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8 曾经感受到的异常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
  这一刻里,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魔力。
  魔力的源头是罗真。
  只见,罗真停下了准备进行的攻击,注视向了仙都木优麻。
  眼眸中,前所未有的冰冷在汇聚。
  “你们果然对那月姐出手了吗?”
  这样的一句话从罗真的口中传出,却让所有人都不寒而栗了。
  罗真身上散发出来的魔力的氛围就完全变了,宛如不再像火焰般静静的燃烧,而是似邪气一样的起伏,让人有种当其爆发之时,所有的一切都将步向终结的恐怖感。
  “曜...?”
  看着这样的罗真,古城自己是战栗了起来。
  而其余人自然更是不用说,一个个的全都变了脸色,特别是梅雅姐妹,面色发白,眼中满是恐惧,若不是怕触怒罗真的话,这对姐妹恐怕已经逃跑了。
  “曜...!?”
  连被第六号给抓着的阿古罗拉都发起抖来。
  这大概也是罗真第一次做出这样的表现吧?
  过去的罗真在平时的时候是有点慵懒的感觉,对学习却异常的勤奋,对他人是感情丰富,对自己则非常的忠于内心,一直都在追求着奇迹、神秘和上进,即使难免有时候会很孩子气,在外面的时候却刻意维持完美形象,无可挑剔,但从来都不像现在这样,变得如此冰冷、暴戾。
  可此时此刻里,罗真却有如换了一个人一样,全身都散发出惊人的恐怖感来。
  这让仙都木优麻和第六号面色陡变。
  只是,第六号没有因此退缩,反而像是重新认识罗真一样,审视起了他。
  仙都木优麻亦是咬着嘴唇,如此开口。
  “我们没有对〈空隙的魔女〉出手。”
  仙都木优麻这样子说着。
  “因为,在外面,不管怎么对付她,那都是没有意义的。”
  没有意义?
  这是什么意思?
  仙都木优麻就只是凝视向罗真。
  “我想,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够发现才对吧?”
  “如果是和南宫那月朝夕相处,并且还像凪沙说的那样,既聪明,又强大,还拥有着丰富的魔导知识跟魔导技术的你的话,不可能没有发现她的异常。”
  仙都木优麻的这番话语,让罗真的眼眸微微波动了起来。
  “那月姐的...异常...”
  这样的话语,让罗真心中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扎着的一根刺终于被摇动了起来。
  其实,对于那月的事情,罗真的确不止一次的察觉到异常。
  比方说,以前也曾经提及过,那月的账户上就从来没有缺过钱,同时还有能力让罗真住高级公寓的最顶层,从小便不惜花费大钱让罗真学习各种事物,平时的生活也颇为奢侈,以一名国家攻魔官的待遇来说,明显不可能支持得起这样的挥霍。
  另外,那月在弦神岛的权利亦明显超出一般国家攻魔官的程度,不仅可以和人工岛管理公社周旋,从各大势力的手中保护罗真这个被觊觎的神子,还能得到拉·芙利亚的认可,成为阿尔迪基亚的公主,亦即夏音的监护者,亚斯塔露蒂也是那月不费吹灰之力就保下来的世界唯一一个能够和眷兽共生的人工生命体,连四年前在戈佐的魔族特区时,那月都能单方面下决定,让古城和凪沙来到弦神岛,接受最好的治疗。
  当时,被封印的阿古罗拉也是那月在处理。
  而被原初附身的凪沙却能安然无恙的接受治疗,不被有心人盯上,这些,要说没有那月的安排,根本就不可能。
  再加上其余种种迹象,哪怕那月是受欧洲魔族惧怕的魔族杀手,能够做到这么多的事情,那已经不单单是力量强大可以说明的了,必定还有什么其余的原因。
  就像仙都木优麻所说的那样,罗真是个聪明人,这些异常,他不可能没有感觉到。
  这也就算了。
  最最重要的是,在那月自己的身上,同样有着无法忽视的异常。
  那是在罗真还小的时候,那月刚从学校毕业,开始当上国家攻魔官的时候的事情。
  罗真犹记得,那一天,那月告诉自己,她要出一趟远门,大概要好几天才能回来。
  而等到那月回来时,罗真几乎是在第一时间里发现了那月的异常。
  首先,那月的身上没有心跳。
  其次,那月的身上也没有体温。
  更甚者,那月的身上还没有任何的生命活动的迹象,简直就像个人偶一样,根本不具备生命力。
  这些,罗真通通都能察觉,其抵达神域的〈心眼〉之力可不是随便说着玩的,这样的异常,压根不可能瞒得过罗真。
  除此之外,那月身上散发的魔性也和以往不同,身上还有不知名的魔术在作用,这些通通都瞒不过罗真。
  然后,根据这些迹象,罗真就懂了。
  作为一个拥有着极其丰富的魔导知识的人,罗真几乎瞬间明白这是什么状况。
  “那月姐并没有回来,回来的仅是受那月姐操纵的人偶而已。”
  就是这么回事。
  而那月貌似也发现罗真察觉了这些,在那以后每次都会独自外出,再回来时,身上就渐渐的有了各种生命迹象,被其操纵的人偶竟是变得越来越像人类,最后变得连罗真都完全看不出那月身上的异常。
  显然,为了不让罗真顾忌,那月拼命的在私底下锻炼自己操纵人偶的技术,最后让人偶几乎变成了自己的分身,完完全全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
  连抵达神域的〈心眼〉都再也察觉不出异常,可想而知,那月在此下了多少苦功,又为此做了多少努力。
  一切,都是为了让罗真知道,她就在他的身边,并没有离开。
  渐渐的,罗真开始分不清楚,和自己朝夕相处的那月究竟是本体还是人偶。
  如果一直和罗真朝夕相处的真的是人偶,而不是本体的话,那那月操纵人偶的技术恐怕也抵达了神域,其境界只怕得在擅长的空间制御魔术之上了。
  为了罗真,那月就超越了自己的极限。
  罗真能够感受到那月的这股心意,因此根本下不了决心去问那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真可以肯定,那月一定不想自己询问。
  “你只要知道,我永远都是你的姐姐,那就够了。”
  那月曾经对罗真说过这么一句话,让罗真再也没有过问这件事情。
  可这件事就像一根刺,一直都扎在罗真的心中。
  罗真会对那月唯命是从,更不想辜负那月的期待,一直以最快的速度精进着自己,学习各种能力,努力做到最好,让别人知道那月有一个优秀的弟弟,并为自己感到自豪,要说受到这件事的影响,同样是可以的。
  现在...
  “我来告诉你,南宫那月的本体究竟在哪里,她又为何那么特殊吧。”
  仙都木优麻的话音就这么落下。
  旋即,第六号的眷兽便豁然闪身而下,对着下方的监狱结界,终于劈下了斩击。
  “轰————!”
  轰鸣声响彻而起,直冲云霄。
  监狱结界的封印,在第六号的眷兽的斩击下,终于被破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