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1 罪有应得的下场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嘭————!”
  爆炸般的响声中,燃烧的烈焰便逐渐膨胀,变得越来越旺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不断提升威力的烈焰给焚烧着的梅雅姐妹不停的放声惨叫,在地面上打起滚来,企图扑灭身上的火。
  可是,这又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扑灭的呢?
  这是罗真的魔眼带来的力量,只要罗真的视线依旧定在目标人物的身上,对方就不可能摆脱被火焰焚烧的结局。
  罗真便极其冷漠的睁着一对火红色的魔眼,注视着梅雅姐妹,不顾两人的惨叫,一点一点的提升输出的魔力,让魔眼的力量亦是跟着直线攀升,焚烧得这对魔女姐妹生不如死。
  可怜这对魔女姐妹以往残忍无情,要么折磨敌人,要么不断杀戮,今日终于是得到了报应,被罗真以牙还牙。
  这真的是以牙还牙。
  毕竟,罗真是故意将魔眼的力量维持在不至于致命的程度上的。
  要知道,罗真的魔眼可不是什么燃烧魔眼,而是爆裂魔眼。
  也就是说,火焰的燃烧只是这对魔眼的副作用。
  这对魔眼的真正力量是藉由火焰的狂猛和暴躁,瞬间将目标对象炸毁。
  若是罗真全力输出,连瓦特拉的豪华游轮都会在瞬间被其炸得粉碎,更别提是区区两个只懂得驱使守护者及魔导书的力量的魔女了。
  所以,罗真是抱着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的想法,用魔眼的力量,慢慢的焚烧这对残忍无情的魔女姐妹。
  对此,拉·芙利亚同样在一旁冷眼旁观。
  如果是雪菜、凪沙或者阿古罗拉等人在罗真的旁边看到这一幕,那一定会于心不忍吧?
  这不是圣母,更不是天真,只是无论是谁,都不会想看到自己身边的人去折磨别人,更无法对别人的惨叫声无动于衷。
  正是因为这样,对付洛坦陵奇亚的歼教师时,罗真是直接动用〈红翼阵〉的力量将其绞杀,让对方痛痛快快的死去。
  可拉·芙利亚不一样。
  身为阿尔迪基亚的王女,拉·芙利亚虽不是什么坏人,却也绝对不是什么善人,很明白什么叫做罪有应得,更清楚什么人能够原谅,什么人不能原谅,有些人该重视且帮助,有些人则是害虫,必须惩罚乃至裁决,方才能够维持国家及世界的秩序。
  而梅雅姐妹,正是这样一对死不足惜的害虫。
  如果是拉·芙利亚自己出手,她或许不会直接拿下梅雅姐妹的性命,而是会将她们抓起来,给予她们应有的惩罚。
  可是,就算这对姐妹在自己的面前被折磨,被击杀,那拉·芙利亚同样不会皱一下眉头,因为她们是罪有应得。
  有鉴于此,拉·芙利亚不会觉得罗真折磨梅雅姐妹是残忍,更不会觉得这样很痛快,只是冷眼旁观,静静的看着这对残忍的姐妹最后的结局而已。
  由一国的公主来见证她们的终结,这也算是拉·芙利亚给予这对魔女姐妹唯一的怜悯了。
  至于罗真,同样不是为了痛快才去折磨梅雅姐妹,只是认为让这对姐妹随随便便的死去,实在太便宜她们了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一点一点的提升着魔眼的力量,持续焚烧着这对姐妹,让这对姐妹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渐渐的,梅雅姐妹的惨叫声变得沙哑,身上的衣服更是完全被烧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两具千娇百媚的诱人娇躯,一丝不挂的呈现在罗真的面前。
  罗真却对那两具诱人的娇躯视而不见,无动于衷,冷漠的注视着两人,让两人身上的火焰迟迟没有熄灭。
  “嘭...”
  “嘭...”
  沉闷的倒地声中,梅雅姐妹便一一倒在地面上,被灼烧的痛苦剥夺了大部分的意识。
  拜此所赐,两人驱使的守护者亦是消失不见,连魔导书都掉落在了一旁。
  既无法被攻击,又无法防御,理论上无敌的守护者,在身为主人的魔女倒下的现在,亦是一点用处都派不上了。
  这就是攻略《No.193》的其中一个方法,以守护者无法企及的速度打倒持有者,直接攻击守护者的主人,那么,等到主人倒下,再强的守护者都得当场消失。
  意识到自己的败北,还被火焰焚烧着的梅雅姐妹便抽搐着身体,向着罗真的方向发出哀求。
  “求...求求你...放过我...”
  “我...什么都肯做...拜托...饶命...”
  这对残忍嗜血的魔女姐妹,终于是发出了求饶声。
  罗真却充耳不闻。
  “唰!”
  伴随着一阵模糊的空间波动,名为《No.193》的魔导书消失在原地,转而出现在罗真的手中。
  “作为战利品,这也算是不错的了。”
  罗真淡然的将魔导书给收了起来。
  先定和谐的能力其实非常的强大,涉及到因果律,罗真也是无法忽视它的存在。
  有这样的一本魔导书做战利品,的确相当不错。
  当然...
  “这里还有另外一本呢。”
  拉·芙利亚无视了梅雅姐妹,将目光投至《No.539》的所在地。
  那本魔导书同样很强力,能够应用于空间的能力让整座弦神岛都避免不了被影响,可想而知,力量有多强大。
  只是,罗真已经说过了,想触及那本魔导书,得看别人愿不愿意。
  这里提及的「别人」指的可不是梅雅姐妹。
  对于罗真而言,梅雅姐妹只是小角色,就算得到魔导书的力量,那亦充其量只不过是可以媲美旧世代的吸血鬼而已,还入不了他的法眼。
  能让罗真说出这样的话的强敌,另有其人。
  想想也是明白的吧?
  “梅雅姐妹所隶属的第一队〈哲学〉是操弄因果律和存在论的派别,能够操控空间的物理性魔术可不在她们的专业范围。”
  罗真如此说着。
  换言之,以梅雅姐妹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启动《No.539》的魔导书。
  魔导书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使用的,若不是具备相应的能力及资质,只会让魔导书失控并暴走,甚至被魔导书的力量给吞噬。
  有鉴于此,梅雅姐妹必定不是《No.539》的使用者。
  “真正使用这本魔导书的另有其人。”
  罗真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浮空的魔导书前方的空间。
  “......”
  拉·芙利亚似乎也发现了什么,凝视了过去。
  于是,两人都看到了。
  在魔导书的前方,空间有着不同于整个弦神市内的扭曲的异样摇晃。
  “发现了吗?”
  一个既欣慰又无奈的声音从摇晃的空间里传出。
  “不过,这种程度的障眼法的确不可能瞒得过你呢。”
  话音一落,摇曳的空间裂开了。
  是的,裂开了。
  就像是有一道裂缝出现在空间里一样,一个少女缓缓的从中走了出来。
  对方,拥有着一头绿色的长发。
  对方,拥有着一对翡翠似的眼眸。
  充满着野性,又带着些许神秘。
  “终于见面了,神子啊。”
  少女蓦然一笑。
  让周围的大气,瞬间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