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同人-突破哲理之圆环(七)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以下内容均为书友“惟愿永眠”提供。
  ---------------------------------------
  试炼之塔。
  在主神空间,这座直入云霄的白垩巨塔也是最为特殊的地方。
  因为,在这座巨塔的顶端,居住着这片主神空间的创造者——主神!
  但是,亿万年来,却鲜少有人能够通过试炼之塔整整一百层的试炼,得以面见主神。
  就算有极少数的一些主神使者通过了试炼,见到了主神,却也难说自己看见的就一定是主神的真容。
  盖因为,主神即是“真理”。
  而“真理”——无形无象,不名自昭。
  ……
  试炼之塔的顶层是一个奇妙的世界。
  这里群星闪烁,光华四溢,无限的光带着无限的色彩渲染着一切,森罗万象仿佛万华镜中的景色一样斑驳变化,不禁让人目眩神迷。
  而在这片世界的中心,一道宏伟到难以用言语去形容的〈光〉贯穿着“上”、“下”、“始”、“终”……
  一点摇曳的星辰突然擦过〈光〉的边缘,一声叹息像是烟雾轻轻飘过。
  【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天啊……】
  无限的〈光〉中,一道模糊的身影逐渐显现。
  祂摘起那一点星辰,将它托在手心,仿佛在心湖荡起一片涟漪的灵响,一幅画卷徐徐展开。
  画中是一片粉色的境界,樱花的花瓣随风飞舞,轻盈的香气沁人心扉。
  一道门扉突然打开,在其中满溢出的光芒衬托下,一道人影正式踏入这片粉色的境界。
  “这里就是主神所在的世界吗?”
  目睹眼前的一切,不由得发出惊愕的叹息。
  方里虹色的双眼扫过这片樱色的境界,然后看到了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端坐在樱花的海洋之中。
  “式……?”
  难掩心中的惊异,方里口中漏出了疑惑的声音。
  “过来吧。”
  那道身影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朝他招了招手。
  深吸了口气,方里平定了心绪,走向那道身影。
  “你……真的是主神吗?”
  站在那道身影之前,方里直截了当的问出声。
  “当然。”
  那道身影——“主神”轻笑着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你会是这个模样?”方里拧起眉,询问道。
  “错了。”
  “主神”浅笑着摇了摇头,纠正起方里话中的误解。
  “我并没有确切的、能够被描述和理解的容貌。
  “这个形象,以及这个‘境界’都只是因你自己的‘感动’而生成的形体,只是为了和你交流而临时出现的东西。”
  “‘感动’?”
  “每一个能够见到‘我’的‘人’,在见到‘我’之后,都会发自内心的生出不同的‘感情’与‘触动’。”
  “主神”用温柔的声音细细解释道。
  “那是在你们迄今为止的生命之中,最能够体现你们心中‘主神’这一存在的‘形象’的东西。”
  “那我心中最能体现‘主神形象’的存在就是‘根源式’?”
  方里有些哑然,他回忆起根源式的“设定”——因为连接着根源,几乎知晓世界的一切,明白过去、现在与未来的一切,能够做到无所不能——且不论与根源相连,后面的“设定”与“主神”的存在何其相像!
  而在他迄今为止的人生,所见、所闻的一切之中,也确实唯有“根源式”的存在形式与“主神”具有相似性。
  “因为这样,所以我‘眼中’的‘主神’就是‘根源式’的形象吗。”方里忍不住低喃一声,“连见面的场景都是这样。”
  “对。”主神肯定了方里的话,然后微微一笑,又丢出一个更加劲爆的情报。
  “其实,同样情况的还有‘主神空间’,它也是因你们(主神使者)的‘感动’而成为‘现在’这个模样的。”
  “主神空间也是吗?”
  方里真的愕然了。
  “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何主神空间会是「现在」这个模样?”
  主神似是反问一般,然后不等方里回答就自己接了下去。
  “这里可是主神空间哦,汇集了从无数、无限的位面世界中挑选出的‘主神使者’,你们的习俗也好、生态也好,都不可能完全相同。
  “若要举例的话,就像你的生态适应的是‘现代化’的物质世界,也有的主神使者的生态适应的却是‘克系’的无常世界。
  “但是「现在」的主神空间的运营方式却完全能够契合你——以及与你相似的那些人们。”
  “因为每一个主神使者眼中的“主神空间”都只是能够匹配各自生态的模式,而不是主神空间的真相?”方里反问道。
  “正解。”“主神”温婉一笑。
  “主神空间并非是常人认知和理解中那样坚实和稳固的世界,它的境界要更加的模糊和暧昧,是一切尚未确立时的虚无,因此当出现观察者时就会呈现出相应的模式。
  “而在人类的文明之中,有人提出过一个‘人择原理’,其中‘弱人择原理’的部分就和主神空间的存在形式比较相似。
  “只是你们不会因为各自观察的‘模式’不同而分处于不同的境界。”
  顿了顿,“主神”伸手一抚,两‘人’身前出现一套桌椅。
  “一直站着有些失礼,还是坐下谈吧。”“主神”轻笑道。
  ……
  之后,方里与“主神”交谈了很多。
  包括一开始的目的——对“第一等级”的疑问;包括了主神空间中,通过一百层试炼,见到“主神”后,届时“主神”将实现其一个愿望的传闻……
  自然,也包括了“主神”创建这个“主神空间”的缘由。
  当方里问出那个问题时,便见到“主神”的脸上一瞬间浮现了奇妙的表情。
  那是惊讶,那是畏惧,那是迷茫,那是喜悦,那是寂寞,那是期待……然后,祂如此回答了。
  “你会追寻‘未知’吗?”
