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5 别...别弄疼我!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这一天,史黛菈和珠雫被新宫寺黑乃处以停课一周的处分,接下来都需要自己亲手将破坏的宿舍给弄好,方才算是处罚完毕。
  而罗真和一辉则是作为被波及的人物,前往教室,照常上课。
  理所当然,姑且不论罗真,一辉是整天都在垂头丧气中度过,连课都不怎么专心上了,貌似一直都在烦恼接下来该怎么办。
  一辉也有来问过罗真这个问题,结果罗真只能表示爱莫能助。
  “你们兄妹俩的事情,我本来就没有介入的余地,更别说我现在还有自己的问题要解决。”
  这是罗真的回答。
  要知道,今天以后,罗真可就得回到406室里,重新和史黛菈住回一个房间了。
  结果,弄来弄去,竟是回到了原点,罗真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吐槽才比较好。
  所幸,这一次,史黛菈或许是真的没有反驳这个决定的立场了,亦或者是认为和罗真住在一起总比和珠雫住在一起比较好,因而最后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却不再像当初那般,做出激烈的反对。
  只不过,史黛菈还是给了罗真一句话。
  “正好,我也想跟你好好的谈一次,就在今晚吧。”
  史黛菈只是抛下这么一句话,然后就离开了。
  对此,罗真只能耸肩。
  “算了,反正我这边也有事情跟她好好谈谈。”
  就像史黛菈所说的那样,这或许还真算是个好机会。
  有鉴于此,一辉的事情,罗真真的是爱莫能助,只能靠他自己努力了。
  得知这个事实,一辉便烦恼了整整一天,最终还是决定。
  “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我也要好好的跟珠雫谈一次才行。”
  一辉下了这样的决心。
  也就是说,今天晚上,第一学生宿舍的405室和406室都将有一场谈话要进行。
  一边是开学之前就已经有过纠纷的两个A级骑士。
  一边是从小就结下孽缘的两个兄妹。
  各种意义上来说,双方都很有看头,又很有搞头,若是拍成电影的话,怕是很值回票价。
  只不过...
  “总觉得,这样比在外面流浪还累人。”
  罗真就只有这样的感想。
  当然,罗真还没有彻底绝望。
  “希望今晚过后,所有的麻烦事都会宣布结束。”
  越是闹出不可忽视的骚动,罗真心中那颗渴望平静的心就越是坚定。
  如果换做在开学以前,或许罗真都还没有现在这样,坚定自己要过一段平静的日子。
  但现在既然都已经变成这样了,不坚持下去的话,罗真自己都觉得过不去。
  因此...
  “我也豁出去了。”
  罗真就这样想着。
  于是,第二天的课程很快就过去了。
  没过多久,罗真和一辉都迎来了放学的时间。
  两人什么都没说,彼此默契的一路无话,直接回到了第一学生宿舍。
  一路上,很多人都在对着他们指指点点,似乎是今天的事情已经传出去了,但罗真和一辉都没有理会,径直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然后,罗真和一辉便分别来到了405室和406室的大门前,相隔着一段距离,并肩而站。
  “......祝你好运。”
  “......祝你好运。”
  两人就好像是即将上战场一样,均都带着一股悲壮感,互相进行了祝福。
  然后,两人就齐齐的伸出手,打开了门,走进了自己的寝室。
  ............
  “噢?”
  一走进寝室,罗真就因为眼前的光景挑起了眉头。
  “......你回来了啊?”
  正在房间里带着桶和抹布,似乎在擦地板的史黛菈看着走进来的罗真,有气无力似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仔细一看,早上还因为史黛菈和珠雫的大打出手而变成一片废墟的房间,如今,竟是完全恢复了整洁和干净。
  不仅是房间变得整洁和干净而已,连家具都已经恢复了原状似的摆放在原来的位置上,墙壁亦是已经补好了一般完好无损,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毁灭性的摧残一样,完整得让人怀疑早上的闹剧是不是只是一个梦而已。
  “这些都是你干的?”
  罗真为此感到惊讶和赞叹着。
  但史黛菈却是依旧有气无力。
  “墙壁是理事长亲自过来,用能力修好的,家具则是今天才刚刚订购置办新的,我只是去搬上来而已,只有房间的清洁和打扫,那都是我自己干的。”
  史黛菈那有气无力的话语,让罗真不由得为之恍然。
  “如果是〈世界时钟〉的话,那倒是的确分分钟都能修好这点破损。”
  毕竟,新宫寺黑乃的能力可是因果干涉系的时间操纵,只要对时间进行操纵,让它们倒流的话,那破损的墙壁分分钟都能修好。
  家具方面倒是因为被摧毁得很彻底,连那位理事长都懒得修复,因而订购置办了新的。
  而只要解决墙壁和家具的问题,那剩下的就只有清洁和打扫,史黛菈一个人也能办得到吧?
  虽说,早上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废墟,但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想将其清理干净,应该还是办得到的。
  想必,隔壁珠雫也跟史黛菈是一样的待遇,现在同样因为清洁和打扫变得有气无力吧?
  罗真只有一个感想。
  “你们这也算是活该了。”
  作为被波及的人,对于这一点,罗真是没有口下留情的选项的。
  “所以我不是已经在反省,还被停课,现在也被罚打扫寝室吗?”
  史黛菈连反驳的力气貌似都没了,只是这么说着,看来的确操劳了一天的样子。
  当然,牢骚的话,史黛菈还是想发的。
  “真是的,为什么来到这个国家留学以后,我总是摊上奇怪的室友。”
  史黛菈为此而抱怨。
  “是个奇怪的室友还真是对不起了啊。”
  罗真翻起白眼,懒得理会史黛菈的抱怨了。
  “算了,既然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打算再为寝室的问题作出什么反对。”
  史黛菈拿着抹布,站起身,看向了罗真。
  “但是,有些事情,我还是要好好的跟你说清楚才行。”
  说到这里,史黛菈的表情才总算是重新恢复了神采,不再有气无力,转而变得认真和严肃了起来。
  “你说吧,我听着。”
  罗真早已做好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因此,无论史黛菈准备说什么,他都可以做到从容应对。
  至少,罗真有这方面的自信。
  可惜,接下来,罗真就会知道,他的自信,简直是再愚蠢不过的了。
  什么从容应对啊?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
  “我...我...”
  只见,史黛菈紧紧的握着抹布,满脸通红,并且还很紧张似的颤抖着身体。
  旋即...
  “我...我还是第一次!别...别弄疼我!”
  当史黛菈面红耳赤的喊出这样的话的时候...
  “噗!”
  罗真所有的淡定和从容都随着口水,一起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