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3 你可以吻我吗?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在那之后,拉·芙利亚有如真的打算放开身心来游玩一样,一边抱着罗真的手,一边在整条商业街里逛了起来,并尝试了各种各样的荒唐事。
  比如,以皇族的外交技巧向路边摊的大叔杀价,结果将对方搞得当场崩溃,主动送上免费的零食。
  比如,在拍大头贴的时候偷偷释放魔术,将前面排队的人都给冻得逃跑。
  再比如,遇到抽奖的活动时,这位公主殿下饶有兴致的将抽奖用的仪器摆弄了好一会,结果让整台仪器突然冒出电火花,差点爆炸。
  只进行了些许变装的公主殿下便肆意妄为着,让罗真在一旁都流出了不知道多少的冷汗。
  不得不说,这一天,罗真是真的很同情阿尔迪基亚里那些侍奉皇室的人。
  “有这么一个爱惹麻烦却偏偏聪明到爆炸的公主殿下,怕是无论谁都得被牵着鼻子走,耍得团团转吧?”
  罗真甚至可以想象得到,为拉·芙利亚收拾残局的那些随从们究竟有多么辛苦。
  罗真只能替这些人默哀,并无可奈何的陪着拉·芙利亚,到处玩耍。
  没办法。
  “虽然辛苦,但看到那样的笑容,无论是谁都会没辙吧?”
  一路上,罗真就不知道多少次的目睹到拉·芙利亚露出和往日截然不同的笑容。
  那是宛若纯真的少女一般,沉浸在小小的快乐里的笑容。
  那笑容,若是刊登在写真杂志上,那本杂志怕是会成为大卖特卖的高价品吧?
  光是看到这个笑容,旁人就会有一种无论做什么都很值的感觉,连罗真竟是都如此。
  “美神再世...”
  罗真再一次的体会到了这个名誉有多么的名副其实。
  所以,罗真必须承认,即使自己见过的长相出众的女孩子有很多,但在这之中,拉·芙利亚都是毋庸置疑的魁首,不仅是拥有非凡的美貌,气质、品质以及人格魅力都无可挑剔,就是有点腹黑。
  这让罗真虽然很想问清楚自己想得知的事情,可最终也只能无奈的奉陪。
  “等这位公主殿下玩够了就好。”
  罗真便这样劝说着自己。
  于是,罗真这一奉陪,愣是陪了拉·芙利亚整整一个上午。
  等到两人停下来时,那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到了这个时间,就算是拉·芙利亚都有点感觉到累,再加上也是时候吃午饭了,两人便找了一家坐落在公园里的露天餐厅,坐在外面的露天席位,开始点餐。
  而在等餐期间,拉芙利亚便笑吟吟的开口。
  “真不愧是一年一度的大庆典,果然跟阿尔迪基亚的节日不同,有很多有趣的事情,没有枉费我特地不顾原计划,强硬的留在这座岛上。”
  拉·芙利亚就说出了让人不得不在意的事情。
  “......原来你是强硬的留在这里的啊?”
  罗真一边喝着免费的饮料,一边半眯起眼睛。
  “是啊。”拉·芙利亚倒也不打算隐瞒的样子,点着头的道:“毕竟夏音留在这座岛上,再怎么样都应该在这里派人保护她,以免类似于魔导士工塑那样盯上阿尔迪基亚皇室血脉的宵小打夏音的主意。”
  作为私生女,夏音并没有阿尔迪基亚的王位继承权,可依旧是皇室之人,乃是正当的公主殿下,甚至还是拉·芙利亚的姑姑。
  如此一来,考虑到其身份以及阿尔迪基亚的皇室之女的特殊价值,有所预防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原来如此。”罗真不以为然的道:“阿尔迪基亚的〈圣环骑士团〉之所以会选择派人留驻弦神岛,理由就是为了保护夏音吗?”
  “没错。”拉·芙利亚有些遗憾的道:“本来的话,我是自告奋勇的想留下来的,可惜不仅是父王而已,连母亲大人都反对我这么做,我也是无可奈何。”
  “不,一般来说都会反对的吧?”罗真顿时吐槽道:“哪有为了保护私生女而派出正统的王女的说法啊?”
  更别说,拉·芙利亚还是阿尔迪基亚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在国际上亦是已经崭露头角,做出过不少的实绩,因而在阿尔迪基亚里亦是握有实权的人,需要处理的公务比某个游手好闲的战斗狂吸血鬼贵族多得多,不是说留下来就能留下来的。
  这样一来,希望拉·芙利亚赶紧回国,那才是正常的状况。
  倒不如说,在这样的状况下,拉·芙利亚还强硬的留下来,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拉·芙利亚注视着罗真,不知道是不是看穿其内心所想,笑着道:“能够有机会好好约一次会,那可是再多的代价都换不来的。”
  此言此语,让罗真不由得沉默了。
  其实,这也是罗真愿意奉陪拉·芙利亚的原因之一。
  看到拉·芙利亚由衷露出的笑容的时候,罗真就理解了。
  “对于我来说,这样的事情,跟做梦是没有什么两样的。”
  拉·芙利亚的语气变得十分的平静。
  “因为,我是不被允许自由恋爱的王族子女。”
  拥有第一王位继承权的拉·芙利亚看似享有着众多的名誉和赞美,但凡事都有代价。
  身为王族之人,拉·芙利亚终究是没有自由选择交往对象的权利的,想要追求她和与她结婚的人必须得是能给阿尔迪基亚带来国家利益和影响力的领主,与她本人的意志毫无关系。
  “所谓的政治婚姻,在一般人听来也许很可笑,但这就是我们这样的人的宿命。”
  拉·芙利亚像是自言自语一样的说着。
  “哪怕是我,同样不能例外。”
  犹记得,当初第一次和罗真见面时,拉·芙利亚就说过一句话。
  “真希望给我安排相亲的元老院能够好好开开眼界,想给我介绍对象的话,至少拿出这种水准的男人,才能让我觉得有点兴趣呢。”
  这样的一句话就能够表明拉·芙利亚目前的处境。
  谁让她现在已经是能够嫁人的年龄了呢?
  “阿尔迪基亚的元老院中就有不少谋划着将我下嫁给国内外的王侯贵族的人,如果不是因为父王不允许,我也还有点政治上的用途,那一定会被强制进行联姻吧?”
  拉·芙利亚便肯定着这一点。
  “你父亲不允许吗?”
  罗真则是有些讶异。
  “是的。”拉·芙利亚有些伤脑筋似的道:“那一位就曾经说过————「假如有不肖之徒敢对我女儿出手,就要率骑士团及全军总力将其击溃,有这种觉悟再放马过来」————这样的话。”
  ......这是哪来的笨蛋父亲啊?
  罗真差点没有将这句话给说出来。
  但是...
  “就算父王再反对,只要再这样下去,我也迟早得面临嫁给不喜欢的人的结局,因此,今天的约会对我来说,或许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机会。”
  拉·芙利亚就这么说。
  罗真沉默不语了。
  这时...
  “呐。”
  拉·芙利亚突然注视着罗真,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开口。
  “你可以吻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