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8 曾经许下的约定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彩海学园高中部,教职员办公校栋。
  在这里的最顶层,隶属于那月所有的豪华办公室里,罗真的身影如阳炎般的摇晃,伴随着金色粒子流的出现。
  “结果,还是变成这样了啊。”
  罗真便瘫坐在熟悉的办公室的椅子上,筋疲力尽似的叹出一口气。
  每逢这个时期,罗真都会非常的辛苦,不仅会受到全校师生直到波胧院节庆结束为止的疯狂邀请,甚至还不能用拙劣的借口推脱,否则学生之间就会直接进入争吵乃至斗殴的过程中,演变成流血事件,那实在是太过于让人难受。
  罗真就是因为早已料到今天会是这个状况,因而又是晚出门,又是改搭电车,并准备在进入校门前使用暗示的魔术,让谁都注意不到自己。
  谁曾想,学校里的学生完全不顾班会的进行,直接在校门口埋伏,罗真又由于那个突如其来的少女的关系而一时之间竟是忘记了这件事,差点直接导致悲剧发生。
  刚刚,若不是罗真见势不妙,直接溜走,这会怕是已经被扯成不知道多少块了吧?
  罗真甚至还来不及展开空间转移的术式,只能直接以〈禹步〉潜入灵脉中逃离,可想而知,当时的状况有多不妙。
  “幸好弦神岛是建立在龙脉上,让〈禹步〉可以随时随地的潜入岛内的各个角落。”
  当然,说是说各个角落,若是有哪里张开着结界或者魔术、咒术的防壁的话,那罗真自然不可能用〈禹步〉潜入进去,可就算是这样,这一咒法都能够派的上大用场了。
  可是,一想到全校师生还在外面疯狂的寻找自己,哪怕是回到班上也会受到同班同学的围攻,罗真就觉得一阵头疼。
  “干脆旷掉今天的课算了。”
  罗真便自言自语的呢喃着。
  这样的罗真完全没有发现...
  “居然在教师的办公室里,而且还是其面前光明正大的说出旷课这种打算,我可不记得有把你教成这样啊。”
  稚嫩却乱有威严的声音便传入罗真的耳中,让罗真当场一个激灵,终于是发现了。
  在这里,并不是完全没有人。
  办公室的主人,此时此刻里,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边用蕾丝扇给自己扇风,一边依旧穿着那身看起来很热的礼服,冷眼又无奈的看着罗真。
  “那月姐?”
  罗真讶异了起来。
  对方,正是那月。
  “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罗真奇怪了。
  要知道,因为波胧院节庆期间的秩序问题,那月一大早就出门了,这里应该是空的才对,所以罗真才会到这里来避难。
  谁知道,那月居然就在这里?
  “哼。”那月轻哼了一声,继续给自己扇风,好像很悠闲似的道:“再怎么说都快上课了,既然如此,再忙都得赶回来,总不能因为副业就忘记了正职。”
  那月便说出这番会让人工岛管理公社以及特区警备队当场大哭的话来。
  “攻魔官的工作反倒成了副业喔?”
  罗真就吐槽了。
  但罗真也知道,从过去开始,那月就一直比攻魔官的工作更重视教育的工作,因此,对于那月来说,这边才是正职,攻魔官的工作的确只是副业而已。
  有鉴于此,那月很少会请假,今天会将班会交给亚斯塔露蒂来代为宣读注意事项,那已经是相对于平时来说很少见的作为了。
  只是...
  “这样好吗?”罗真向着那月问道:“往届的波胧院节庆人工岛管理公社和特区警备队都会变得很忙吧?你这样直接回来没问题?”
  由于波胧院节庆期间魔族特区会对外开放的关系,为此上岛的不仅仅有观光客而已,还有各种各样居心不轨的人。
  像是打算将违禁物品带到弦神岛上来贩卖、借机谈违法的生意、私自偷窃魔族特区的研究成果以及无法侵入等等的问题,在波胧院节庆期间就经常会发生,由不得特区警备队偷懒。
  拜此所赐,往届的波胧院节庆时,那月都会变得非常忙碌,和罗真一样,被各种各样的事情给牵着鼻子走,算是一对难姐难弟了。
  现在,那月直接抛开攻魔官的工作回到学校,那样真的没问题?
  “用不着操心。”那月瞥了罗真一眼,不以为然的道:“这座岛上又不是只有我一个攻魔官,真的没有了我就不行的话,特区警备队和攻魔局的人就干脆集体辞职别干了。”
  那月的说法意外的有些无情。
  虽说,弦神岛不是真的没有人可以用,但现在本来就是人手紧迫的时期,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尤其是那月,绝对是弦神岛内最优秀的攻魔官,还是能够与迪米托里叶·瓦特拉互相抗衡的那一种,有她的力量,那很多事注定都会很轻松。
  所以,没有了那月,弦神岛就算不垮掉都相当于被剐去一大块肉,肯定还是会有影响。
  可理所当然...
  “现在波胧院节庆还没开始,充其量就是做些准备工作,如果没有了那月姐便不行,的确各方面都说不过去。”
  罗真赞同了那月的说法。
  其实,罗真也希望那月可以好好享受一次波胧院节庆,而不是像以往那样,在工作中忙活过去。
  因此,罗真才会这么说。
  而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罗真的想法,那月转过头来,看向罗真。
  其眼中,不知为何,竟是涌出罗真看不懂的情绪来。
  “那月姐?”
  罗真顿时怔怔的看向那月。
  那月没有避开罗真的视线,直视着他。
  “说起来,去年我们说好要一起去看烟火大会,却因为你被晓家的兄妹给拖走,我也需要工作的关系,完全没有实现呢。”
  那月竟是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虽然是无可奈何,但仔细想想,还真有些遗憾。”
  那月便罕见的变得极其坦然和直率。
  罗真就下意识的察觉到不对劲。
  “那月姐,你...”
  当下,罗真准备说些什么。
  但下一秒钟,那月便打断了他。
  “好了,快上课了,你赶紧回去吧。”
  那月恢复了原状,嫌烦似的挥了挥手中的扇子,将罗真赶出去。
  见状,罗真只能无奈的起身。
  只是...
  “那月姐。”罗真如此说道:“今年,我们一起去看烟火大会吧。”
  罗真凝视着那月,一字一句的这么说着。
  迎着罗真的凝视,那月先是沉默了半响,随即放松了面容。
  “知道了,你去吧。”
  那月就这么回了一句。
  罗真这才微微一笑,转过身,离开了办公室。
  那月目送着罗真的离去。
  久久没有回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