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7 监狱结界之内的秘密?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轰隆隆...”
  半空中,汹涌如海浪的暴流便在震动的空间的阻拦下,有如冲撞在礁石上的波涛一般,被生生的分开。
  大量的水流顿时在半空中炸裂,似倾盆大雨一样的浇下,将下方弥漫的烈焰都给渐渐浇灭,使得一阵阵水蒸气和焦烟都升腾了起来。
  “呜喔...!”
  古城刚刚才好不容易避免被魔力的暴风给吹飞,现在又被从天而降的大量水流给冲个正着,差点被冲下浮桥,落入海洋。
  “可恶...!”
  “怪物...!”
  被无数的触手给保护着的梅雅姐妹同样避免不了被波及,仅披着斗篷的身体被浇得湿漉漉的,斗篷贴在身体上,根本无法产生遮掩的效果,让两人一边展现出无比令人遐想的娇躯,一边又惊又怒的骂出了声。
  罗真则只是咒力一催,水流便自动避开了他,根本没有触及他的身体。
  眼看着自己的〈水天法〉被仙都木优麻的守护者给破解,罗真却异常的冷静。
  毕竟...
  “靠着震动空间产生的冲击波来加大攻击的威力吗?”
  罗真淡淡的出声。
  “那种做法,能够维持到什么时候呢?”
  说着,罗真的身周,烈焰与水流同时升腾了起来。
  罗真便并用〈火界咒〉和〈水天法〉两大咒术,让烈焰和水流化作两条巨大的龙,一边发出咆哮,一边扑向了半空。
  见状,仙都木优麻的守护者立即再度震动空间。
  可是...
  “嗡————!”
  伴随着一阵魔力的波动,刚刚被震动的空间如同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给抚平一般,重新恢复了平稳。
  “什么...!?”
  仙都木优麻顿时大吃一惊。
  作为空间制御系的魔女,仙都木优麻当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仔细一看,下方的罗真依旧冷冷的看着这边,身上却不断的释放出魔力波动,将空间的震动给抚平。
  罗真便以同样的空间制御魔术,将仙都木优麻的守护者的力量给压了下去。
  换言之,罗真强行夺走了空间的支配权,以比动用了守护者的仙都木优麻更精湛的空间制御魔术,让仙都木优麻的空间制御魔术被抵消了。
  这就是仙都木优麻吃惊的地方。
  “人类居然能够比魔女更擅长操作空间?”
  仙都木优麻止不住的动摇了。
  除了像那月以及仙都木优麻这种类型的魔女以外,再高阶的魔术师都无法轻易动用的空间制御魔术,罗真却以人类之身将其掌握到足以压过仙都木优麻的程度。
  这如何能够不让仙都木优麻动摇呢?
  只是,现在动摇的话可是致命的。
  “嗷!”
  “嗷!”
  化作火龙与水龙的烈焰和水流便终于发出咆哮声,一边互相盘旋,一边以惊人的速度扑来,轰在了仙都木优麻的守护者身上。
  “嘭————!”
  爆炸声中,苍蓝的骑士就在烈焰的灼烧以及暴流的冲击下变得摇摇欲坠,最后连实体都维持不住了似的,如海市蜃楼般摇曳了起来,状似式神的裂核现象。
  “〈苍〉!”
  仙都木优麻顿时叫出声。
  但是...
  “还没完呢。”
  罗真注视着那苍蓝色的骑士,眼中浮现出让梅雅姐妹惊恐无比的火光。
  “轰隆————!”
  下一个瞬间,苍蓝色的骑士如被看不见的炮火给袭击了一样,被一阵惊人的爆炸给轰中。
  烈焰暴起的同时,苍蓝色的骑士终于是支撑不住,烟消云散了。
  “咳...!”
  守护者的消失,让仙都木优麻被反噬而来的魔力给袭击,不由得咳出了一口鲜血。
  “优麻!”
  看到仙都木优麻的样子,有些狼狈的跑回来的古城喊出了声。
  罗真亦是以复杂的眼神看着仙都木优麻。
  原因很简单。
  “......我也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和你一样,都是为了某种目的而被催生出来的试管婴儿,虽没有将灵魂交给恶魔,却将生命交给了死神,如今大概依旧躺在无菌室里疗养,却避免不了命不久矣。”
  罗真像是自言自语一样的低声开口。
  “但是,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被束缚,从来不认为这就是自己的宿命,而是只求在有限的时间里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从来没有怨恨过任何人,更从来没有因为身不由己便违背本心,永远都是那么纯洁、无垢还有坚强。”
  “就连我,在她的面前都自愧不如。”
  “所以...”
  罗真注视着仙都木优麻的眼神从复杂变成冰冷。
  “就让我也来好好的教教你,被决定了存在意义的人生,究竟该怎么活才是正确的吧。”
  语毕,罗真的魔眼再次发动,让眼眸燃烧起火光。
  其目标,正是仙都木优麻。
  “糟了!”
  仙都木优麻凭借着魔女的直觉感受到了什么,却来不及发动空间转移,只能下意识的抬起手来。
  就在这时...
  “〈冥姬之虹炎〉!”
  被仙都木优麻带着的第六号出声呼唤了自己的眷兽。
  被〈规诫之锁〉给牢牢的束缚起来的女武神顿时抬起手。
  “呛————!”
  随着闪光的一斩,女武神手中的光剑斩碎了束缚在身上的锁链,恢复了自由。
  “挣脱了?”
  罗真露出意外的表情,并看到了。
  被女武神的光剑所砍中的〈规诫之锁〉并不是断了,而是如同被分离一样,竟是让上面的符文、咒纹、咒术以及锁链的连接等等都彻底的分开,连里面的神气都被分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罗真立即理解了。
  “使用眷兽的切断能力,将形成〈规诫之锁〉的所有因果都斩断了吗?”
  〈规诫之锁〉是罗真以众多的材料配合卢恩符文制作出来,不但借用了金乌和玉兔的神气,还将〈不动金缚〉的咒术都刻了上去,方才成形。
  第六号就以自己的眷兽的能力,斩断这些因素彼此的连结,让因果分离,借以挣脱〈规诫之锁〉的束缚。
  幸好〈规诫之锁〉现在已经是罗真的使魔兼眷兽,即使被破坏也能瞬间恢复,否则,被对方这么一折腾,罗真的〈规诫之锁〉算是报废了。
  这样的〈冥姬之虹炎〉便振动火焰的翅膀,掠至第六号和仙都木优麻的面前,再次扫出手中光剑。
  “噗嗤!”
  在光剑的一扫之下,罗真的爆裂魔眼投射出去的魔力还没化作效果就已经被斩灭。
  这匹眷兽的能力实在是太优秀,运用得好的话,简直可以屠神杀佛。
  罗真有理由相信,若是这匹眷兽由原初来使用,自己当初可能就无法顺利的封印她了。
  毕竟,不管是〈御魂振〉的咒术还是〈泰山府君祭〉的秘仪,只要使用这匹眷兽的能力扫出一斩,那就都能斩断其效果了。
  第六号没有被原初给吸收,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可惜...
  “你不是原初,我也不是以前的我。”
  罗真便对着女武神的方向伸出一只手。
  突然...
  “你不想知道监狱结界之内的秘密吗?”
  仙都木优麻没有任何前兆的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不想知道〈空隙的魔女〉现在在哪里吗?”
  一句话,让罗真的动作彻底的滞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