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3 难道还不笨吗?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轰隆————!”
  当整座岩岛都为之震颤而起,如瓦解般摇摇欲坠时,圣堂的内部,真祖级别的眷兽互相冲突所引起的冲击亦是恐怖得将整个圣堂都给摧毁似的,刮起暴风,卷起沙尘,碾碎墙壁,压垮地面,让圣堂变得像玻璃一样,支离破碎。
  如果不是阿蒂拉就在一旁,在双方发起冲突时,为了保护那月和阿古罗拉,挥出一剑,将大部分的余波都用闪电般的一斩给破坏的话,别说是圣堂,这座岛绝对会直接变成湮粉,绝无幸免。
  可即使是这样,圣堂的天花板依旧被轰碎,令得无数的碎石倾盆而下。
  只不过,碎石还没有来得及落地,就被两匹眷兽的冲天而起给阻止,被祂们身上的惊人魔力给蒸发。
  “吼!”
  手持灼热战斧的牛头神便一边咆哮,一边冲上夜空,对着自己面前的敌人,不停的劈斩而下,其攻击所携带的高温早已将大气的温度提高到极致,令得云层都被扭曲。
  “喝啊!”
  手持虹色光剑的女武神亦是终于发出娇喝,煽动羽翼,飞上半空,手中的光剑也不断的迎向来袭的灼热战斧,让虹色的火焰纵横,璀璨的剑光四射,照亮了整个夜空。
  两匹同根同源的眷兽就在激战着,手中武器每一次的碰撞都会掀起可怕的冲击波,不仅撼动了空间,还撼动了周围的海洋。
  形同移动天灾的存在的激战,所引起的结果,就是这样的。
  当然,这只是看得见的激战,看不见的激战也在进行。
  比如〈冥姬之虹炎〉的斩击可是连因果律都能切断的可怕攻击,若是被其扫中,那〈牛头王之琥珀〉一定会当场被切成两半,直接消散。
  为了避免这样的结果,手持灼热战斧的〈牛头王之琥珀〉就一直都在使用自己的能力,制造着熔岩,让熔岩的巨桩在自己的四周徘徊,每当遇上女武神挥剑斩来时便让熔岩尖桩掠出,如盾牌一样承受对方的一击,避免被斩杀的结果。
  同时〈牛头王之琥珀〉亦是从头到尾都在猛攻,让〈冥姬之虹炎〉落于防守,很难反击,其可怕的斩击被限制住了。
  但〈冥姬之虹炎〉也不甘落于下风,数次钻过〈牛头王之琥珀〉的攻击,扫出数道剑光,只是被徘徊在〈牛头王之琥珀〉身周的熔岩尖桩给挡下了而已。
  就这样,两匹天灾级的眷兽不断激战,即使升上高空依旧掀飞了云层,挤爆了气压,让恐怖的轰鸣和冲击如炸雷霹雳,不停的在徘徊。
  罗真与第六号便彼此释放出目前所能动用的最强魔力,不住的输送给眷兽,让身上的魔力火柱源源不断的升腾起来,永无止境。
  “太乱来了...!”
  靠着空间制御魔术进行空间跳跃避开余波,却还是险些被卷入的仙都木优麻不禁苦笑着。
  本来,仙都木优麻的计划仅是依赖第六号的眷兽的能力,将那月的梦境给切开,唤醒她,并解放监狱结界,让里面的仙都木阿夜被解救出来而已。
  可现在,看第六号那浑身即将消散,一心只有罗真的模样,仙都木优麻就知道,第六号已经不会再协助自己了。
  本来,第六号会协助仙都木优麻,目的就仅是为了和罗真全力一战。
  如今,第六号已经如愿以偿,仙都木优麻的事情怎么样,对她来说,都无所谓。
  既然如此,想借用第六号的力量的如意算盘就算落空了。
  “那么...”
