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4 一切的落幕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这一天,弦神岛注定要背负起众多的责任,为此次事件造成的一切后果收拾善后。
  毕竟,在波胧院节庆的前夜祭里发生这么大的事件,若不好好处理的话,那甚至有可能会引起国际问题。
  别的不说,单单说来自世界各地的大量游客,在抵达弦神岛以后,参加波胧院节庆之前,竟是遭遇到这么大的骚乱,如果不是没有人出事的话,那弦神岛的责任可就大了。
  仔细想想,这些游客也的确是运气不好,先是遇上空间混乱的异常,无法好好的观光和游玩,又是在前夜祭里被惊天动地的天地异象给吓得陷入恐慌,好好的一趟旅途就这么被糟蹋,着实受罪不小。
  好在,除了靠近北端的港口一带以外,弦神岛的其余地方并没有遭受到实质上的损失,即使罗真和嘉妲之间的激战导致的天地异常让弦神岛几度摇摇欲坠,但由于两人之间的战斗终究是在海上的关系,损失总算被压制在了最小,这点真的是不幸中的万幸。
  当然,罗真和嘉妲之间的激战还是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至少,在那以后,作为战场的那一片海域的海流及生态整个陷入了错乱,若不好好想个办法弥补,怕是那一带会直接变成灾区,连船只都无法在其中通行,让弦神岛的交通、贸易、运输以及其余海上工作变得无比艰难。
  这样一来,损失就是永远的,作为一座远离大陆的人工岛,需要靠外界补给来维持运作的弦神岛绝对担当不起这样的损失。
  但这就是真祖级别的存在全力一战带来的结果,因此,真祖才会被视作全世界最可怕的存在,宛若移动天灾,受人敬畏。
  这些都是人工岛管理公社需要处理的问题,罗真也没有半点的愧疚之意。
  归根究底,此次事件之所以会出现,人工岛管理公社设计了监狱结界的事情亦是功不可没,虽说监狱结界的存在对于世界各国都是有必要的,否则凶恶的魔导罪犯根本无处关押,但作为将那月当做道具来使用的罪魁祸首,这笔帐,罗真迟早会和他们算清楚。
  而和罗真比起来,在其余地方进行的战斗无疑比较没有悬念。
  虽然比不上罗真,但一众少女们同样各自取得了自己的胜利,将监狱结界的逃出者们全部击败。
  雪菜便和先前一样,对上了纪柳乐,面对纪柳乐强大的眷兽,雪菜的〈七式突击降魔机枪〉就完美的产生了克制,无论是精神支配的眷兽还是群居性质的眷兽,在雪菜的枪下,均都被斩杀得无影无踪,最后在纪柳乐准备慌慌张张的逃跑时,雪菜使用了对魔族专用的剑巫咒术,将其打倒,圆满的取得了胜利。
  拉·芙利亚更是不用说,作为最高等级的精灵召唤士,奇力加那种邪门歪道的精灵召唤士自然没有半分取得胜利的可能,在拉·芙利亚持续召唤的高等级精灵的力量下,先是被冻结成冰,紧接着被拉·芙利亚召唤的光精灵所赋予的拟造圣剑砍断了体内的术式,解放了被植入体内的炎精灵,让奇力加彻底的变成了一个废人。
  反倒是纱矢华,对上布鲁德,意外的遭遇了苦战。
  身为屠龙者一族的后裔,布鲁德拥有着强健的体魄以及坚韧的肉体,再加上抗魔能力也很强,面对纱矢华的咒术、诅咒以及武神具的大规模咒箭炮击都能承受下来,一度将纱矢华逼入险境。
  所幸,纱矢华的武神具并不仅仅只有弓的形态,剑形态下的绝对斩击以及绝对防御对于布鲁德这样纯粹的近战好手而言威胁可不小。
  于是,经过一番苦战,纱矢华以式神作为诱饵,将布鲁德诱入了咒术陷阱里,再对动弹不得的他直接砍下一剑,以模拟出空间断层的无物不破的一击深深的砍伤了布鲁德刀枪不入的身体,令其彻底的倒下。
  三个监狱结界的罪犯便在这里相继受到制裁,伤的伤,废的废,最后和早已被打倒的梅雅姐妹一起,被拉·芙利亚用阿尔迪基亚的魔导技术给封印,之后等待他们的恐怕会是生不如死的待遇。
  然后,那月与阿夜之间的激战也得出了结果。
  意外的是,打倒了阿夜的不是那月,而是阿蒂拉。
  面对全盛时期的阿夜,尚且还在虚弱状态的那月便完全不是她的对手。
  不过,在阿夜准备对那月下手的时候,阿蒂拉才总算出现。
  “你就是我的敌人吗?”
