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1 有的是时间等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
  罗真骤然睁开自己的眼睛。
  出现在其眼前的乃是熟悉的天花板。
  此时此刻里,罗真就躺在自己的床上,睁着眼睛,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房间的天花板,一会以后才叹了一口气。
  “又是这个梦吗?”
  罗真便如此自言自语了。
  是的。
  又。
  罗真又做了这样的梦。
  也就是说...
  “加上今天,我到底做了几次同样的梦了呢?”
  这个梦便已经不是第一次造访罗真了。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里以后,罗真就时不时的会做这么一个梦。
  梦的前半段乃是在草原上奔驰,相对比较快乐。
  但是,等到后半段的时候,梦境就会豁然一变,变成那在大火中燃烧的世界逐渐走向终结的可怕光景。
  这样的梦,罗真在来到这个世界里以后便大概每隔一、两才做一次。
  可是,自从半年前成功的封印了第四真祖,罗真做梦的频率就越来越高,到得最近,已经可以说是每天夜里都会做这个梦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同样的梦,做了这么多次,就算是再迟钝的人都应该清楚,这其中,绝对有什么问题。
  罗真本就不迟钝,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绝顶聪明,这样的他自然更不可能会认为这一切仅是巧合。
  之所以会一直做这样的梦,那肯定是有原因的。
  至于原因是什么,其实,罗真也很清楚。
  仔细想想的话就会明白了吧?
  在来到这个世界里,开始做这个梦之前,罗真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呢?
  很简单,就是契约了第一个足以刻进灵魂中的从者,召唤了一骑英灵而已。
  那么,经过半年前的〈焰光之宴〉以后,罗真的身边又有什么变化呢?
  同样很简单,就是和北斗缔结了绝对契约,并将其和金乌一起眷兽化,养在血内,护法的位置则交给了解决了供魔问题的那一骑英灵。
  再加上,于草原上骑马奔腾的白色少女以及在世界的终末出现的白色巨人,这两个存在,对于罗真来说,都不陌生。
  因此,罗真很清楚,自己为何会频繁的做这样的梦。
  “这就是御主和从者之间的契约所引起的其中一种现象吗?”
  这不是多么稀奇的一件事情。
  在迦勒底的记录中就有提及,在名为〈圣杯战争〉的仪式当中,彼此契约了的御主和从者就经常会出现梦到对方的过去的经历。
  这是因为契约使双方之间打开了通路,凭借这条通路,御主和从者之间实现了命令、交流、供魔乃至束缚等等的事情,彼此的过度连结,让双方都有很大的几率在梦中窥视到对方的过去。
  这种状况,换做绝对契约的话,那只怕会变得更强吧?
  毕竟,绝对契约不仅仅实现了上述的种种联系,甚至连双方的灵魂都进行了连接以及融合,会因此梦到契约对象的过去,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如今,罗真遇到的就是这种状况。
  其所梦到的东西,正是与其绝对契约的从者的过去。
  “阿蒂拉。”
  罗真便不由自主的开口。
  “你在吧?”
  罗真如此询问着。
  然而,这句询问,换来的却是一阵寂静。
  罗真顿时苦笑而起了。
  没办法。
  “果然不打算回应我呢。”
  没错。
  阿蒂拉并不是不在这里,而是不打算回应罗真。
  这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的事情。
  从半年前封印了第四真祖,并让阿蒂拉取代金乌及北斗的位置,替自己护法以后,罗真开始频繁的做这个梦,同时也不少次为此呼唤了阿蒂拉,却每一次都无法换来阿蒂拉的回应。
  若是换做平时,罗真的呼唤,阿蒂拉是一定会做出回应,并取消灵体化,出现在其面前。
  可唯独早上罗真做梦醒来的这段时间里,不管罗真怎么呼唤阿蒂拉,阿蒂拉都不会做出回应。
  罗真很清楚,这是因为阿蒂拉不想被问起过去的事情。
  因此,只有在这个时候,阿蒂拉才会不顾罗真的呼唤,默默的维持着灵体化,等待事情的过去。
  当然,和别的从者不同,阿蒂拉是罗真绝对契约的从者,即使其再强,既然已经化作纯粹的记录刻进罗真的灵魂当中,那就绝对无法违抗罗真的命令。
  如果罗真真的想让阿蒂拉回应,且道出自己的过去的话,只要一声令下,那一切就都能实现。
  可是,罗真并不想针对这件事下任何的命令。
  “我不会逼你说出来,等你什么时候想说了,那再告诉我也不迟。”
  罗真便对着在场那位无法用肉眼看见的少女出声着。
  “你是我的从者,我的使魔,除非我死了,否则你我永远都会相伴,所以,我有的是时间等待,你也有的是时间考虑。”
  罗真就只是说出这样的话而已。
  换来的,依旧还是一片寂静。
  罗真也丝毫都不在意,伸了一个懒腰以后,直接起床,穿上衣服,打开房门,一边打哈欠,一边走了出去。
  其身后,无法用肉眼窥视得到的少女沉默的看着这一切,旋即缓缓的跟上了罗真,寸步不离。
  ............
  当罗真来到大厅里时,这里已经是几乎聚满了人。
  “早上好,曜君。”
  正穿着围裙,将一盘盘的料理摆在餐桌上的凪沙看到罗真出来,立即笑容满面的打招呼。
  “早...早上好。”
  阿古罗拉没有穿着围裙,却也在帮忙摆放餐具的样子,一见到罗真便怯怯的打起招呼了。
  “早上好,南宫攻魔师。”
  说着这样的话的是一身女仆服的亚斯塔露蒂,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连声音都显得古井无波,端着两个盘子的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然后,最后一个和罗真打招呼的则是家里的新成员。
  “早上好,南宫学长,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像这般彬彬有礼的向着罗真低头的正是和凪沙一样穿着围裙,端着料理,跟在亚斯塔露蒂的身后,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的银发圣女。
  除了叶濑夏音以外,还能是谁呢?
  如同拉·芙利亚当初所宣言的那般,最终,那位公主殿下亲自登门拜访,恳求那月,让那月收留叶濑夏音。
  那月虽然是一脸嫌麻烦的表情,可却没有拒绝。
  “反正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也不少。”
  那月就以这样的理由接受了叶濑夏音,让叶濑夏音继古城、凪沙、阿古罗拉以及亚斯塔露蒂以后,成为第五个寄住在南宫家的人。
  再算上罗真和那月,这个家里,已经是足足住了七个人了。
  一如罗真当初的预感,这个家真的变得越来越热闹。
  罗真就一边感慨,一边向着叶濑夏音摇了摇头。
  “我不是被你吵醒的,用不着道歉啦。”
  罗真实话实说着。
  “曜君一直都是这个时间起床的啦,哪像古城君,现在都还在睡呢,人家才不想管他。”
  凪沙便抱着叶濑夏音,向着罗真开朗的笑着。
  “曜君赶紧去洗漱吧,就快可以吃饭了喔?”
  闻言,罗真点了点头,转过身,走进洗手间,开始洗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