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3 只是一个普通学生(求月票)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世界最强的伐刀者」。
  这个名号代表的是什么,没有人会不懂。
  所以,当日下部加加美结束自己的诉说时,整个餐厅不知何时已经变得一片寂静。
  所有的学生们均都如同在回忆着什么极其耳熟能详却百听不厌的神话故事一样,一个个的沉浸在其中,并露出向往、憧憬般的神色。
  没办法。
  只要是伐刀者,那就没有不渴望最强之名的。
  只要是伐刀者,那就没有不渴望登上巅峰的。
  名为〈天动〉之存在正是所有伐刀者之渴望的终点,此生最大的追求,最大的成就。
  毫不客气的说,那就是一个名副其实曾经与世界为敌,并且还战而胜之的人。
  听到这样的人的事迹,没有谁会不沉浸其中。
  听到这样的人的事情,没有谁会不心生向往。
  这就是一个神秘且强大的伐刀者用了十年的时间刻画在这个世界里的东西。
  “所以,早在很久以前,无论是〈联盟〉、〈同盟〉还是〈叛乱军〉都已经对外公布过,将再也不与〈天动〉为敌,也将承认〈天动〉的任何行为,与对方和解,共求在此世同存之道。”
  日下部加加美还在侃侃而谈着。
  “即使是如此,现在也依旧还是有很多的强者在寻找着〈天动〉的踪迹,希望能够和他一决雌雄,取得最强之名。”
  “比如最强的剑士〈比翼〉爱德怀斯便一直都在寻找〈天动〉的踪迹,这是业界里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还有〈KOK〉联盟世界排行第二,享有着世上最强的水术士名声的〈海王〉卡罗·贝托尼也一直都希望能够和〈天动〉分一次胜负。”
  “其余的还有中国〈神龙寺〉的现任斗神〈大老师〉和享有〈四仙〉之名的斗士们、在〈KOK〉A级联盟中排行前十的一个个强者以及各种各样盛名在外的骑士,他们都希望能够和〈天动〉一战。”
  “更甚者,还有许多各种各样的存在不求和〈天动〉交手,只求能够探索他的秘密,或者知道他的真面目也好,为了这样的目的,一直都在追寻着那个人。”
  “可以说,那位神秘且强大的伐刀者就是现代所有伐刀者以及好事之人的目标,想和他一战的人数不胜数,败在其手中的人更是数不胜数,至今都还未曾有人能够让他尝到败绩。”
  说到这里,日下部加加美突然笑嘻嘻的看向一辉。
  “黑铁前辈应该对〈天动〉也有些了解吧?据说黑铁家的〈大英雄〉武士龙马曾经和对方有过一面之缘喔?”
  这句话,让在场众人的目光通通都聚集到了一辉的身上。
  对此,一辉只是挠着脸颊,并没有否认。
  “......那也已经是我小时候的事情了。”一辉便无奈一般的道:“听说那个时候,家里来了一个非常神秘的客人,貌似是为了寻找什么而游历世界,途中就路过黑铁家,和当时依旧在世的曾祖父见过一面,还交了手的样子。”
  当时,一辉仅仅是和其余的小孩子一样,在宅邸的窗户里看到对方出现罢了。
  “就和大家传闻的一样,明明能够看到他,却完全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甚至完全不记得他的长相,只知道他身上穿着一件漆黑、华丽的大衣,并且对家里那些满脸紧张的戒备着的大人一点都不在意,只是径直的往后山的方向而去,去见当时已经隐居了的曾祖父。”
  一辉便如此说着。
  “我只是远远的看过他一眼,之后就听说,曾祖父和他交手了,并且还输了,但曾祖父似乎感到非常满足,因为在他即将寿终正寝之前,有一个如此强大的人愿意和他交手,并将他击败,让他度过了最后的一段快乐的时光。”
  从那以后,一辉便彻底的记住〈天动〉这个名号了。
  特别是在得知,连最强的剑士〈比翼〉爱德怀斯都不知道是不是输给了〈天动〉以后,一辉更是将这个名字铭刻于心。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能够和他见上一面,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实现了。”
  一辉很是向往的说着这样的话。
  这应该也是所有追求着〈天动〉的人心中共同的梦想吧?
  “和我听过的传闻一样,真是一个不得了的人呢。”
  史黛菈则是抱着这样的感想,既似好奇,又似不信的出声。
  “不过,对方真的有那么神秘,至今都没人知道他的真面目吗?”
  史黛菈对此表示了些许的质疑。
  再怎么说都已经过去了十年了,而且对方还在这个世界里留下这么大的名声和战绩,既然如此,应该不至于还是那么神秘才对。
  事实上也是如此。
  “经过十年的时间,人们对〈天动〉已经有了三个方面的了解。”
  日下部加加美伸出了三根手指。
  “一:虽然不知道〈天动〉的真正能力以及固有灵装,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能够使用复数的能力和武器,但他拥有着某种可以在危急关头突然让实力暴涨的绝技,这是对方仗之以击溃三大势力的联手围歼的力量,好像是什么封印的样子。”
  “二:世界最强的伐刀者的年龄并不大,因为十年前对方刚出现时还是小孩子的模样,在这十年里则一直都在长大,所以,即使目前还没确定对方的真面目,但他的岁数估计只有不到二十岁,比美国的〈超人〉更加的年轻。”
  “三:这位神秘且强大的伐刀者似乎一直都在寻找着什么东西,直到现在都还在世界各地流浪。”
  “人们能够确认的事情就只有这些而已。”
  “除此之外,就是对方的长相就算能够看到也无法看清楚,看清楚了也无法记下来,每次出现时身上都会穿着漆黑的大衣,战斗时那件大衣则会散发出璀璨的火粉和绚丽的鸦羽,貌似就是他的固有灵装的样子。”
  “这些就是〈天动〉的特点。”
  日下部加加美的说明,让一辉和史黛菈都陷入了沉思。
  哪怕是餐厅里的其余人,都开始针对〈天动〉这一人物,开始了深入的交谈和窃窃私语。
  罗真只能看着这番景象,表面上一言不发,心中则是颇为无可奈何。
  “算了,我现在就只是一个普通学生而已,嗯,没错,就只是一个普通学生。”
  除了学生以外,其余的事情都和现在的罗真无关。
  不管那是多大的骚动,那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