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3 跟我好好的说明一下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嗯?”
  一直都在观望着战场的仙都木阿夜突然眉头一皱。
  不仅是仙都木阿夜而已,连那秀气的青年都像是有所感觉一样,面色前所未有的一动,猛的转过头,看向了战场的后方。
  在那里,有数道身影以惊人的速度狂奔而来。
  “那是...!?”
  那月、古城以及阿古罗拉一行三人也发现了这一幕,纷纷都产生了反应。
  三道身影便奔至遭受到夹击的罗真的身边,呈现三角之势的将其保护在内里。
  并且,分别面向了来自三个方向的攻击。
  “〈雪霞狼〉!”
  伴随着这样的一声娇喝,满脸凛然的少女手持银色的机枪,如一道道银光一般,刺出了无数的枪击,迎向了从前面来袭的毒蜂群。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在那无数的枪击之下,数量庞大的毒蜂一一都被化作银光的机枪枪尖给贯穿,并在被贯穿的瞬间里化为虚无,与魔力一起,通通都被消灭。
  “什...!?”
  看到这一幕,纪柳乐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姬柊...!”
  “雪菜...!”
  古城和阿古罗拉则双双认出了少女的身份,又惊又喜的出声。
  少女,正是姬柊雪菜。
  而在姬柊雪菜迎击纪柳乐的眷兽时,另外一个少女则迎击了从右边袭来,全身燃烧着火焰的奇力加。
  “————「寄宿于吾身的神女们,将军之束缚赐予狂乱之人」————”
  如此咏唱着庄严的咒语的乃是身穿礼仪服的银发公主。
  “拉·芙利亚·利哈瓦因...”
  那月低声道出了对方的名字。
  正是拉·芙利亚。
  这一刻里,拉·芙利亚便一改以往的俏皮模样,似神圣的天女一般,虔诚的咏唱出这样的咒语来。
  下一秒钟,将大气都给冻结的极寒的冰气从拉·芙利亚的身上似蒸汽一样的被释放,迎向了奇力加。
  这些寒气,通通都是以可怕的灵力所形成的。
  结果,遇上寒气的奇力加身上的火焰不但没有将其融化,竟是反而被吹灭似的,令得奇力加怪叫一声,浑身冰霜的暴退。
  “精灵召唤士...!?”
  奇力加便死死的盯着拉·芙利亚,面容扭曲。
  同为精灵召唤士,奇力加立即就明白,眼前这个美丽得不像话的少女之所以能够克服属性的伤到自己,原因在于其召唤了比自己的炎精灵更高阶的精灵。
  而剩下的一人,迎来了从左边袭击而来的布鲁德。
  会和雪菜以及拉·芙利亚在一起的人,自然只有一个。
  那就是狮子王机关的舞威媛,煌坂纱矢华。
  此时,纱矢华正往前举出握着银色巨剑的手。
  霎时,银色的巨剑突然分成了前后段,以相当于护手的部位做为支点,让分开的剑身一百八十度的回转,并伸出银弦,彼此连接,化为了新的武器。
  纱矢华的剑便摇身一变,变成了拥有着美丽拱弧,造型极具现代感的西洋弓。
  以前也曾经说过,名为〈煌华麟〉的武神具的能力有两个。
  一个是模拟出空间的断层,进而使〈煌华麟〉化作无敌的剑,亦能化作无敌的盾的能力,属于「剑」的形态的能力。
  除此之外,这件武神具还有另一个能力,存在于这件武神具的另一个形态「弓」当中。
  是的。
  所谓的〈煌华麟〉其真正的形态应该为「弓」而不是「剑」。
  ————〈六式重装降魔弓〉。
  这才是〈煌华麟〉的正式名。
  现在,纱矢华便使用了这件武神具的真正力量。
  “————「狻猊之舞伶暨高神真射姬于此诵求」————”
  狮子王机关的舞威媛一如其名那般,一边似歌唱般的咏唱出澄澈的祷词,一边捞起自己的裙摆,从系在大腿上的皮套中抽出了一根金属制的飞镖。