  阿蒂拉只是对阿夜吐露出冰冷的话语,在阿夜的面色为之陡变时,手中的军神之剑已经是化作一道虹色的斩击。
  一剑。
  就一剑。
  阿蒂拉只不过是挥出这么一剑而已,阿夜便连还手的力量都没有,身体直接被砍出了一道狰狞的伤口,浑身鲜血四溅,使其倒了下去。
  随着阿夜的倒下,监狱结界的事件便彻底的宣布了结束。
  人工岛管理公社在这以后也发布了说明。
  “此次发生在弦神岛的事件均为国际犯罪组织LCO所引起,但犯人已经遭到了逮捕,还请各位旅客和市民安心,尽情的享受接下来的波胧院节庆。”
  伴随着这样的说明发布,一系列的事件才总算落下幕布。
  只有两件事,姑且还值得一提。
  一件是仙都木优麻的事情。
  作为此次事件的犯罪者兼受害者,仙都木优麻最后侥幸未死,似乎是因为在监狱结界坍塌,仙都木阿夜等人脱离监禁时,那月出手,将奄奄一息的她转移到了别的地方,逃过一劫。
  还有一件事则是监狱结界的最后一个逃出者,那秀气的青年,最后失去了踪迹,不见了踪影。
  此次事件里,成功逃狱的人就只有他一人。
  而本人似乎趁机在基石之门的博物馆里盗走了什么,旋即才销声匿迹。
  “可惜,如此热闹的祭典,我不能参与进去。”
  事件落幕以后,在弦神岛靠岸的一艘豪华游轮的甲板上,奥尔迪亚鲁公国的领主便站在这里,眺望着落下所有事件的弦神岛,嘴上说着可惜,脸上却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毕竟,多亏如此,我看到了好东西。”
  罗真所展现出来的恐怖实力,让瓦特拉欣喜若狂的笑着。
  “这也要多亏了你啊,陛下。”
  瓦特拉便笑着向着甲板上一个伤痕累累的瘫坐在地面上的少女行礼。
  “......没想到,我居然会被你给救了。”
  嘉妲既似不快,又似挑衅般的对着瓦特拉开口。
  “怎么?想趁机吞噬我吗?蛇夫?”
  即使身受重伤,嘉妲依旧没有展现出丝毫的怯意,像只对猎物露出獠牙的母豹一样,脸上满是斗志。
  “怎么会呢?”瓦特拉摊了摊手,道:“凭现在的我的话,想吞噬真祖,依旧稍显不足,未免被陛下反噬,我还是识相点比较好。”
  其实,最重要的是瓦特拉对现在的嘉妲也没什么兴趣。
  “那倒也是。”嘉妲低声道:“看到那种程度的力量以后,对其余人已经基本升不起什么兴趣了啊。”
  嘉妲便像是在感受着身上的痛楚一样,愉快的笑了起来。
  “南宫曜日,真是不可思议的人。”
  “我们一定还会再次相遇的。”
  “一定...”
  留下这样的话,嘉妲融入了空间中,消失不见。
  瓦特拉坐视着嘉妲的离去,继续眺望着弦神岛,脸上的笑容比嘉妲更愉快。
  “连真祖的心都能俘虏,真不愧是我看中的对手。”
  “看来,想和这样的你好好的大战一场,需要做些准备了。”
  “希望下次再次展现出那种力量时,我已经能够站在你的面前。”
  “我所敬爱、敬佩、敬仰的神子。”
  阴冷的蛇就为了以后的狩猎,狰狞的笑着。
  未来,注定更加不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