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9 那月的使魔(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
  码头上,姐弟两人就互相瞪视着对方,谁都不打算妥协的样子。
  要说倔强的话,那两人的确极其的倔强,让人不由得想感慨一句不愧是姐弟。
  没过多久,那月率先败下阵来。
  其说出口的话语,则是这样的。
  “你有什么打算啊?”
  那月这样子询问。
  闻言,罗真毫不犹豫的回答。
  “当然是先将你从监狱结界里解放出来啊。”
  这一点,罗真无论如何都得做到。
  就算被那月操纵的分身依旧会和他一起生活,只是,让那月在那种地方陷入永久的沉睡,再在梦境中体会和自己生活的点点滴滴,这种事情,罗真实在是不能接受。
  所以,唯有这一点,罗真不能妥协。
  然而...
  “我已经说过了,监狱结界的存在是必要的,要不然全世界的凶恶魔导罪犯都将成为一个定时炸弹,谁都有可能被波及,必须得有个人站出来做这件事。”
  那月直视着罗真,这般出声。
  “更别说这也是我的契约需要付出的代价,只要契约不履行或者中止,我就得一直做下去,而且还是不择手段。”
  仙都木优麻就是这么过来的。
  “还是你想将我和阿夜的女儿一样,把我的契约给废除啊?”那月叹息道:“你知道,我是不可能那么做的。”
  一旦契约废除,那那月所有的力量就都会失去,进而变成一个普通人。
  届时,那月不但没办法再对罗真形成任何的帮助,甚至还有可能因为契约的废除,失去力量,进而使过去的仇家找上门来,对那月辣手摧花。
  那月是绝对不可能变成那样的。
  而罗真...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这么说,所以早就做好了准备。”
  罗真撇嘴一笑,伸出手,打了一个响指。
  “铮!”
  下一秒钟,一个如圆盘般的复杂魔法阵在罗真举起的手心上旋转而出。
  然后,一道小小的身影就从其中出现了。
  那是一只体型娇小如宠物,却拥有着象鼻、犀目、牛尾和虎足的漆黑小兽。
  “这是...”
  看到这只漆黑的小兽,那月有些怔住了。
  只有罗真,让漆黑的小兽停在自己的肩膀上方,如此开口。
  “它是梦貘。”
  ————「梦貘」。
  那是一种存在于传说中的幻想种。
  一如其名,梦貘乃是一种以梦为食,将梦境给吞噬,也可以使被吞噬的梦境重现的生物。
  在传说中,梦貘会在每一个天空被洒满朦胧月色的夜晚从幽深的森林里启程,来到人们居住的地方,吸食人们的噩梦,并发出如同摇篮曲般的轻声鸣叫,让人类在这种声音的相伴下甜睡,之后便会悄悄的返回到森林,继续它神秘的生活。
  现在,这样的幻想种就被罗真给召唤了出来。
  原因为何,已经不言而喻。
  “身为幻想种,梦貘也有不俗的力量,但我召唤出来的这只是幼体,虽是幼体,却拥有着梦貘最基本的能力,亦即操纵梦境。”
  对于罗真的这番话,那月几乎是一下子听懂了其中的意思。
  “你是想让我将这只梦貘收为我的使役魔吗?”
  那月微微挑起了眉头。
  对此...
  “那月姐的契约所需要付出的是「成为监狱结界的钥匙」的代价吧?”
  罗真把玩着肩膀上的梦貘,对着那月笑了笑。
  “既然如此,让你的使役魔来代替你做梦,创造出名为〈监狱结界〉的大魔术,那也完全没问题吧?”
  这是一个谁都会想到,却无法将其实施的想法。
  因为,想创造出监狱结界来的话,必须克服三个重要的问题。
  一:作为替代品的存在只能是那月亦或者其自身的力量,否则代价就不算是那月在支付。
  二:所谓的监狱结界归根究底是一个大规模的魔术,可以说是一种固有结界,这种强大的魔术,不是谁都能使用的。
  三:作为监狱结界存在的根本,这一魔术必须得建立在无人能够触及的梦境中。
  所以,那月必须以本体进行沉睡,于梦境中制造监狱结界才行,其所操纵的人偶分身虽同样是那月的力量之一,但人偶毕竟还是人偶,若那月不在沉睡中全力操纵,她的性能就会大幅度下降,甚至直接倒地,无法起身。
  这也是那月的人偶分身那么逼真,连罗真的〈心眼〉都已经看不出来的关系,只因为那月没有给自己留余地,将全部的心神都用在操纵人偶上,自己则沉沉睡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种方案便行不通。
  可罗真却想到了替代方案。
  “只要将梦貘收服,令其成为你的使魔,再通过操纵使魔来制造梦境,使用魔术的话,那完全没问题吧?”
  罗真狡黠的笑着。
  没错。
  就像罗真能够通过操纵使魔、式神和眷兽来使出各种能力一样,那月完全可以将梦貘收为自己的使魔,通过操纵它来制造梦境,制造监狱结界。
  过去,那月是没有能够自由自在的操纵梦境的力量,更无法让别人替代自己待在监狱结界中。
  如今,有了梦貘的力量,再配合那月高超无比的人偶操纵技术,用来操纵使魔,必定能够成功的施展出〈监狱结界〉的大魔术还游刃有余。
  和人偶不一样,使魔本来就有自律的能力,不需要那月全力操纵,再加上梦貘的能力本来就是制造梦境,那月只需要加以辅助就可,根本不需要大费周章的使用魔术。
  到那时,那月的本体就会得到解放。
  有鉴于此,罗真才会召唤出没有契约的梦貘幼体,打算将其交给那月,让那月可以不花费多少工夫便成功将其收服。
  “你...”
  得知罗真的准备,那月是有些哑然了。
  “咪!”
  这时,停留在罗真肩膀上方的梦貘轻飘飘的飞到那月的身边,在其头顶上来回盘旋,并发出摇篮曲般的轻叫声。
  这让那月的视线也停留在梦貘的身上,看着这个小家伙,最终,如释重负般的失笑了。
  “这个波胧院节庆的礼物,我就收下了吧。”
  那月以这样的一句话作为总结,决定实施罗真的替代方案了。
  从今以后,那月将不再让本体于监狱结界中永远沉睡,而是会让梦貘代替自己,制造监狱结界,得以获得自由。
  “那就这么说定了。”
  罗真同样如释重负般的笑了出来。
  在这个世界里的十数载,罗真终于也为那月做了一件事。
  这样一来,那月肩膀上的命运以及重担就能减轻一些了吧?
  如此,罗真就已经满足了。
  “啊...”
  突然,那月发出一声小小的不似她的风格的叫声。
  因为...
  “嘭————!”
  在一个突如其来的炸响声下,天空中,一朵美丽的光花绽放了。
  那是烟火。
  波胧院节庆的重大项目之一,烟火大会,终于是正式开始了。
  “嘭——嘭——嘭——嘭——”
  在一声声爆炸声中,无数烟火就都在夜空下绽放,照亮了罗真和那月的脸。
  罗真和那月并肩看着这一幕,再也不说什么了。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观看着烟火。
  如当初所约定的时候那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