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4 一去不返的平静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破军学园,理事长室。
  在理事长室里,罗真、一辉、史黛菈以及珠雫一行四人便齐齐的聚集在了这儿。
  只是,罗真和一辉是分别一左一右的站在一旁,史黛菈和珠雫则是跪坐在地毯上,面向了办公桌的方向。
  在那里,新宫寺黑乃一如既往的坐着。
  “明明不过是新学期的第二天而已,刚入学的新生就闹出差点将学生宿舍给拆掉的大事,而且,当事人还是新生首席以及新生三席,一个是A级骑士,一个是B级骑士,你们说,我该怎么处置你们比较好呢?嗯?”
  新宫寺黑乃自顾自的吸着烟,态度一如往常那般的冷静,可再怎么说,到了这种时候,语气里还是多多少少浮现出些许的抱怨来了。
  “这一年可是我正式上任以后的第一年,我可是卯足了劲的改革,准备在这一年里挽回破军学园在〈七星剑武祭〉上的成绩,结果你们就给我闹出这样的大新闻,该不会真的以为你们是难得的优秀人才,我就不敢随便动你们吧?”
  新宫寺黑乃便说到了这个份上,可想而知,史黛菈和珠雫闹出的事情有多严重。
  能不严重吗?
  如果罗真不出手阻止的话,那第一学生宿舍八成已经被这两个出类拔萃的新生代人才给拆了。
  考虑到变成那样的后果,那再大的惩罚都不算是事。
  只是...
  ““还不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史黛菈和珠雫却是指向了对方,别说是反省了,甚至还一副余怒未消的模样。
  ““唉...””
  见状,罗真和一辉是非常整齐的叹出一口气。
  “真是对不起,理事长。”
  一辉终于是站了出来,向着新宫寺黑乃低头道歉了。
  “我没有能够阻止自己的妹妹乱来,所以这件事情我也有一部分责任,还请你连我一起处罚吧。”
  一辉似乎就决定帮珠雫背一部分责任了。
  “不,这跟兄长大人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珠雫这才连忙出声。
  但一辉并没有停止道歉,向新宫寺黑乃道歉以后,立即转向了史黛菈。
  “也许是刚刚开学,又到了陌生的地方的关系,珠雫的所作所为多少有些过激了,还请史黛菈同学原谅她,她并不是多坏的孩子,真的。”
  一辉由衷的这么向着史黛菈低头,让史黛菈都感到不好意思了起来。
  “嘛,我自己也有点太激动了,不全是珠雫的错...”
  史黛菈便总算是冷静了下来一样,颇为扭扭捏捏的承认了这一点。
  这位公主殿下还是跟之前一样,虽容易冲动,但一冷静下来,立即就会坦诚自己的过错。
  可惜...
  “没错,一切都是你的问题,所以兄长大人也不需要向她道歉,让她承担所有的责任就好了。”
  面对史黛菈,珠雫竟是依旧是那么的不近人情,直接说出这番话来。
  这让史黛菈的火气重新被点燃。
  “别说的好像跟你完全没有关系一样,虽然我的确太激动了,但归根究底,还是因为你的不知廉耻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
  史黛菈站了起来,向着珠雫捏起了拳头。
  理所当然,珠雫没有半点的畏惧之意。
  “那只不过是兄妹之间增进感情的一些亲密接触而已,在我们的国家可是很常见的,请别将你们国家的伦理道德拿来套用到我国的身上,那样才是不知廉耻。”
  珠雫义正言辞的主张着这一点。
  “是...是这样吗?那在这个国家真的很常见吗?都是我的错吗?”
  史黛菈一下子混乱了。
  “““最好是那样啦!”””
  罗真、一辉以及新宫寺黑乃顿时忍不住齐齐的出声,让这个国家的伦理道德免于遭到诬陷。
  “果然是在糊弄我...!”
  史黛菈怒不可遏。
  “所以才说乡下来的无知公主就是...”
  珠雫则是毫不留情的嘲笑着。
  就在两人彼此对峙,并让魔力再次作用而起时...
  “罗雷莱。”
  新宫寺黑乃一脸淡然的这么招呼了罗真。
  罗真撇了撇嘴,伸出手,打了一个响指。
  下一个瞬间,无数银白色的锁链立即从其背后窜出,再次化作银色的流星,迸发出银色的火花,掠向了史黛菈和珠雫的方向。
  “呜哇...!”
  “又是这个...!”
  史黛菈和珠雫慌忙想躲避,可罗真的锁链就像是拥有着真正的生命一样,灵活得一点都不像是武器,几个盘旋以及划动之间,史黛菈和珠雫的动作就被完全封锁,进而被一道道的锁链给再次缠了一个严严实实,绑了起来,倒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了。
  “看来,再让你们继续待在一个寝室里的话,学生宿舍迟早都还是会被拆掉的。”
  看着在地面上挣扎的史黛菈和珠雫,新宫寺黑乃便一边掐灭了手中的烟,一边将目光投至罗真和一辉的身上。
  这让罗真和一辉均都产生出不祥的预感。
  “我说,理事长,你是在打什么如意算盘吗?”
  罗真便满脸警惕的这么说着。
  “请不要再让事情变得更加的麻烦,拜托了。”
  一辉则干脆低头拜托了。
  但这根本就是无济于事。
  “我也是实在没办法才出此下策。”
  新宫寺黑乃如同想印证两人的不祥预感一般,冷静的给出这样的决定。
  “罗雷莱,你就跟黑铁珠雫换一下寝室,让黑铁珠雫和黑铁一辉住在一块,你则和法米利昂重新住在一个寝室吧。”
  新宫寺黑乃做出了这样的宣言。
  “什么?”
  罗真愕然了。
  “不会吧?”
  一辉更是睁大了眼睛。
  “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
  史黛菈亦是发出了叫声。
  “跟...跟兄长大人...住在一块...!?”
  而珠雫则是眼前一亮,竟是突然变得眉开眼笑,老实了下来。
  “等...等等!理事长!你是认真的吗!?”
  一辉便彻底的慌了。
  一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一辉就怎么都无法掩饰自己的心慌。
  在现在这个状况下,再让一辉和珠雫住在一起,简直就是将他往虎口里推。
  至于史黛菈...
  “别...别开玩笑了!为什么我又要...!?”
  史黛菈再次竭力的挣扎起来。
  但这些全部都是无济于事。
  “我可不是在征求你们的意见,而是单方面的在告诉你们我的决定而已。”新宫寺黑乃如此说道:“法米利昂和黑铁珠雫自不用说,我还没正式处罚你们,所以就算你们有什么不满,我都没有理由听,黑铁,你也说了这件事你有一部分责任,既然如此,那你就给我背负起责任来吧。”
  一句话,让一辉、史黛菈和珠雫均都失去了反驳的能力。
  只有罗真...
  “为什么我也要被殃及池鱼?”
  罗真这么反驳着。
  如果说,其余三人在这件事情上都或多或少有责任的话,那罗真就是完完全全的无辜了。
  只是...
  “这对你来说也并不是一件坏事,你就认命吧。”
  新宫寺黑乃我行我素的这么说着。
  罗真嘴角抽搐,最终还是化作一声叹息。
  看来,自己奢求的平静,一去不复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