  不,那不是飞镖,那是箭矢。
  只有箭尾的金属箭矢。
  纱矢华便将箭矢搭在弓上,与拉弓的动作一起伸长,使金属飞镖化作了箭身完全由充沛的咒力所形成的光之箭矢,却是没有对向布鲁德,而是对向了高空。
  “————「极光的炎驹,煌华的麒麟,汝统天乐及轰雷,乃披愤焰贯射妖灵冥鬼之器」————”
  祷词一结束,纱矢华立即射出手中的箭矢,令其如一道闪光般,没入云层。
  顿时,尖锐的飞射声划穿大气,化为犹如恸哭声般的骇人远嗥。
  那刺耳的声音,最终竟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在半空中展开了。
  这就是〈六式重装降魔弓〉的真正能力,用来射出专门为其准备的咒矢所用的魔弓。
  纱矢华所射之箭,并不是用来贯穿敌人用的,其真面目乃是用来奏响声乐的镝矢。
  就像罗真,其脑袋里沉睡的众多咒术知识以及魔术知识当中,有很多都是必须经过大费周章的准备或者干脆无法凭借人类的一己之力来施展的术式一样,这个世界也有着很多失落的秘咒,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使用。
  纱矢华所使用的武神具的真正能力就是用来射出人类的声带和肺活量无法吟唱的失落密咒,用镝矢来作为代替,进行咏唱的咒箭。
  拜此所赐,纱矢华得以以镝矢为媒介,施展出人类所无法企及的大规模咒术秘仪,威力足以湮灭吸血鬼的眷兽。
  于是,响于整座战场上空的镝矢的咒语便描绘出半径长达数公里的巨大魔法阵,让一股可怕至极的重压如光柱般从魔法阵上落了下来,狠狠的镇压下去。
  “咕喔...!?”
  布鲁德顿时被可怕的重压给轰得停下了暴掠的身形,甚至跪进了地面,再也动弹不得。
  以如此大规模的咒术来对付区区一人,实在有些过分,但想到对方是连龙都能屠杀的屠龙者,拥有着刀枪不入的身躯,这样的攻击,一点都不嫌重。
  姬柊雪菜。
  煌坂纱矢华。
  拉·芙利亚。
  三个突然闯入战场的少女便一一迎击了凶恶的魔导犯罪者,将罗真护在中间,丝毫损伤都没有出现。
  “你们...”
  罗真讶异而起了。
  “呵呵。”拉·芙利亚没有回过头,背对着罗真,轻声笑道:“没有来晚吧?”
  “真是的。”纱矢华则握着银弓的抱怨道:“为什么我要来帮这个男人啊?”
  至于雪菜...
  “学长...”
  雪菜倒是回过头来,瞪了罗真一眼。
  “关于你今天把我丢在商场里,一个人和拉·芙利亚跑去做了什么,又为什么导致现在这个状况发生的前因后果,希望之后你能跟我好好的说明一下。”
  雪菜的语气里就充满着气愤。
  可想而知,今天被罗真抛下一整天,又因为弦神岛上的空间异常而始终无法找到罗真,雪菜到底有多奔波,方才顺利抵达了这里。
  这样的雪菜的心情如何,同样可想而知。
  就算不知道,接下来也会知道。
  毕竟...
  “为了赶过来,雪菜可是将挡路的两个魔女狠狠的修理了一顿,现在估计那两个阿姨已经有心理阴影了吧?”
  拉·芙利亚便愉快似的说出这样的话语。
  可怜的梅雅姐妹,好不容易才从罗真的手中逃过一劫,最终,还是没能幸免。
  罗真便愣愣的看着这样的雪菜、纱矢华以及拉·芙利亚一眼,随即笑了。
  笑得相当无奈。
  “好吧,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
  罗真看向周围的罪犯们。
  “现在,先解决掉他们再说吧。”
  三个少女顿时点了点头,回应了罗真。
  眼中,斗志开始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