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6 追求什么?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于是,拉·芙利亚就这么走了。』菠﹣萝﹣小』说
  如同相遇那次来得是那么突然一样,这次也走得极为突然。
  虽说,本人在离开前是满脸的不情愿,但真的到了该走的时候,拉·芙利亚又没有任何的犹豫,非常潇洒的率领着〈圣环骑士团〉的骑士们,一起登上了专用的飞行船。
  那个样子,简直就像是在印证其刚刚所说的话一样。
  亦即,这只不过是暂时的别离。
  这位王女殿下迟早还是会出现在罗真的面前的。
  罗真就有这样的感觉。
  反倒是纱矢华,一副恨不得赶紧离罗真远远的,却又很想回来见雪菜的模样,纠结得不行。
  最后,纱矢华只能两眼含泪的对罗真扔下一句话。
  “你这个家伙最好去死一死啦!”
  纱矢华就只是抛下这么一句话,然后就怕被罗真报复一样,慌忙的随着拉·芙利亚登上了飞行船。
  “什么跟什么啊?”
  罗真翻着白眼的目送她们。
  理所当然,雪菜也在一旁。
  其脸上,并没有半分的不舍。
  “纱矢华一直都在努力的做好自己的工作,既然如此,我也应该振作起来才行,况且,这不会是最后一次见面,我有这样的预感。”
  雪菜便这么对着罗真说了。
  罗真知道,就算表面上没说出来,其实,雪菜应该很憧憬纱矢华才对。
  即使纱矢华是那副冒失的模样,但就像雪菜以前所说的一样,纱矢华一直像她的姐姐一般,会对自己的姐姐感到憧憬,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不过...
  “学长似乎意外的和纱矢华很要好的样子,这点实在出乎我的预料。”
  雪菜好像误会了什么。
  如果罗真和纱矢华那样也叫要好的话,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仇人了。
  雪菜不知道罗真与纱矢华之间发生过什么,要不然绝对不会这么想。
  当然,若是雪菜知道罗真和纱矢华之间做过什么,那么,罗真以后八成得一直顶着雪菜的轻蔑和鄙夷活下去了吧?
  不管怎么样,随着拉·芙利亚和纱矢华的离去,再加上古城等人前往陪伴仙都木优麻的事情,罗真的身边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不少。
  如此安静,反倒让罗真和雪菜多少有些不太习惯。
  但很快的,连雪菜都离开了。
  “虽然不是很想让学长离开我的视线,但这次的事件,我必须亲自去向师尊大人进行报告才行。”
  雪菜为此感到无奈。
  可是,这却是无可厚非的。
  这次的事件,姑且不论LCO的事情,就说第三真祖〈混沌皇女〉亲自来到弦神岛,并和罗真全面开战之事,雪菜就不得不向狮子王机关进行汇报。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件重要无比的事情,雪菜都必须上报。
  比如,罗真取得了第六号的眷兽,已经得到第四真祖的十匹眷兽的认可的事情。
  再比如,罗真可以以人类之身完全发挥出第四真祖的十匹眷兽的力量,将第三真祖给击溃的事。
  这些,对于狮子王机关而言,都是极其重要的情报。
  想必,经过此事以后,得知罗真能够正面击败第三真祖,狮子王机关内的人也会更加重视罗真吧?
  雪菜也曾像上次那般,犹豫着要不要上报,但在罗真都感到无所谓的状况下,雪菜便决定上报了。
  即便狮子王机关得知罗真能够完全使役第四真祖的十匹眷兽之力的事情,罗真亦还有很多底牌是他们不知道的。
  例如〈召唤术〉的事情。
  例如罗真可以随心所欲的解除体内的封印,将第四真祖的力量进行大幅度提升以后纳为己用的事情。
  这些才是罗真的底牌。
  只要这些不暴露,些许实力的展露,不但无伤大雅,反而有利。
  如此这般,雪菜也离开了罗真的身边,即使离开时一步三回头,一副心不甘情不愿,似乎真的很担心罗真又闹出什么大事的模样,但最终还是走了。
  “真是让人不知道该不该感到庆幸。”
  罗真便苦笑着,久违的恢复到一个人的状态,回到了空荡荡的家中。
  外面就显得热闹非凡,只有罗真一人躲在了家里,与世隔绝般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但是...
  “你不打算去处理你姐姐的事情吗?”
  在罗真进入房间里,并躺在床上,定定的看着天花板时,一道窈窕的身影在朦胧的灵雾中出现,对着罗真说出这样的话。
  罗真没有回过头,依旧看着天花板,只是这么说了。
  “监狱结界已经被摧毁了,里面的囚犯也几乎都死光,只剩下三个被拉·芙利亚的精灵给封印,并沉到海底里去的家伙,剩下的两个中,阿夜姐被那月姐亲自带走,那个连身份都不知道的家伙则逃得无影无踪,既然如此,监狱结界也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难道不是吗?”
  罗真像是自言自语一样的说着。
  这却没有说服力。
  “这只是暂时的而已。”难得主动进行了实体化的阿蒂拉便面无表情的道:“监狱结界迟早还是会重新出现,这一点,相信你很清楚。”
  没错。
  监狱结界迟早都还是会重新出现的。
  世界那么大,凶恶的魔导犯罪者那么多,需要使用到监狱结界来囚禁这些人的时候,随时都会到来。
  倒不如说,光是仙都木阿夜的存在就得好好考虑该不该重建监狱结界了,一般的监狱根本囚不住她。
  再加上契约的问题,那月迟早都还是得再次沉睡。
  监狱结界,迟早都还是会被重建。
  “你容得下这样的事情吗?”
  阿蒂拉向着罗真发出提问。
  对此,罗真是转过头来,看向阿蒂拉,不一会以后为之一笑。
  “你好像很关心那月姐的事情啊。”罗真漫不经心似的道:“怎么?很在意她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吗?”
  闻言,阿蒂拉沉默了。
  但不可否认,阿蒂拉的确很在意那月的事情。
  谁让两人的下场其实有点相似呢?
  只是...
  “你说过,就算是在梦境中,那月姐也无疑是幸福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利阻止她沉浸在梦境里。”罗真这么问道:“既然如此,你是希望那月姐继续沉睡,还是得到救赎?”
  罗真直接问出了最为至关重要的问题。
  而对于这个问题...
  “......我也不清楚。”
  阿蒂拉沉默了半响以后,低声开口。
  “我不明白,自己究竟想在那个魔女的身上看到什么,才会对她如此在意。”
  阿蒂拉说出了真心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