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2 还是烧掉比较好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各种意义上波澜不断的一天,就这么流逝而过。
  即使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解决,但弄到最后,众人还是就那么就地解散了。
  史黛菈和珠雫是回到隔壁。
  即使两人离开的时候那股险恶的气氛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友好相处的样子,让罗真也在随时担忧着隔壁会不会什么时候就突然着火或者是被冰冻,但最终,这一夜还是相安无事的度过了。
  值得一提的是,那一夜里,一辉是彻底的失眠了。
  罗真完全可以听到,自己在入睡以后,上铺一直传来一个声音。
  “为什么珠雫会变成那样...?究竟这些年里发生了什么...?”
  一辉便一直像这样碎碎念着。
  想必,相隔了四年未见的妹妹一重逢就突然热情无比的推倒自己,还强吻自己,变得像那样背德的黏着自己的模样,实在是让一辉受到了不少的惊吓吧?
  总之...
  “幸好类似的事情没有发生在我的身上...”
  话是这么说,但这股隐隐约约的羡慕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可爱的妹妹给推倒和强吻什么的...
  “果然,还是烧掉比较好吧?”
  半夜,罗真也开始这么碎碎念了,让上铺的方向隐隐的也传来一阵惊恐和惊惧的感觉。
  直到第二天...
  “我觉得,我还是得和珠雫好好谈谈才行。”
  总算冷静下来的一辉对着刚刚起床的罗真,面色严肃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直到现在,一辉才总算从那么惊人的突发事态中反应过来,想找自己的妹妹好好谈谈,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对此,罗真的反应只有一个。
  “那我就祝你好运了。”
  说着这样的话,罗真就准备躲回被窝,重新睡个回笼觉。
  “等...等等啊!罗真!你陪我一起去吧!算我求你!”
  一辉连忙拽住罗真,各种下跪和哀求。
  看来,让一辉自己去找昨天才强吻了自己的妹妹谈话,那实在是太过于勉强他了。
  更别说...
  “公主殿下也在隔壁,我实在不敢想象如果我去找珠雫的话,她会用多么轻蔑的眼神看我。”
  一辉便为此打着退堂鼓,方才打算拉上罗真一起。
  “我也去?”
  罗真非常明显的表现出抗拒来。
  “求你了!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一辉当场直接下跪磕头了。
  由此可见,一辉有多么的拼命。
  “唉...”
  罗真顿时挠起了头。
  说实话,罗真实在不怎么愿意再去蹚这一趟不知道多浑的浑水。
  但是...
  “我也有事情想要你配合,如果你不好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我的事情也没办法取得进展吧?”
  罗真这么说着。
  其所指的事情,自然是新宫寺黑乃的委托。
  要知道,罗真还准备好好的锻炼一辉和史黛菈,可不想被这样的一件事情给拖了后腿。
  一辉虽然不知道这件事,却毫不犹豫的给出承诺。
  “只要你跟我一起去,不管你要我配合你做什么,我都愿意!”
  一辉竟是直接给出这样的说法。
  “既然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罗真叹息了一声。
  “感...感谢!”
  一辉顿时感激不已的看着罗真,那眼神之热切,差点让罗真冒出一身的鸡皮疙瘩。
  可是,罗真和一辉还没有来得及前往406室,从昨天晚上担心到现在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前来侍奉吾身————〈妃龙罪剑〉!”
  “水沫飞散————〈宵时雨〉!”
  当这样的两个声音自隔壁的宿舍里响彻而起时,罗真和一辉均都感觉到了。
  感觉到了两股惊人的魔力,自隔壁升腾了起来。
  ““不好!””
  罗真和一辉同时错愕出声。
  但这个时候再反应,已经是来不及了。
  “嘭————!”
  伴随着一个轰鸣般的炸裂声,罗真与一辉房间的一面墙陡然爆开,化作了碎片。
  墙的另一边,火焰和寒气一起涌了过来,一边将地板和天花板给冻结,一边又将众多的家具给燃烧殆尽,可谓是冰火两重天。
  面对如此惊人的动静,罗真是在第一时间里一边后退,一边让魔力从身上涌动起来,把热气与寒气都给隔离,更将爆炸的余波给顶了回去。
  而没办法随心所欲的动用微弱的魔力的一辉则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竟是让自己的身体化作纸屑一般,顺着爆风后退,将作用而来的力量给生生的卸除。
  两个男生就各显神通,化解了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灭顶之灾。
  只是,两人的表情绝对称不上是淡定。
  “怎...怎么回事啊...!?”
  一辉是彻底的惊了。
  “这两个不省事的丫头...”
  罗真则是看着被炸得乱七八糟的房间,眼角频频跳动。
  两人便一起看向了炸裂的墙壁的另一边。
  在那里,由于墙壁的被毁,隔壁房间的状况已经是能够一目了然的看见了。
  只见,在同样被炸得乱七八糟的房间里,两个少女正在互相对峙。
  除了史黛菈以及珠雫以外,还能是谁呢?
  而此时此刻,这两个少女便分别握着各自的固有灵装。
  史黛菈手握的是燃烧着烈焰的华丽大剑,如神话中的火之神器一样,令热流不住的在剑身周围涌动。
  珠雫则是手握一把时髦的小太刀,看起来就像是一把短剑,但这把小太刀的周围却飞散着如同有生命一般悬浮在半空的小水珠,将珠雫娇小的身材渲染得犹如深海中的美人鱼。
  但无论是神话中的女神还是深海中的美人鱼,此时脸上的表情尽是狰狞。
  “我真的是受够了!”史黛菈大声的嚷嚷道:“为什么安排给我的室友要么是全裸的男人!要么是想全裸的钻进哥哥的房间里的女人啊!?”
  从这句话中就可以听得出来,史黛菈究竟是为了什么事而发飙。
  至少,被无端的波及的所谓全裸的男人和即将被全裸的妹妹给钻进房间的男人是在旁边抽搐着脸,一副彻底淡定不能的模样。
  反倒是珠雫,一脸冷淡的出声。
  “我想做什么事情,应该跟史黛菈同学一点关系都没有才对,还是怎样?外国来的乡下公主殿下要管得那么宽吗?连别人家的兄妹准备卿卿我我的增进感情的事情都打算管?未免太多管闲事了吧?”
  珠雫照旧嘴上不留情。
  “最好是有像你们这样的兄妹啦!变态!要发情的话给我去别的地方!别在我能够看到的地方做那种事!我可是未出嫁的少女!跟不上你们开放的外国文化啦!”
  史黛菈如此大声的主张。
  只是...
  “要说发情的话,其实某位乡下的公主殿下才是令人惊讶的很擅长发情,明明只不过是看到接吻而已,昨天晚上居然还说出那样的梦话...”
  “好!你就在这里给我去死吧!”
  就在珠雫准备爆出什么惊人的秘密时,史黛菈再也受不了了,高高的举起手中的灵装,毫不犹豫的便往珠雫的方向劈了下去。
  珠雫同样一点犹豫的没有,不退反进,直接欺身而上,拔刀相向。
  “嘭————!”
  第二次的轰鸣声,响彻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