  仙都木优麻转过头,看向那月所在的方向。
  “事到如今,只能对〈空隙的魔女〉出手。”
  这是仙都木优麻唯一能够采取的方式。
  没有第六号的力量,仙都木优麻根本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在不伤及那月的情况下,破除监狱结界。
  “说实话,我并不想这么做...”
  但除此之外,已经别无他法了。
  仙都木优麻咬着牙,唤出自己的守护者,让苍蓝的骑士在自己的背后出现。
  只是...
  “既然不想这么做的话,那就别做啊,笨蛋。”
  这样一个声音传入了仙都木优麻的耳中,让仙都木优麻浑身一颤,脸上的苦笑更浓,转过身,看向了声源处。
  在那里...
  “终于轮到我们单独相处了呢,优麻。”
  古城有些狼狈的站在那里,脑袋还被磕破了似的,流着鲜血,却对着优麻露出笑容。
  看来,为了躲过刚刚那两匹天灾级的眷兽的冲撞,古城费了不少的努力,却还是沦落成这副模样。
  不,身为一介普通的高中生,能够付出这点代价就在刚刚的碰撞中幸免于难,那已经是相当惊人。
  “幸好那个拿着奇怪的剑的女孩子顺势向我这边扫了一剑,帮我砍掉了冲击波,否则我一定已经死掉了。”
  古城瞥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将那月和阿古罗拉都给带走,在墙角处安置下两个少女,然后就一直定定的注视着沉睡中的那月的阿蒂拉,目光重新投至仙都木优麻的身上。
  “古城...”仙都木优麻颤抖着声音的道:“你一定要介入进来吗?笨蛋!”
  仙都木优麻最不愿意对上的就是古城。
  无论是罗真还是那月,对于仙都木优麻来说只不过是仅限于认知而完全不认识的外人,与他们做对,没什么好犹豫的。
  但古城不一样。
  对于古城,仙都木优麻一直将其当做特别的存在。
  如果说,那月身为魔女的命运里,唯一为其注入意义的是罗真的话,那仙都木优麻身为魔女的命运里,唯一为其注入意义的就是古城了。
  因为,在那座森林里,第一个和仙都木优麻搭话的就是古城,第一个和仙都木优麻彼此自我介绍的也是古城,凪沙只是陪他们两人玩而已,对于仙都木优麻来说,古城是毋庸置疑最重要且最特殊的存在。
  然而...
  “笨蛋的是你才对!”
  古城擦掉头上流下的鲜血,瞪向了仙都木优麻。
  “我是不知道什么魔女的契约有多么让人无奈,更不知道你们的事情有多严重,说实话,我的脑袋现在还一团乱,能够理解的事情根本不多。”
  古城终究是个普通人,这就是他的极限。
  但有一件事,古城是可以认定的。
  “你害凪沙哭了,还对刚刚认识的朋友出手,甚至打算伤害无辜的人,就为了救一个犯罪入狱,为了自己可以把你当做道具使用的混蛋,这难道还不笨吗?”
  古城冲着仙都木优麻呐喊。
  “我所认识的优麻,虽然不能说是善良,却绝对不会这么不明是非,如果自己的朋友变成这样,那么,就算豁出一切不管,我也要将你带回去,让你向所有人磕头道歉!”
  古城的眼中便燃烧起斗志。
  “从现在开始,就是我,晓古城的战争!”
  如此呐喊着的古城的身上,一股前所未有的神气突然涨动了起来。
  “古城...你...!?”
  看到这一幕,仙都木优麻大惊失色。
  古城却是丝毫不觉,握紧了拳头,无意识间将神气汇聚在拳头上。
  “给我觉悟吧!优麻!”
  古城向着仙都木优麻狂奔而去。
  “呜...!”
  仙都木优麻不由得吐出苦闷的声音,让自己的守护者掠至自己的面前,挡在了那里,迎来古城的挑战。
  古城与仙都木优麻便也进入了激战。
  这场战斗,谁都预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