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2 就在这里退下吧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
  就在少女出现的这一个瞬间,整个世界的声音貌似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沉重的大气在不断的加压,令得周围的一带有如化作异世界的行星一样,感觉连重力都发生了变化。
  少女便堂堂正正的站在了罗真的面前,脸上带着充满野性的笑容,就像是一只母豹,既美丽又强悍。
  看着这个少女,罗真非常清楚的感觉到了。
  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在沸腾。
  那是寄宿在其中的眷兽纷纷觉醒,如同发出咆哮声一般,让血液无法平静下来,方才带来的反应。
  这种感觉,罗真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之前,遇到瓦特拉的时候,罗真血中的眷兽同样沸腾了起来。
  只不过,这次和上次有着一个极大的天壤之别。
  上次,遇到瓦特拉时,罗真体内的眷兽只是感到欢喜,认为遇到了值得一战的对手方才沸腾起来。
  可这次不同。
  这次,寄宿在罗真血中的眷兽既没有欢喜,亦不是仅仅认为对方值得一战而已,而是宛若遇上了同等级的强敌时一样,散发出惊人的斗志和战意。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罗真体内的眷兽认为,站在其眼前的这个少女,乃是比瓦托拉更强,甚至足以和自己分庭抗礼的存在。
  而且,能让这些心高气傲的眷兽们如此沸腾,对方只有可能是同样操纵着眷兽的吸血鬼。
  是的。
  对方乃是位阶在瓦特拉之上的吸血鬼。
  罗真就明白了这一点。
  而罗真能够明白的话,拉·芙利亚自然也能明白。
  “你...你是...!?”
  拉·芙利亚脸上的优雅及游刃有余第一次完全消失,眼中更是只剩下错愕、震惊以及动摇。
  显然,拉·芙利亚是认识对方的。
  认识对方的身份。
  至于罗真,大概也能猜到对方的身份。
  应该说,位阶能够在被誉为最接近真祖的瓦特拉之上的吸血鬼,其数量也只有三个,其身份更是已经呼之欲出。
  但是,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罗真知道。
  对方,绝对是冲着自己而来。
  至少,自己体内那心高气傲的眷兽都如此沸腾起来的话,罗真不相信,对方会丝毫没有感觉。
  果不其然...
  “感觉到了,我的血以及我的眷属们在渴求着你,不断叫嚣着要出来和你一战。”
  少女便极为愉快似的出声。
  “单单凭借这一点,我就能够确定,你是货真价实的,的的确确得到了第四真祖的眷兽的认可,而不是耍什么小手段的冒牌货。”
  这一点,只有在面对面的状况下才能确认。
  少女就确认了这一点,并为此感到愉快、欢喜甚至满足。
  对此...
  “我也没有想到,像你这样的存在,居然会跟着犯罪组织的人一起来袭击这座弦神岛。”
  罗真直视向了对方,言语之间没有半点的客气。
  想必,眼前这个少女就是自己在电车上的时候看到的那一个吧?
  但是,罗真是真的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是这样的存在。
  这下...
  (有点麻烦了啊...)
  罗真由衷的这么想着。
  而少女却不以为然。
  “叫我嘉妲吧。”
  名为嘉妲的少女便不拘小节的出声。
  “我不喜欢别人太隆重的对待我,而且你也有资格与我平起平坐,直接唤我的真名就行。”
  对方虽然这么说着,身上散发出来的压迫感却不减反增。
  哪怕表现得再亲民,眼前这个少女都是毋庸置疑的王者、霸主以及最强之人。
  就算是本人的要求,有胆量在其面前直呼其名字的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没有几个吧?
  幸好,这里不是没有。
  “那么,就请允许我称呼你为嘉妲大人吧。”
  拉·芙利亚终于是从最初的震撼中反应了过来,深吸了一口气以后,恢复了以往的从容。
  “不知道嘉妲大人为何与世界知名的犯罪组织在一起呢?这若是传出去的话可不是一件小事喔?”
  拉·芙利亚竟是隐隐的出声威胁。
  这位公主殿下的胆量也是大到没边,居然敢出声威胁这一位。
  可是,正因为拉·芙利亚的这番态度,方才可以证明,对方就是这样一个不得不慎重对待的人物。
  “阿尔迪基亚的公主吗?和传闻中的一样,满肚子的坏水啊。”
  嘉妲似乎亦没有彻底的无视拉·芙利亚,却是莞尔般的笑了起来。
  “的确,基于〈圣域条约〉的存在,我若是做出类似于侵略的行为,那混沌境域一定会被视作想主动引起战争,到时,战王领域和灭绝王朝的那两个家伙一定不会坐视不管吧?”
  但是...
  “那也要有证据能够证明我有参与进来才行。”
  嘉妲如同打算恶作剧般的勾勒起了嘴角。
  “你有自信能够逮住我的疏忽吗?阿尔迪基亚的小丫头?”
  嘉妲的这番话语中便隐藏着绝对的自信。
  这个少女就万分肯定,即便自己公然出手,那亦不会有人能够找到证据。
  原因很简单。
  “虽然大部分的吸血鬼的能力都是雾化,但也不是所有的吸血鬼都只能雾化,一部分的吸血鬼或许是因为天生异能,或许是因为吸了血,有时候会拥有别的能力。”
  拉·芙利亚低声喃喃。
  “而您的能力,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是能够千变万化的容貌吧?”
  拥有着这样的能力,谁能够确认,就是这个人在弦神岛内为非作歹呢?
  换言之,嘉妲有着随时制造不在场证明的能力。
  拉·芙利亚甚至都不确认,眼前这幅容貌,是不是就是对方的真面貌。
  “安心吧,在神子的面前,我可不会以假面貌示人,那样实在是过于失礼。”
  嘉妲坦然的承认着这一点。
  只不过...
  “很抱歉,我可不能让你们停止这本魔导书。”
  嘉妲站在《No.539》的面前,瞥了拉·芙利亚一眼以后,又是看向罗真。
  “神子啊。”嘉妲便这么说道:“你们就在这里退下吧。”
  闻言,罗真眉头不由得挑起。
  “你是想说,只要我乖乖的在这里退下,你就饶我一命吗?”
  罗真似笑非笑的这么问着。
  可是...
  “怎么会呢?”
  嘉妲摇了摇头,极为不快的开口。
  “即使还没跟你交手,但光是站在你的面前我就能够肯定,你是值得我出全力死斗都不知道能不能战胜的存在,若是有谁敢贬低你,我会第一个将其当场绞杀,绝不手下留情。”
  这番话语,嘉妲说得极其真挚。
  想来,嘉妲的的确确是这么想的,并同样是这么打算的吧?
  这是其给予难得一见的强敌的敬意。
  问题在于...
  “时机和地点都不对啊。”嘉妲注视向了罗真,道:“你应该也不想在这里和我全力战斗吧?”
  这句话,让罗真不由得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