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9 真正的目的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另一边...
  在弦神岛北端一个被落雷给摧毁得只剩下一片焦土的港口里,有三道身影极为狼狈的登了上来。
  “没想到,逃出监狱结界以后居然沦落成这个狼狈的模样...”
  手持荆棘般的长鞭的纪柳乐浑身湿哒哒又焦黑的摇晃着身影,靠在一艘被海浪卷上来的破败船体上,一边剧烈的喘息着,一边吐露出怨恨般的话语。
  “那就是真祖的力量吗?”
  布鲁德同样狼狈,面色沉重,眼中流露出来的是无尽的阴霾。
  “南宫那月的弟弟居然能够和那种人分庭抗礼...”
  奇力加亦是阴沉着脸。
  但是,回想起刚刚那末日般的情景以及那可怕无比的力量,三人的内心便颤抖着。
  没办法。
  一想到罗真居然能够和第三真祖抗衡,展现出那种程度的力量,三人就不由得这么想。
  如果第三真祖没有出现,三人继续和罗真战斗下去,那么,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样的呢?
  恐怕,和如今已经尸骨无存的修特拉相比,那都不会好到哪里去吧?
  “那种怪物,为什么会是南宫那月的弟弟,又为什么会是人类啊?”
  纪柳乐便咬牙切齿着。
  对于能够被自己所隶属的第三真祖看重,甚至视作平等的对手的罗真,纪柳乐有着说不出来的嫉恨。
  “明明我才是嘉妲大人的血族,嘉妲大人却是没有看我哪怕一眼...”
  纪柳乐就为此感到憎恶,甚至是怨恨。
  然而...
  “在他们那种级别的人眼中,你们就是这种程度的存在而已,根本不值得他们认真对待。”
  这样的一句话就突然传入三名犯罪者的耳中。
  “......!”
  三人立即转过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在那里,身上同样有些湿哒哒,却貌似很好的将落雷或者岩浆给挡下的三个少女出现了。
  “看到那种等级的战斗,说实话,我已经对你们不感兴趣了,但没办法,让你们跑掉的话更让人觉得不愉快,最重要的是那个人也会感到不痛快,所以,作为余兴节目,还是请你们好好陪陪我们吧?”
  拉·芙利亚便悠然的笑着。
  “你们已经逃不了了。”雪菜更是架起银枪,目光直视而来,道:“之后我可是有很多话想跟那个人抱怨,请你们赶紧束手就擒吧。”
  “说的没错!”纱矢华甩着湿哒哒的头发,怒气冲冲的道:“这次就算是我也生气了,那个男人,既然不顾周围这么乱来,等到解决掉你们以后,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一行少女们便都这么说着,看来对罗真和嘉妲的激战存在了不少的怨气,准备发泄到三个犯罪者的身上了。
  这自然让三人怒了。
  “还真敢说啊...!”
  “既然你们自己来送死,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看我杀了你们!”
  纪柳乐、布鲁德和奇力加便纷纷怒而出声。
  一行人就在这里彼此对上,再次展开了激战。
  ............
  与此同时,在另一处海岸上,随着空间的波动,三个人从中狼狈的跃出。
  “还...还以为死定了...”
  古城一屁股坐在地面上,一副颓废的模样。
  “曜...”
  阿古罗拉则是眺望着大海的方向,担忧不已。
  “那个家伙,居然这么乱来,看来以后得好好教教他怎么才算有分寸了。”
  连那月都苦笑了起来。
  如果不是那月使用空间制御魔术,将古城和阿古罗拉一起带走的话,这会,只怕三人很难逃出生天吧?
  只不过...
  “你瞄准的就是这一瞬间吧?”
  那月像是做好了什么心理准备一样,转过身,看向自己的背后。
  仔细一看,那里竟是还有一个人。
  “他真的成长了,如果正面交手,我一定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只能出此下策,谁让我是狡猾的魔女呢?”
  伴随着这样的话语,拥有着火眼的魔女缓缓的出现。
  “仙都木阿夜...!”
  看到对方,古城立即起身,叫出了声。
  “呜...!”
  阿古罗拉同样被吓了一跳。
  只有那月,如同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了一样,极其的冷静。
  “你的目标本来就是我,没必要和曜动手,直接冲着我来就行,会变成这样,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作为仙都木阿夜的友人,又是过去阻止了仙都木阿夜的人,那月怎么会不知道仙都木阿夜在盘算着什么呢?
  “从监狱结界里逃脱可不意味着就结束,如果不能实现你的愿望,那你宁愿一辈子都被关押在其中,所以,逃狱计划的成功只是你计划的一部分,你真正的目的还是想对我下手啊,阿夜。”
  那月道出了仙都木阿夜的目的。
  过去,仙都木阿夜不惜犯下严重罪行,都要举办一个魔导实验。
  那个实验,其实就是利用一本魔导书的力量,创造出仙都木阿夜想看到的世界。
  魔导书之名为————〈暗誓书〉。
  那是仙都木阿夜十年前从LCO的机密书库里带出来的一本魔导书。
  魔导书的能力乃是能够随心所欲的改变世界的禁忌之力。
  仙都木阿夜便是准备利用它,创造出自己想看到的世界。
  “你从过去就一直认为这个世界是错误的,遭受诅咒的不是我等魔女,而是这个世界。”
  那月低声说着这样的话。
  这是十年前的时候,仙都木阿夜曾经对罗真说过的话语。
  这位魔女,一直都在哀叹着一生下来就是魔女的自己以及其余人的命运,认为这个充斥着魔术、咒术以及其余各种怪力乱神的力量的世界是一种错乱,进而走向了一条不归路。
  也就是说...
  “你一直都想利用〈暗誓书〉的力量随心所欲的改造世界,让这个世界失去所有的异能之力,证明你的想法是对的。”
  那月如此说了。
  “所以,你选择在弦神岛使用那本魔导书,因为这里是用魔术建造起来的人工岛,没有比这更适合作为你实验的舞台。”
  可是,这个实验一旦成功,失去所有异能之力的弦神岛就会立刻沉入海中,不留一丝痕迹。
  因而,十年前,那月阻止了仙都木阿夜,并带走了〈暗誓书〉。
  “事到如今,你还没有放弃,想将〈暗誓书〉给夺回去吗?”
  那月瞪向了仙都木阿夜。
  对此...
  “既然你明白,那就将〈暗誓书〉交出来吧,那月。”
  仙都木阿夜直视向那月,语气第一次带上了情绪。
  “让我终止这个错误的世界,终止这个让我等受到诅咒的世界,这也是为了你,因此,把〈暗誓书〉交给我吧,那月!”
  仙都木阿夜向着那月伸出一只手。
  理所当然,那月是不可能同意的。
  即使那月现在的力量还没完全恢复。
  “我会再一次阻止你的,阿夜。”
  “我知道,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阻止我的永远是你,但我这次必须得成功,必须。”
  两个过去感情深厚的魔女便互相瞪视着。
  然后,同样展开了一场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