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2 他想要干什么?(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就算是体能再好的人,一直持续猛攻的话,那都迟早是会停下的。
  虽说,一般而言,只要持续猛攻,让敌人陷入守势,那么,最终通常都是敌人会先守不住,被这边的猛攻给拿下。
  防守往往都比进攻来得困难,这是常识。
  只要持续猛攻,那么,到最后,八成都是防守的一方会先被击溃。
  当然,这只是一般而言。
  在实力高强的伐刀者的身上,这样的定理虽不是不能用,可防守到最后依旧滴水不漏的状况也是有的。
  防守比进攻困难,但有的人偏偏就很擅长防守。
  罗真不精通剑术,可因为〈心眼〉的关系,在防守上的擅长乃是别人触之不及的强大。
  所以,在罗真不断的防守中,一辉进攻的动作终于开始变慢。
  “呼!”
  携带着犀利的风声,一辉的木刀由上而下的劈来,落向了罗真的脑门。
  看到这一击...
  “就是现在!”
  罗真豁然停下了一直在后退的脚步,猛的抬起了头,眼中绽放出慑人的神采。
  旋即,罗真一直防守的动作终于变了。
  这一刻,罗真的动作不再像刚刚那么随意且杂乱无序,而是宛如经过成千上百次演练一样,变得行云流水。
  “这是...!?”
  一辉察觉到了这一点,心中一惊。
  而这个时候,罗真已经是开始了反击。
  “啪————!”
  在一道最为响亮的交击声中,罗真豁然挥出了至今为止最快的一剑,挑开了一辉的木刀,让一辉的木刀被高高的挑起,姿势也跟着被打乱,进而让胸前空门大露。
  罗真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保持着挥剑的姿势,身形如陀螺般迅速一转,手中的木刀已经是转挑为切,如风轮般狠狠的斩向了一辉的方向。
  而一辉这会身前的空门已经大露,根本来不及撤刀防御。
  于是,罗真确定了自己的胜利。
  可惜,罗真的确定落空了。
  “......!”
  千钧一发之际里,一辉竟是陡然反应了过来,将被挑起的木刀松开,令得木刀顺着重力落下,落在其另外一只手上。
  “啪————!”
  罗真猛烈的一击狠狠的落在了被匆忙架起的木刀上,并且还是落在了刀柄的部位,激起一声脆响。
  一辉,用木刀的刀柄,防住了罗真志在必得的一击。
  两人这才彼此弹开般的拉开距离,恢复了一开始遥遥相对时的状况。
  表情,均都带着些许的无奈。
  “你那是什么出人预料的防御啊?”
  罗真的声音充满着没好气。
  “你才是,明明说了不懂剑,刚刚那一招却意外的精妙和高明,根本不像是不懂剑的人会使出来的招式啊。”
  一辉更是苦笑着。
  但紧接着,两人又是不约而同的同时笑了起来。
  “刚刚那招叫什么?”
  罗真这样问了一辉。
  “那是一点旁门左道的招式,计算与对手之间、与武器之间的距离跟长度,用刀身、剑身以外的部分进行防守的〈特殊防御〉。”
  一辉如实回答,并同样问道。
  “你刚刚的那一招又叫什么?”
  一辉的双眼放着光,像是遇到了什么宝贝一样。
  显然,这个少年很痴迷于剑,对罗真刚刚使用的招数也变得好奇了起来。
  于是,罗真同样如实回答了。
  “那是一种用于反击的剑技,名字叫做〈逆轮〉。”
  ————〈逆轮〉。
  那是SAO里单手剑的反击系二连击剑技,先是以第一击弹开敌人的武器,再顺着敌人攻击时的力道旋转身体,二次加速,以第二击攻击被弹开武器的敌人,拿下胜利。
  面对没有特殊攻击和技能,并且喜欢猛攻的怪物,这一招剑技的妙用不少,像罗真和桐人在等级不高时都喜欢用这一招。
  本来的话,没有系统的辅助,无法像游戏那样顺利活动身体的罗真必须借助〈念动〉来操纵身体才能使用SAO里的剑技,但在经过那月各方面的磨炼以及这十年在外的漂泊和游历,罗真利用到身体的机会意外的多,加上〈心眼〉的辅助,最终也能像样的运动身体,使出SAO中的剑技了。
  也是因为这样,罗真的体能测试才能达到D级,要不然,以他以前那仅和普通人一致的体能,很有可能会变成E级。
  即使是这样,相比较体能达到A级的一辉,罗真还是望尘莫及,要不是〈心眼〉的话,像这般近身激战,他早就败下阵来了。
  “〈逆轮〉...”
  一辉像是记住了什么一样,一边念念有词,一边蓦然一笑。
  “原来如此,我记下了。”
  这么说着,一辉竟是再次猛攻而来。
  见状,罗真微微一怔。
  因为,这一次,一辉的动作竟是变得如自己刚刚那般,破绽百出,根本不像是他这样的剑术高手会有的状况。
  罗真的心中瞬间闪过这么一个念头,身体却已经先一步的动作。
  以〈心眼〉看穿一辉的动作,罗真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放弃了防守,对着这破绽百出的动作,劈下了当头的一刀。
  这一劈...
  “什么...!?”
  罗真顿时惊讶了。
  “啪————!”
  响亮的交击声中,只见,罗真劈下的一刀居然被一辉以瞬息般挑起的木刀给弹开。
  一股巨力作用在罗真的木刀上,将其挑开的同时,也让罗真的姿势瓦解,手跟着被挑起,身前空门大露。
  是的。
  这状况,和罗真刚刚对一辉所做的事情完全一模一样。
  然后...
  “〈逆轮〉!”
  顺着罗真下劈的力道,一辉的身体极速一转,手中木刀化作一道极速的斩击,如风轮一般,砍向罗真的身体。
  罗真,根本来不及防御。
  这一击,罗真只能硬生生的吃下。
  “嘭————!”
  闷击声响起了。
  一辉的木刀结结实实的落在了罗真的侧腹上,真正的命中了他。
  然而...
  “呜...”
  发出苦闷似的叫声的反而是一辉。
  一辉就像是奋力的用木刀去敲一块坚硬的钢板一样,一边手臂被震得发麻的推开,一边苦着一张脸,似乎很不好受。
  只因为...
  “被逼到使用魔力了啊。”
  罗真站在原地,脸上满是纠结。
  仔细一看,罗真的身上开始波动起了魔力的火焰。
  罗真便以魔力为自己的身体进行加护,挡下了一辉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