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4 只有那一位才有资格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眼看着雪菜、纱矢华以及拉·芙利亚一行三人闯进战场,仙都木阿夜的眼眸微微闪烁。
  而那秀气的青年,看着雪菜以及纱矢华手中的武器,眯起了眼睛。
  “〈七式突击降魔机枪〉...〈六式重装降魔弓〉......原来如此,狮子王机关的剑巫和舞威媛吗?”
  一直对任何状况都不感兴趣的这个秀气的青年,此时此刻里,竟是透露出一丝情感来。
  “还真是一直都只有在没必要的关头里才会出现呢,狮子王机关。”
  秀气的青年便讽刺着,言语间竟是透露出些许的冰冷和憎恶来。
  尤其是当其看到雪菜手中的〈七式突击降魔机枪〉时,秀气的面容更是前所未有的微微抽搐。
  一会以后,秀气青年才总算平静了下来。
  “算了,现在不是和你们起冲突的时候,狮子王机关。”
  秀气青年便推了推眼镜,恢复了先前的观望模式。
  反倒是仙都木阿夜,目光开始游移,最终落在了于后方凝视着战场的那月身上,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罗真一行也重新对上监狱结界的犯罪者一行。
  “居然只凭一把那么贫弱的枪就打倒了我的眷兽...”
  纪柳乐注视向雪菜,眼中满是杀气。
  “唔...”
  雪菜承受着这股杀气,浑身紧绷,丝毫不敢大意的举起手中的破魔长枪,对向纪柳乐。
  “精灵召唤士...”
  奇力加的注意力则已经彻底被拉·芙利亚给夺走,再也容不下其余人。
  “是的,我是精灵召唤士,跟把精灵植入体内借以挥霍大量灵力的你不同,而是货真价实的精灵召唤士喔?”
  拉·芙利亚面不改色的笑着,言语之间的毫不留情却让奇力加的面容更加扭曲。
  或许,奇力加已经感觉到了,眼前之人乃是自己绝对及不上的存在吧?
  那不是指力量不及对方,而是指身为精灵召唤士的位阶。
  奇力加所操纵的炎精灵只不过是低等精灵,本人亦只有操纵低等精灵的能力。
  这是之前也提及过的事情,精灵只有具备适性的能力者才能成功召唤,并且一旦召唤成功,短时间内就会瓦解消灭,只有高阶的魔术师或者圣职者才可以将其当成魔术及咒术的媒介来运用,若是要稳定的召唤出精灵来使役,需要战舰才能搭载的巨大精灵炉来作为载体才行,不是单凭个人就能使用得来的力量,唯有拥有极高的精灵适性的精灵召唤士才能在自己的体内召唤精灵,并随心所欲的操控其灵力。
  但视适性的高低,精灵召唤士的等级也大有不同。
  本来,想拥有对精灵的适性就已经是一件很难的事情,适性还得高的话,那自然是堪称凤毛麟角的存在。
  奇力加虽是精灵召唤士,其资质却只能支持他使役炎精灵这种低等精灵而已。
  反观拉·芙利亚,作为阿尔迪基亚皇室之女,最高等级的灵媒,其对精灵的适性同样是最高等级,别说是炎精灵,就是最为高级的光精灵都能进行使役。
  据说,身为魔导之国,阿尔迪基亚便开发出能够将光精灵召唤出来的精灵炉,借着精灵炉内提供的庞大灵力,可以暂时提升武器的圣性,使其蜕变为仿造传说中的圣剑而现身的拟造圣剑,拥有驱使神气的效果。
  因此,阿尔迪基亚的〈圣环骑士团〉才是最优秀的对魔族部队,因为他们的拟造圣剑的破魔效果,对于魔族而言,可谓是天敌。
  而拉·芙利亚单凭自身一人就能办到一样的事情,将自身当做精灵炉,召唤出最高等级的精灵,借此来挥霍惊人的灵力及圣性。
  和拉·芙利亚一比,奇力加只不过是个低等的精灵召唤士,其本身亦是有这样的自觉,方才会将炎精灵直接植入自己的体内,借此得到更有效率的杀敌能力。
  但这种邪门歪道,在身为最高等级的精灵召唤士看来,自然是下三滥的招数了。
  “我会告诉你,何为真正的精灵召唤士。”
  拉·芙利亚的身上开始冒出大量的寒气,体内也召唤了精灵,累积了庞大无比的灵力。
  “杀了你...!杀了你...!”
  奇力加目眦欲裂的盯着拉·芙利亚,浑身都冒出了澎湃的火焰。
  与此同时,纱矢华亦迎来和布鲁德的一战。
  “噢噢噢...!”
  布鲁德便怒吼着在可怕的重压中挣扎起身,即使浑身肌肉都在嘎吱作响,依旧还是站了起来。
  “骗...骗人的吧?”
  纱矢华已经目瞪口呆了。
  “单凭肉身硬抗大规模的咒术?”
  那简直是闻所未闻的事情。
  但布鲁德就能够办到。
  因为...
  “我的身体淋过龙血,不仅能够刀枪不入,而且拥有和龙种不相上下的抗魔能力,区区咒术,看我破开它...!”
  布鲁德放声怒吼着。
  “可恶!所以说我才讨厌男人!全部都只是这种野蛮又恶心的货色而已!”
  纱矢华怒骂着,却还是举起了银弓,开始迎击布鲁德。
  三个少女便分别都和三个犯罪者对上。
  而那些其余的监狱结界的犯罪者...
  “哗————!”
  在犹如游水般的声响之下,无数银白色的锁链窜开,一一抽在了那一个个还侥幸未死却已身受重伤的魔导罪犯的身上。
  “嘭!”“嘭!”“嘭!”“嘭!”
  闷击声响之下,银白色的锁链狠狠的轰飞了一个个的罪犯,让他们彻底倒地,再也无法起身。
  罗真的身周就徘徊着这无数条银白色的锁链,像被拥有生命的宠物给依偎着一样,解决了所有的魔导犯罪者。
  如此一来...
  “就只剩下你们而已了吧?”
  罗真将目光投至最后方的仙都木阿夜及秀气青年的身上。
  除了纪柳乐、布鲁德以及奇力加以外,在场的监狱结界的逃出者里,就只剩下这男女二人。
  只是...
  “务须着急,曜。”
  仙都木阿夜如同等了很久一样,对着罗真露出淡淡的笑容。
  “你的对手不是我,更不是他。”
  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只有那一位才有资格当你的对手,难道不是吗?”
  仙都木阿夜漠然的说着这番话,并转过身,看向自己的身后。
  秀气的青年同样看了过去。
  而罗真,早在仙都木阿夜说出这番话以前便心有所感,凝起眼眸,沉默了一下下,紧接着叹出一口气,让面色变得冰冷起来,看向一个方向。
  在那里...
  “看来,我这一趟并没有白等。”
  少女的笑声从空间中毫无征兆的响起,让那里的空间豁然裂开。
  少女就缓缓的从中走了出来。
  其一出现,整个战场的大气都似凝固起来一样,变得无法流动。
  所以人就都在看着这个少女,面色陡变。
  只有罗真,冷冷的凝视着她,唤出她的名字。
  “嘉妲·库寇坎...”
  最强大、最凶恶的敌人终于出现在了这里。
  与罗真,毅然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