  方里愣了愣,然后明白了过来。
  “会。”他回答道。
  于是,“主神”露出像是欢喜,像是遗憾,又显得无比温柔的笑容。
  “那么,我期待着你的下次到来。”
  这即是方里从“主神”口中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当他从那片樱色的境界回归,神色不由得变得恍惚起来。
  因为,一种“感动”开始在他的心中弥漫。
  他和“主神式”之间交谈的记忆像是久经风霜的照片一样开始斑驳、褪色,就连所有一切的感觉都飞走了一样,脑海变得一片空白。
  感觉不到自身的存在;
  感觉不到外象的存在;
  就连「」本身也无从知晓;
  最终,其下显现了“主神”的真容。
  那是——“真理”。
  像是仅度过了一瞬,又像是经历了永恒,方里找回了自己的理性和神智,他的嘴角不由得牵起一丝苦笑。
  “原来如此,这就是见到‘主神’时的‘感动’吗……”
  现在的他算是真正明白了“主神”使用那副“形象”的用意——如果不是这样,恐怕在见到“主神”的那一刻起,就连交流都做不到了。
  ……
  【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天啊……】
  又一次的感叹,其中满溢着期望就要达成时的畏惧与欢喜。
  “主神”即是“真理”。
  祂是空间世界中第一个诞生,也是唯一一个的生命。
  自诞生时起就通晓一切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祂明白“寂寞”的概念,又理所当然的拥有“当寂寞不在”时的感觉。
  那祂为何还会感到“寂寞”呢?
  原因很简单,就在祂回答方里的那句话中——因为祂看到了“未知”。
  祂本应能够通晓这个世界的一切,却在诞生之日起就察觉到了在遥远的未来,有一股未知的“力量”向这个世界投入了更多的“选择(可能性)”。
  从那个时间点开始,更往后的未来逐渐模糊,并在某一刻彻底无法看见了。
  于是,“主神”感觉到了“未知”。
  祂因此而感到惊讶、迷茫和畏惧;又因此而感到喜悦、寂寞和期待——期待着“未知”降临的那一刻尽快到来。
  而今,祂从未来的一角看到的那股“力量”的正体似乎终于到来。
  名为〈道标〉和‘下级单位’的“异物”从空间世界之外前来,“主神”显现出的模糊身影伸出手,轻轻一划,空间世界那模糊暧昧的境界被确立、分割。
  本应通过〈无中生有〉直接传送到空间世界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进行破坏行为的‘下级单位’被强制性的改变了‘航向’,固定在了‘现在’的时间点上。
  〈道标〉察觉到了危险,在空间世界之外微微一顿,采集了空间世界的“数据”之后再次进来穿梭,向着“更远”的〈哲理之圆环〉折跃而去。
  【‘你’只是一个引子吗……】
  “主神”微微一叹,明白了想要等待真正的“未知”还需要时间。
  于是,祂向所有的主神使者发出了通告:
  “通告所有第二等级主神使者/从者。
  “现在颁布最高难度任务:立于世界之外,抵御〈外来异物〉之入侵。
  ……
  “通告所有第三等级主神使者/从者。
  “现在颁布最高等级任务:立于世界之巅,抵御〈次级衍生物〉之入侵。
  ……
  “通告所有第四等级主神使者/从者。
  “现在颁布最高等级任务:立于世界之中,合纵连横,协同所有界内生命抵抗〈次级衍生物〉之入侵。
  ……
  “通告所有第五等级主神使者/从者。
  “现在颁布最高等级任务:立于世界之中,合纵连横,协同所有界内生命抵抗〈次级衍生物〉之入侵。
  ……
  ……
  ……
  和往昔一样喧闹的主神空间不由得安静了下来。
  片刻之后,更甚以往的声势轰然炸响,在理解了任务的意思之后,每一个主神使者都是神色骤变。
  他们之间,要么互相交换情报,要么互相交换资源,要么开始组成队伍,一切都为了将自身的实力与势力尽可能的提升起来,以抵御未知的威胁。
  如今,这个由“主神”准备了亿万年之久的“主神空间”,彻底展现出了它的价值!