他们也只能干瞪眼。
  不如说,如果罗真真的被第四真祖给吞噬了,进而使第四真祖复活,自己则彻底消失,那狮子王机关反而有可能会松上一口气。
  一言蔽之...
  “狮子王机关是绝对不可能因此就下决心想杀我的。”
  罗真向着雪菜做出肯定。
  “你大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大人们的心思,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慎重跟狡猾。”
  闻言,雪菜为之沉默了,面容却放松了不少。
  “那我真的可以向狮子王机关进行报告吗?”雪菜还是有些顾忌般的道:“学长不会担心自己的能力曝光?”
  “不担心。”罗真耸了耸肩,道:“你随意就行了。”
  反正,罗真还有真正的底牌没有暴露出来,脑海里的众多知识及自己掌握的众多技术都还没有展现过。
  所以,如果真的有人认为这就是罗真的全力,进而对罗真出手,那就等着遭殃吧。
  “我明白了。”
  雪菜终于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谢谢你,学长。”
  雪菜向着罗真道谢,有些稚嫩的俏脸上亦浮现出笑容。
  这个少女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开始和罗真同声共气,思考问题的出发点都倾向于罗真个人,而不是狮子王机关。
  要不然,雪菜也不会连要不要执行任务的事情都透露给罗真知道,最终才得以安心。
  罗真就揉起了雪菜的头发,换来雪菜的不满和抗议。
  两人便这么一路打打闹闹着,最后才在电梯里分手,分别回到自己的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