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6 通常都是在骗人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在来到这里之前,罗真的确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无论史黛菈准备说什么,他都可以从容应对。
  是的,本来应该是这样才对。
  结果...
  “你...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罗真极为震惊的看着史黛菈,既怀疑自己的耳朵,亦整个人都不淡定了似的,眼角频频跳动了起来。
  但事实证明,罗真并没有听错。
  “你...你打算让未出嫁的少女把那种话说第二遍吗?”
  史黛菈就像是感到羞耻一样,一边颤抖着身体,一边面红耳赤的怒视着罗真。
  可紧接着,史黛菈又是扭扭捏捏的重复了一遍。
  “我...我说,我还是第一次,所以希望你别弄疼我...”
  史黛菈强忍着羞耻说出来的话,让罗真彻底的哑口无言了。
  她在说什么?
  她到底在说什么?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说出这种令人联想翩翩的话啊...!?
  “好,我明白。”罗真顿时深吸了一口气,如此对着史黛菈道:“首先,你先好好的冷静下来,先跟我说清楚,为什么会突然想说这种话吧?”
  包括自己在内,也得好好的冷静冷静才行。
  要不然,气氛就会变得很奇怪,导致接下来做出一些足以让本性暴走的事,那也说不定。
  可惜,罗真的决心,却是完全白费的。
  “这...这不是这个国家的习俗吗?”
  史黛菈红着脸的指向罗真,像是强忍激动般的大声嚷嚷。
  “我可是知道的,这个国家的男女会在一起洗澡,如果住得很近的话,晚上还会像禽兽一样的互相袭击,这就是所谓的混浴和夜袭!”
  这的确是这个国家里经常会被提及的事情没错啦!
  可是,这什么时候变成一种习俗了...!?
  不知道罗真已经呆住的史黛菈像是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一样,一边让双眼眩晕似的转着圈,一边六神无主般的络绎不绝的开始解说。
  “在来到这个国家以前,我就已经仔细调查过了,所以这些都是瞒不过我的,父王在我离开的时候也嚎嚎大哭的告诉我,外面的男人都是禽兽,让我千万别走,如果我和外面的男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话,那一定会遭到袭击...!既...既然这样,却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免和别的男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话,那我也得做好觉悟才行!可...可我还是尚未出嫁的少女,而且还是公主,怎么可能未婚先...!”
  说着说着,史黛菈就宛如彻底的失去了分寸一样,红着脸,抖着身体,手中的抹布已经被燃烧起来的火焰给焚得只剩下灰烬都没有发现,一个劲的在那里陷入妄想之中,无法自拔的不停碎碎念,颇有种恐怖的感觉。
  至少,罗真是有点不敢恭维般的后退了一小步。
  虽然以前就已经多少有点感觉了,但这位法米利昂皇国的第二皇女殿下果然有点闷骚啊!
  不,应该说是相当闷骚才对!
  连珠雫都说了,这位公主殿下在看到过激的接吻情节以后,半夜似乎做了什么很令人害羞的梦的样子,证明这位纯情的公主殿下应该意外的对这种色色的事情很感兴趣,只是缺乏这方面的知识,进而演变成令人觉得有点啼笑皆非的状况。
  再这样下去的话,也许暴走的不是罗真的本性,而是这位公主殿下的本性。
  当下,罗真连忙开口。
  “等等等等!你不用做好觉悟也可以啦!我并不打算做那种事情!”
  闻言,史黛菈却是一点都没有冷静下来,反而更加的激动了。
  “骗人!父王也已经说过了!外面的男人要是说「我什么都不会做的,所以你就放心的交给我吧」这样的话通常都是在骗人!”
  如此话语,让罗真险些吐血。
  “这...这倒也的确不无道理...但我真的不打算做什么啊...!?”
  天可见怜,在此之前,罗真可是只想到史黛菈会跟自己谈严肃的事情的。
  谁知道,结果居然变成了这样。
  “总之,你先冷静下来吧。”罗真头疼似的揉起自己的太阳穴,如此道:“就算这个国家的人会做你口中提到的事,但我本来就不是这个国家的人啊。”
  当这样的一句话从罗真的口中传出时,史黛菈总算是微微一愣,冷静了下来。
  “说...说的也是,你好像不是这个国家的人。”史黛菈顿时偷偷的瞥着罗真,小心翼翼似的道:“所以,你真的不会对我做出禽兽一样的事情?”
  “不会...”罗真觉得自己浑身都有些无力了。
  “是...是吗?那就好...”史黛菈好像相信了,一边放松紧绷得颤抖的身体,一边语气里却是出现些许不为人知的复杂味道。
  ......这位皇女殿下,该不会反而觉得有些遗憾吧?
  罗真看着史黛菈的眼神多少出现了一些变化,像是在看着一个痴女一样。
  幸好,史黛菈没有发现这一点,否则事情或许会变得更加复杂。
  妥善起见,罗真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好好说明一下。
  “别怪我没有告诉你,来到这个学园,我只是想稍微平静一段时间,好好休息一下,并不打算做出什么显眼的事情。”
  罗真直接向史黛菈摊牌了。
  “所以,你既不需要担心会被我怎么样,也不用担心我会对你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你就把我当成一般的室友来看待就行,平时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我也会随心所欲的过活,这样你能明白吧?”
  罗真便将自己的打算都告诉了史黛菈。
  这也是罗真的盘算,既不打算和史黛菈发展成多么暧昧的关系,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就只是顺其自然,想好好的在这个学园里生活而已。
  因此...
  “如果你能接受的话,我想,我们应该能够和睦相处才对。”
  罗真就摊牌摊到了这个份上了。
  这让史黛菈抬起眼帘,看向了罗真。
  “你还真是无欲无求呢。”史黛菈总算是恢复了正常,一边叉起腰,一边道:“明明就拥有着世界第二的魔力,而且还有那么优秀的灵装和能力,如果好好努力的话,迟早会成为一个强大的骑士,你却只想平静的生活,难道你不想变强吗?”
  这也是史黛菈一直想问的问题。
  作为一国公主,史黛菈很清楚,一名强大的伐刀者究竟代表着什么。
  那既代表着荣耀、地位和财富,同时也是一种追求。
  就像史黛菈,知道自己有成为优秀的伐刀者的能力以后,无时无刻都在想变强,为的不是争强斗胜,而是明白一名强大的伐刀者对国家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因而想用自己的力量来守护国家。
  而罗真作为全世界天赋仅次于史黛菈的存在,难道他就没有任何的追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