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9 该不会已经...?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次日,清晨。
  由于被处以停课的处分的关系,史黛菈不需要好好的上课,但寝室内所有的清洁以及打扫依旧需要她负责,这也算是对她的处罚了。
  只不过,学园并没有处罚她不允许离开宿舍,因而,今天,罗真向学园请了假,和史黛菈一起早早的起床,准备出门。
  目的,自然是为了履行昨天的约定。
  所以,一大早的,史黛菈便很有干劲似的做了一个大扫除,将寝室给整理得干干净净的,方才准备出门。
  “明明是公主,却意外的擅长做家务呢。”
  从头看到尾的罗真便给出这样毫无紧张感的感想,直到史黛菈整理完整个寝室以后,两人才一起离开了寝室。
  这一离开,罗真与史黛菈还没有来得及找个能够好好过过招的地方,便遇上了隔壁寝室的难兄难弟。
  “早...”
  只见,从405室里走了出来的一辉整个人都好像是被狠狠的折磨过了一样,显得是既筋疲力尽,又有气无力,连眼皮底下都有着非常浓重的黑眼圈,貌似昨天几乎整夜都没睡的样子。
  而在一辉的旁边,珠雫也在那里。
  “两位倒是意外的早呢。”
  这位对一辉以外的人均都显得有些不近人情的少女,今天,竟是貌似心情不错的样子,向罗真和史黛菈打起了招呼。
  仔细一看,和整个人都显得枯萎了的一辉不同,珠雫反而有种被滋润了一般,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了起来的感觉。
  那个样子,简直就像是未**的花朵经过了浇灌一样,要有多艳丽,就有多艳丽。
  这样的珠雫便一脸心满意足的抱着筋疲力尽的一辉的手,依偎在其身旁,活脱脱的像个小媳妇。
  至于一辉,已经是没有力气反抗珠雫了似的,只能任由珠雫这么黏过来,貌似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
  看着这样的兄妹俩人...
  “......”
  “......”
  罗真和史黛菈均都如同哑然了似的,失去了所有的言语。
  没办法。
  “筋疲力尽的男人...相反的像是受到滋润一样的女人...”
  罗真低声嘀咕着。
  “你...你们该不会已经...”
  史黛菈则是颤抖着手指的指着眼前的这对兄妹,活像看到了一对狗男女一样。
  而两人的反应,却让珠雫露出了笑容。
  至今为止最为璀璨的笑容。
  “昨天晚上的你真的很棒呢,兄长大人。”
  珠雫便紧紧的抱着一辉的手臂,一副娇羞的模样。
  其所言所语,均都宛如一个晴天霹雳一般,劈中了有所猜测的旁观者。
  “你们...你们...你们...!”
  史黛菈禁不住后退了好几步,脸上满是惊恐。
  不仅是史黛菈而已,连罗真都淡定不能的看向了一辉。
  “难道你真的推了实妹...不,是被实妹给推了吗...?”
  罗真同样后退,远离了一辉好几步。
  “呵呵...呵呵呵...”
  一辉就像是被狠狠的摧残过了一样,顶着黑眼圈,带着自虐似的笑容,笑得宛如一个坏掉的人偶。
  “呵呵...”
  珠雫则是笑得极其的甜美,抱着一辉,显得是越来越粘人。
  那个表现,怎么看都像是已经在事后了。
  “————〈妃龙罪剑〉!”
  史黛菈终于是忍不住,直接大喊出声,让自己的手燃烧起了熊熊的烈焰,化作一把华丽的灼热大剑,落进其手中。
  而罗真则是想也不想,直接扭头,向着宿舍出口的方向逃去。
  没过多久...
  “兄妹之间是不能做这种事情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史黛菈歇斯底里般的叫声响彻整个宿舍。
  “等...等等啊啊啊啊啊啊————!”
  一辉后知后觉般的惨叫声这才响了起来,换来的却是一阵地动山摇般的轰鸣。
  这一天,第一学生宿舍再一次的引起了巨大的骚动。
  罗真就背对着这股骚动,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跟我无关...跟我无关...跟我无关...”
  罗真便像是远离尘嚣似的,直接快步走向餐厅的方向,准备在那里吃早餐。
  直到罗真将早餐解决完毕,骚动才宣布了结束。
  ............
  第一学生宿舍,空地。
  这里是罗真与一辉第一次相遇时进行切磋的地方。
  此时,罗真重新来到了这里,随行的还有三个刚刚被叫到理事长室里,狠狠的训了一通,直到现在才被解放的人。
  罗真就自顾自的坐在树荫下,一边喝着饮料,一边看着在自己的面前上演的戏码。
  “变态。”
  “呜...”
  “禽兽。”
  “呜呜...”
  “妹控。”
  “呜呜呜...”
  “差劲。”
  “呜...呜呜呜...!”
  在空地里,正在热身似的挥着自己的〈妃龙罪剑〉的史黛菈便一边重复着下劈,一边冷淡的吐出一个个的词汇,让跪坐在一旁的一辉身体不停的颤抖,像是遭受到了什么心灵上的攻击一样,整个人都显得摇摇欲坠。
  “没事的,兄长大人,不管别人怎么看你,珠雫都会陪在你的身边,始终尊敬你,爱戴你的。”
  珠雫则如同在安慰着一辉一样,待在一辉的身旁,暖声暖语着。
  那场景,怎么看都很温馨。
  但一辉却是流泪满面似的出声。
  “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昨天晚上我也拼死抵抗了!真的啊!”
  这就是本人的解释。
  可是这抵抗,还真不知道有没有成功。
  至少,看到珠雫那仿佛受到滋润一般容光焕发的模样,罗真是怎么都不相信,昨天晚上,这对兄妹没有发生任何喜闻乐见的事情。
  史黛菈显然也不相信,因而从刚刚开始就一直以冷淡的态度来对待一辉。
  可怜一辉,从今以后在史黛菈的心中怕是永远都是一个推了实妹的变态,再也不可能挽回自己的形象了。
  或许就是理解了这件事,一辉才会跪在一边,意志消沉,久久都无法从这个打击中恢复过来吧?
  只是,即使是这样,一辉依旧还是留在了这里。
  因为...
  “不管那边的变态了,我们可以开始了吧?”
  史黛菈结束了热身,转向了罗真的方向。
  见状,罗真耸了耸肩,站起了身,朝着史黛菈的方向走去。
  其身上,魔力的波动如涟漪,一圈圈的荡漾了起来。
  这让史黛菈总算是开始专注了起来一般,不再理会一辉了,全神贯注的看向罗真。
  澎湃的火焰,逐渐开始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